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1 (Fri) 灌籃高手/牧藤:青春


藤真設計學院設定、大一新生。
牧醫學院設定、大一新生。





01.
從早上十點到下午不知何時的評圖對任何一個設計學院的學生而言都是煎熬且痛苦的漫長時間。即使是對設計相當有天賦和想法的藤真也無可避免地成為砲火隆隆的犧牲者之一,更何況教授擺明了這次不打算讓學生好過,從頭到尾橫眉豎眼、對著模型冷言冷語,學生們原先的上台時自信滿滿到後來被罵得毫無招架之力,下台時垂頭喪氣之餘不免對於自己終於結束這場噩夢感到慶幸。


也許是刻意也也許是慣例,教授們碎念了個大半天,到中午十二點竟然只評完兩隻手可以數完的作品……藤真有些頭痛地邊想著也許今天會拖到很晚、邊安慰被教授批評得體無完膚終至流下男兒淚的同組組員。


等到組員終於停下眼淚、表示想單獨靜一靜時,距離下午的評圖時間已經剩不到半個小時了。

眼見時間一點一滴流去,藤真心裏天人交戰,若是平常要上場應戰、他絕不會放任自己吃任何微波或者高熱量的垃圾食物,但是今天實在例外,一來時間不足、二來如果買了便當在評圖時吃可是會觸了教授大忌,何況助教放話下午準時點名,藤真只好萬般無奈地打算衝去離系館最近的超商,就算架上只剩三明治也只能閉上眼吞了。



才踏出系館,迎面而來的卻是意外的身影。
「……牧?」

聞聲抬頭,兩人對視而笑。




02.
昔日神奈川的帝王在球場上對於勝利的飢渴以及不可一世的自信已然悄悄收起,雖然下了球場的牧紳一仍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天生王者氣勢,甚至籃球校隊招生時有些同窗還誤認他為十分威嚴的學長,但對於過去在球場上長期視牧為唯一敵手的藤真來說、這種被別人視之不容小覷的壓迫感相較於牧球賽中的強烈侵略氣勢不過是爾爾罷了,大抵像是收了爪子、在草原上慵懶睡著的獅子吧。

當時的牧聽了這個比喻輕笑,煞是認真地回應藤真,「如果我是獅子,那你也是獅子。」


藤真揚起笑容。
再也沒有什麼人比眼前這個神奈川帝王更能如此精確完美的譬喻自己了吧。

為了回應這句話所帶給他心裡頭一點點膨脹、小小的滿足感,藤真飛快地從籃子裡拿了一顆籃球,站在三分線上、起跳、出手、落地,一氣呵成的完美射籃動作,所得到的回應當然是任何時刻聽到都振奮人心的入球聲、以及身後已經擺出防守姿態的神奈川前帝王掩不住的強烈氣勢。

任何時刻都一樣,跟牧/藤真對上時都有著不同以往、更為緊張刺激的心情,還有心跳加速的期待感,貫穿全身四肢,兩人的眼中只剩下彼此以及那顆籃球。


一整個世界只剩下你和籃球,那是多麼幸福且快樂的事情。
即使高中三年和海南對上時多的是遺憾和悔恨,唯獨這件事情,在心頭浮起時永遠是那麼獨特且美麗。


「先說好,如果我是獅子的話,我可不會笨到在敵人面前收起爪子。」
牧沒回應,但是從他凌厲且強烈的氣勢全開來看,這個回應算是預告睡獅將起了吧?

藤真終於收起輕鬆的笑容,注意力集中,眼神開始如鷹一般銳利,彷彿全身上下都要被他看透似的,運球前進的步伐不快,每步每步都戰戰兢兢。




03.
如現今的藤真一般,兩人不過是東大大一新生,同樣對於輝煌的過去擺擺手、瀟灑地微笑轉身離去,並不是不留戀,只是最輝煌的時間和青春已經宣告結束了,再如何喜歡也都得下台把鎂光燈轉讓給學弟了。


兩人的人生其實很相似,在高中時被相提並論為神奈川雙壁,同樣把高中三年奉獻給籃球,在場上為一顆橘紅奔馳嘶吼著、因勝利而歡喜因戰敗而痛苦,那時候籃球占據了他們青春的三分之二,眼裡瞧得、嘴裡念著、心裡想著全都是籃球。
小小卻耀眼的目標、單純且痛快地享受過程。


說不留戀是騙人的,但是藤真和牧都有自己的人生規劃,即使一樣喜歡籃球,卻再也不能把三分之二甚至全部的時間貢獻給那顆曾因夢想而閃閃發亮的籃球了。
於是神奈川雙壁轉身離場,前往下一個舞台。



原本藤真是真的認為自己這輩子也許不會再和被譽為神奈川帝王的怪物阿牧有任何關連,畢竟當初相識就是因為那顆小小的橘球、結束時也以那顆橘球畫下優美的弧線不正是完美結局嗎?只可惜兩人正式對決卻因為半路殺出的黑馬湘北而硬生生地斷了。


沒想到、人生真是奇妙,緣分這種東西真是讓人猜不透呢。明明彼此什麼也沒說,只是祝對方考試順利,沒想到放榜時偶然一瞥才赫然發覺原來這家夥也上了同間大學!


然後第一天開學典禮後,兩人雙雙收到來自籃球校隊的邀請。


「去嗎?」藤真揚揚手上由可愛的經理親自送來的申請單,有些挑釁地看向牧。
牧笑得也得意,「你不去我先去了,免得辜負人家一片好意。」
藤真大笑,「牧,這未來幾年你可能要嘗嘗喊聲藤真隊長的滋味了。」


牧此刻彷彿完全顯露出帝王本性,笑得不可一世地回答:「隊長你當,勝利我拿。」


兩人笑著鬧著、還幼稚地比起誰先交出去誰就請午餐一星期,一路上跑百米的速度在大學裡狂奔,結果最後還是一同交上去給經理。


如此青春洋溢的蠢事,多到數不清如滿天繁星,閃閃發光照亮揮灑兩人汗水的整個球場。




04.
牧一派輕鬆地站在系館門口旁地看著遠方、單手抓著兩本厚度堪比字典的外文課本,牧紳一看見藤真倒也不急著上前,只是晃了下手上的提袋表示回應藤真的疑問。

藤真忍不住微笑,小跑步到牧面前,手握拳用力地揮過去、卻又在到達他胸前時放緩速度,最後安穩地落在牧左胸上。藤真可以真切地感受到牧規律且有力的心跳聲,彷彿過去高中聯賽球場上籃球迴盪不已的擲地聲,一切是那麼不可思議的熟悉且有安全感。

對於下午評圖仍有的那麼一點恐懼和不安也就這麼隨著煙消雲散了。

藤真揚起好看的笑容,抬頭對上牧的眼。「怎麼有空來?大醫生?」


「如果我說是給你送飯來的,你會放下抵在我胸前的拳嗎?」
「不放。」
「那真可惜,你要怎麼吃飯?你的左手可是抵在我心上喔。」
「餵我。」



「……醫生的手可是很重要的呀、大設計師。」


「昨天玩真心話大冒險輸的人是誰呀www可別耍賴呀www」




此時已非昔往的神奈川雙壁、也非一見面就得針鋒相對的宿敵狀態。

不過就是兩個打打鬧鬧、互搭著肩的友達以上關係。


又蠢又瘋狂。
默契出乎意料得好。
碰上籃球都固執得跟頭牛一樣的死腦筋。
比誰都想贏的慾望永遠蠢蠢欲動。



有什麼能比得上一個願賭服輸而餵自己吃飯的好戰友呢?
明明知道自己左手因為做模型而受傷,卻顧慮到貿然直言說幫忙一定會被自己拒絕,而採用這麼迂迴的真心話大冒險來餵自己吃飯──

藤真忍不住笑意,誰都知道眼前這位牧帝王玩起昨晚的小遊戲放水時那表情說有多扭曲就有多扭曲。
明明知道眼前人的對於勝利的執著卻還是不戳破、自己也真是惡趣味了。



嘴邊的笑意滿溢出來,化成字句片語。


「欸、牧,等等評完圖去打球?單挑!賭下下星期期中考周晚餐!」

「你的手傷還沒好,不行。」

「手傷什麼的是小事,不過被割了幾刀,都結痂了。這幾天被前輩們勒令在旁觀戰悶死了。」

「…你確定?那週不是總評嗎?很累的,可別說我佔你便宜。還是我煮───」

「得了吧,誰的廚藝比較好呀?你的做菜實在──有待加強。」

「……你很有把握你會贏嘛。」

「當然!」藤真笑得得意,「看在你今天餵我的份上,段考週換我來服務你。」







END.




各位世界末日快樂!



原本對牧藤是有愛──但自從得到青黃病之後整個被青黃壓下去了,現在寫完這篇在資料夾中積灰塵很久的文章之後我覺得我又可以愛了(艮。


某方面來說牧藤和青黃真的有像到WWWW
我的噗http://www.plurk.com/p/hv1iez這篇也稍微提到我對牧藤的看法W
就膚色什麼的不就很像了嗎(ㄍ



謝謝觀看!
這篇是友達以上戀人以下的有點曖昧卻又青春洋溢的牧藤WWW
好想看兩人搭擋一起挫挫一年級的銳氣喔喔────!(欸欸


另外,兩人單挑最後藤真還是輸了。
但是為了期中成績和肚子著想,牧帝王理所當然地收了這份大禮WWW一星期的晚餐WWWW


拜託不要吐槽做模型被割到幾刀就不能吃飯什麼的,被割到時真的超、痛!
而且刀片真的超利的,常做模型的被割到好幾刀甚至插到大腿上都常聽見呀!(不後者並沒有好ㄇ




 其他∕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沒有一條走過的路是毫無價值的。 | TOP | 黑籃架空/青黃:雙重奏>>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05-0e55a0df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