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8 (Fri) 遊戲王/海奇:於末日綻開的花(未完待續)

遊戲王,海馬社長×奇莎拉為主
海馬一家子!乃亞也出現囉!
末日梗!雖然過很久了

曬個進度,還沒寫完^q^/





於末日綻放的花




天災把一個人對於生存的渴求推向另一個尖峰。在這樣的極限中,活下去成了最基本也是最困難的卑微願望,經歷過不知道第幾次大戰後的荒蕪大地,放眼望去,盡是無盡的地表以及層層疊疊的廢墟,曾經的翠綠草地和水藍小溪都隨著鴿子銜著和平這個詞彙高飛遠走了吧。

並不是所有的末路最後都能再次找到重生的契機。
海馬瀨人冷著眼,仰頭看向曾經輝煌的海馬娛樂企業大樓,原先光鮮亮麗且高大的建築物再如何強悍也無法逃避災難,倒塌之後、大樓能用的大多都被難民搶盡一空,剩餘的大概也只是被人們稱之為廢墟的垃圾罷了。


逐漸下降的氣溫顯示冬季的來臨,在心裡默默盤算起糧食存量以及避寒衣物,無意識地呼出一口長氣,在這個入夜之後就會極冷的黃昏裡呵出一股冉冉的白色霧氣,原先理當可以看見的澄紅色混合著黃色的美麗天空、如今只能從那混亂不堪的回憶裡挖掘出來,像是從一堆混亂的線索中搜索著關鍵的偵探一般地拚命前進,從前自己最厭惡的東倒西歪走法,現下卻諷刺地符合他們的處境。


想起女孩曾經說過的:「也只能前進了喔。」
然後似是為了安慰他一樣地主動牽起手,用銀鈴般悅耳的聲音歪頭輕聲緩道,也很久很久沒跟瀨人君和圭平、乃亞哥一起了呢。

那時候奇莎拉的笑容就像是一朵花一般地綻放著。即使是寒冷的雪天或者炎熱的沙漠,都能夠毅然挺直著自己腰桿、努力盛放著的花。


一想起這個、似乎因為方才因為去一趟廢墟尋找可用物資而被鐵門劃傷的手掌稍微不痛了。海馬瀨人輕哼一聲,立即抹去這個被和自己畫上懦弱等號的想法,不論發生什麼事情,自己也都挺得過去,不准別人迷網只需跟著他走就是正確的,海馬瀨人就是抱持著這種想法,從被宣告災難降臨的世界末日至如今、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雪花在自己不注意時緩緩地飄下了,想當然什麼浪漫的感覺早在末日來臨前海馬就對這種感覺嗤之以鼻了,因此落在鼻尖時心中當下只有警鈴大響。



沒想到這次雪來得這麼快。
明明自己和乃亞重複來回計算這麼多次,落點都是約略在兩個月後,怎麼可能出差錯?不、不可能是自己和乃亞的計算出錯,焦躁的感覺油然升起,蓋過了亟欲發作的寒意以及手掌上的疼痛,不斷在心中來回盤算著計算究竟何時何處出錯。

乃亞是自己從海馬娛樂企業的主機親自找回來的,在奇莎拉來自己身邊前,乃亞就存在於海馬娛樂企業主機了。不論是病毒或者任何駭客都無法破壞乃亞,何況海馬娛樂企業的每一條程式都是自己和圭平寫的,不可能出差錯。



思忖一段時間,雪花落下的速度漸漸加快了。


從方才計算著存糧和藏身之處也沒皺起的眉、卻在一個想法竄過心上時用力地皺了起來。



……難不成、是電力快沒了?
海馬娛樂企業的主機不可能因為過於寒冷這種小小因素而被破壞,卻會因為沒電這種普通到不行的原因而癱瘓。
而以往接近沒電時乃亞就會出問題的狀況也不是沒發生過。
從災難降臨、逃出的時候就一直用著那顆電池的乃亞,如今也快不行了嗎?




「混帳!」








tbc.


沒錯!!乃亞!!!!!
在我心中,海馬瀨人 圭平 奇沙拉 乃亞 才是一家子!!!
孤傲又麻煩的社長,能平等對待甚至理解的夥伴就是乃亞!
雖然兩人見面每句話都是帶刺又酸又狠,卻又是很了解彼此的家人!
然後,兩人都超溺愛圭平WWW
乃亞也很疼奇莎拉,常說奇莎拉配瀨人那種大冰塊浪費了XD



 其他∕BG | trackback(0) | comment(2) |


<<子世代大學架空:We Are. | TOP | 黑籃/灰黃:一步之遙01.>>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2/18 23:05 |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別期待啦(大笑)
我會加油的XD

2013/02/22 00:54 | 懺毀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10-0ef51167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