2012/07/25 (Wed) OP索羅:空車廂

尾田學園架空

索隆*羅賓
與其說是索羅不如說是索隆中心.


01.羅羅亞˙索隆Ver.

索隆睜開眼睛時,正好到了大多數乘客選擇下車的轉乘站,人群散得很快,其中不乏上穿著尾田學園制服的學生以及西裝筆挺的上班族,而假若索隆沒記錯的話,距離終點站還有五站。挑眉望去,喧擾且吵雜的人群迅速地在短時間內踏出這個車廂,留下寥寥無幾的乘客三三兩兩地散在車廂內,或站或坐,細碎的耳語如同珍珠掉到地板上,引起微微的振動,混合著車廂和外頭疾風摩擦而產生的刺耳聲。

已經過了四站了,自走出校門、搭上車之後,他和羅賓就這樣一直並肩坐著。
而,這種下課後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光已經持續近一個月了,耳朵已經漸漸習慣外頭因急速摩擦而產生的聲響,也能夠在紛雜的車廂中捕捉到她溫潤、獨特嗓音,雖然一開始尷尬的成分多於從容自然,自己也常被這女人的戲弄搞得灰頭土臉,但在一次又一次的談話以及互動之後,索隆也總算找到突破點、從弱勢正式展開反攻了,兩人終於從看似情侶轉而變成真正的情侶了。畢竟之前相處的時間總是在有夥伴吵吵鬧鬧的學生會或是偶而在走廊上碰到、簡單地打聲招呼罷了。但一個月下來,如今兩人對於彼此的習性、想法都已了然於心。


一個過彎。
外頭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然後是進入了地下隧道。轟隆隆的聲響在地道裡頭因反射而變得更大聲。
索隆自始自終保持著平衡,不論是過彎或者是進站時的煞車。他沉靜、安穩地坐在座位上,偶爾會轉動一下脖子,取代以往的眼角偷瞄,大膽地看著靠在肩上的女人妮可˙羅賓。

沒有醒。
確認完畢之後,目光未移,仍舊是死死地釘在羅賓上。


……不太對。
這樣也睡太沉了吧?以往隨便一個過彎或是到站時的廣播都可以驚醒的女人,今天竟然過了這麼多站都未睜開眼睛。

索隆滿腹疑惑,即使如此他還是稱職地扮演著靠枕角色。雖然羅賓的家在終點站下車,但這並不代表出了車站之後羅賓就到了她溫暖小巧的家。
"還得走上一小段路呢。"還記得當時羅賓微笑、似乎是對索隆的錯愕習以為常那樣地輕鬆答著。


雖然自己也有點想睡,但一想到假如兩人都睡著(何況看看她今天狀況!)就有可能發生"坐到了終點站又坐回來"這種蠢事……老實說,那是親身經歷。


總之,索隆只覺得自己身負前所未見的重責,而且意外地不覺得麻煩,何況、這女人還靠在自己肩上睡著,天殺的他只覺得渾身不對勁、全身上下彷彿有電流流竄似的(索隆敢打賭絕對不是什麼做到發麻之類的蠢理由),更扯的是他內心竟然還覺得挺不錯--這樣最好是睡得著啦!









而,即使是坐在座位上保持不動這種單調又無趣的小事情,只要持續十幾分鐘以上就變成一個艱難的任務了。尤其對於一個正值青春期活力正達巔峰的高一學生羅羅亞˙索隆而言,更是如此。就算他素以堅持和耐力為傲,也自認不論面對什麼突發情況都能立刻冷靜下來,但無論如何,嚴苛的訓練和對手的刀鋒相對,都無法和此時此刻妮可˙羅賓的睡顏相提並論。


索隆稍微側頭看了下羅賓,以近乎無的輕微動作稍微讓自己的手臂換個角度。
而羅賓仍舊未醒。


……果然不該讓她留這麼晚。索隆暗忖。


為了因應即將來臨的劍道比賽,劍道社最近一個月都強制社員留下來魔鬼訓練,而索隆身為主將外加自我要求高,更是毫無絲毫懈怠之心地立刻展開更高層次的嚴厲修行。原先兩人在學校見面時間就不多,又加上這個月的劍道社訓練剝奪了兩人在學生會見面的時間,這下子真的只能在中午時間見面了吧。

沒想到這個月恰好圖書館輪到羅賓值班,既然都要留到五點半了,何不等他六點練完一同回家?

他當時只是很順地說出口,完全沒想到這樣的邀約顯示的是什麼意義。
……事實上,索隆自己也是吐出口後才意識到這句話的後勁十足。


當時的羅賓愣了下,有些狐疑地看向索隆。

索隆知道自己的臉一定是紅了起來,因為那傢伙看了一眼之後一臉明顯的想笑又不敢笑。

「答不答應啦?」


然後羅賓笑得燦爛地點頭。


然後他才知道原來這傢伙上學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不管是早起、擠在人滿為患的車廂、甚至是走著不算遠也不算近的路,整合起來就讓人忍不住懷疑起來為什麼她要選這間學校。




……雖然有諸多疑問,但他最後都沒問。
雖然好奇,但他知道這女人外表冷靜堅強頭腦聰明靈活,尤其捉弄人更堪稱一絕,但其實比起來骨子裡最多的卻是一股倔強。羅賓不主動說的東西、不打算讓他知道的事情,他看一眼羅賓的表情就明瞭了。


羅羅亞˙索隆不是笨蛋,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總是無可奈何地發生、轉折然後終結。輾轉幾次從娜美那裡得知羅賓似乎有著不愉快的過去,他那時也只是不甚優雅地大伸懶腰、揉著方才睜開的眼,即使早在聽見羅賓這個關鍵字時腦袋就很自動切換成認真狀態,索隆還是撇撇嘴,丟下一句:比起聽那種事情倒不如睡覺或是喝酒去。然後任著娜美在後面怒吼,大搖大擺地步出學生會辦公室。



他有時候就是這種笨蛋。
覺得這種事情從任何一個人口中說出都不算數,鐵著心一定要那個女人開口他才會放下酒瓶或者從睡眠中醒來,認真沉默地洗耳恭聽。




他側頭看著羅賓。
外頭霓虹燈一閃一閃,刺目絢麗的光輕巧穿透厚重的玻璃,從座位緩慢蔓延著,恣意爬上羅賓消瘦的肩上。
隨著前行而搖晃的手把,依舊轟隆作響的前進聲,進站前的廣播,甚至是隨著乘客人數越來越少而終於接近的終點站,以及從尾田學園站就一直坐在一起的兩人。相較於夜晚五光十色的大都會,車廂內更像是另一個世界。



不如說,是只剩下索隆與羅賓的世界。




END(?).

尾田學園架空萬歲!!!
這篇只有索隆中心,好啦其實我原先真的打算快速解決索隆直接跳到羅賓去的(?)
但是這樣下去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寫道羅賓部分不如就這樣完結吧(住手)
但不知道是不是一年沒寫了,總覺得很難掌握,然後索隆就囉哩叭縮一回了(牽拖#

原先只想清水溫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吶喊)

雖然沒說過但其實我超喜歡空車廂的感覺,尤其黃昏夕陽西下兩人依偎著…你說這不是很浪ㄇ(ry)


尾田學園…如果寫超過三篇再放設定^q^
索隆是高一,劍道社主將之一,被魯夫和騙人布拉進學生會。
羅賓是高二,學生會成員之一,圖書委員之一。

重點是兩人交往中喔←

學生會因為很懶得挑就是魯海一夥了←

高一高二是私心設定,因為不這樣我高三很難塞(掩)









 OP∕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2) |


<<子世代:笨蛋 | TOP | 子世代:午夜煙火/02>>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尾田學園萬歲ヽ(≧∀≦)ノ 

阿懺居然默默發這篇好文都不通知一下的(戳

好喜歡學生會是魯海一行人這個設定XD
尾田學園的學生生活肯定很多采多姿亂七八糟ヾ(;☆ω☆)ノ

我也很喜歡空車廂的感覺……但是不管是台北捷運還是高雄捷運我都沒遇過車廂是空的的情況XD
反倒是去年去日本玩的時候才在比較鄉下的地方讓我碰到那種場景(笑
不管是一個人的空車箱還是兩個人依偎著的空車箱都讓我覺得很浪ㄇ(欸

總之我要說這裡的索隆讓我一整個心動呢XDDD
羅賓其實在裝睡吧(被打
「覺得這種事情從任何一個人口中說出都不算數,鐵著心一定要那個女人開口他才會放下酒瓶或者從睡眠中醒來,認真沉默地洗耳恭聽。」這樣一句話把索隆的個性和感情表達得十分鮮明,海藻頭就是這樣一個笨蛋啊XDDD

但是還是要說阿懺妳怎麼可以偷偷發都不說一聲呢(走開

2012/08/02 16:46 | 阿云 [ 編輯 ]


大師你太強了 

怎w麼ww回ww事wwww啦wwwwww
為什麼會有人知道呢xddd我原本打算默默地完成羅賓篇之後再考慮要不要讓大家知道(爆笑)
果然是大師XDDDD立馬發現了XDDDD

我很喜歡空車廂的感覺,尤其是補習回來偶而幸運做到很少人的公車,到我家那裡時大概只剩下兩三人了
站在搖搖晃晃的車廂,或者是坐在被人亂畫亂割已至於破破髒髒的廉價座椅上,聽著轟隆聲響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事情www

羅賓…請等我遙遙無期的下篇吧哇哈←

索隆本來就是笨蛋了啦!魯夫留下兩年後的訊息只有他還在想半天XD連船長大人都說他是遲鈍的傢伙XDD

好啦XD下次會發噗XD
我要發功廚ZR了XDD

2012/08/03 14:49 | 懺子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193-917342de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