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2 (Fri) 子世代大學架空:世界的終末,仍然愛你

文青勞+苦逼勞碌命學弟蠢人
勞繞有

文青,純愛走向(?)
第一次這樣寫讓我覺得有點崩,不過勞爾就算崩還是通常運轉(ㄍ




世界的終末,仍然愛你



即使是在這個如此痛苦、充滿無奈的世界,我緩慢地孤身走在路上和來來回回不同的陌生人擦身而過,莫名的負面情緒使我連踏出一步都會厭煩,但這條路的盡頭卻又偶爾發出微弱如螢火一般的光芒,不時提醒並指引我那些應該要完成的事。

我還想和你一同走下去。
我只能確定這件事而已。














「……這什麼東西?」
「看不懂嗎?你日文有退步耶蠢人。」
「不,我是說、你所謂重要的事情就是叫我幫你看情書?」
「誰跟你說那是情書呀。」



獄寺春人在拿起這張稿紙按照指令朗讀完整篇之後,唯一感言只有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並立馬翻了第二次白眼送給那位麻煩又愛玩的前輩,順帶一提,第一次的白眼是他那位被號稱為麻煩製造機的勞爾克司前輩用神祕兮兮的口吻說有重要的事情抓他過來。




這種噁心又文縐縐到極點的句子,不是情書的話那是什麼呀?
獄寺春人發現自從遇上這位前輩之後自己的腦子就愈發不好使了。



不理會春人的白眼和隱隱帶著怒氣的回答,勞爾克司逕自塞了另一本筆記本給春人,春人下意識只覺得這本筆記本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即使外表看起來有些舊舊、甚至因為過度的翻閱(看起來絕對不是什麼小心翼翼的對待方式)而有些扭曲的書頁邊緣,導致整本筆記本有膨脹起來的錯覺。





「那是小說稿啦,那種少年少女都喜歡看的小說呀。」
「……你除了漫畫之外還想寫小說?」
「唉呦,偶爾換換口味罷了。」
「……算了,隨便你。你把我叫過來就是要欣賞你的大作嗎?前輩?」





「當然不是囉www」嘿嘿嘿了三聲,兀自笑得開心的勞爾克司指指春人手上的筆記本。



「今晚我們一起來好好研究一下少年少女的戀愛,看你現在孤家寡人一個不忍心,就好心抓你過來幫我想想劇、啊不對是校稿。」


校你頭啦,剛剛不是才在笑我日文退步了?你他圈的可以再更無恥一點,而且單身有什麼錯啦,你要我想那種少女漫畫般的劇情怎麼可能呀?雖然我不是那種對情侶很有怨念的去死去死團,但是我也不想花整個晚上絞盡腦汁擠出這種莫名奇妙的劇情呀!!!
即使吐槽如怒濤般席捲了內心,春人最後還是妥協於高級冰淇淋的請客,乖乖點頭答應了。




「……等等,你這本筆記本……?」

「啊?怎麼?這麼快就有靈感囉?你果然很有戀愛天份呀蠢人。」


「誰跟你說這個呀,這本筆記本───」指指上頭很是潦草的字跡,還帶著亂七八糟的各種符號,在這種和春人自己習慣上的整齊清潔的筆記完全不同類型的恐怖手稿裡,春人手指著正是他自己──獄寺春人的名字。



勞爾克司側頭看了下只聳聳肩,然後又轉過頭繼續和筆電上的稿子奮鬥。
不知為何獄寺春人對感覺這反應十分正常、並且沒有立刻生氣的自己感到濃厚的悲哀……




「放心啦,不是死亡筆記本。」語畢,還自己為很帥氣地眨個眼,「就算是,我也會罩你啦!」



……X的。


「這好歹也是我的名字耶,你可以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我要在這本小說裡頭談戀愛?」


「放心啦,到時候會改一下名字的啦。」擺擺手,然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轉頭回來直視著春人,用著少有的嚴肅口吻說道:「你如果喜歡胸大的我可以幫你改一下……啊不過這種小說強調胸大有點奇怪就是了。」



………你可以再更無恥一點。




「你幹嘛不拿你自己的去寫啦?明明有女朋友的是你吧?」
「我和繞時是老夫老妻了啦,這種清淡中帶點甜蜜時下年輕人不會明白的。」過沒多久又補充一句,「對了,晚點繞時也會過來幫忙校稿和想劇情。你如果怕寂寞也可以叫上你那群朋友。」





「………算了,我投降。」







他X的這年頭後輩真不好當。

在心裡默念一萬遍髒話,春人哀莫大於心死地開始幫忙整理筆記上的劇情了。







END.

寫了一直想寫的梗我圓滿了(ㄍ
喜聞樂見的文青wwwww


聽說這本純愛小說賣得不錯喔(別

春人表示他超羞恥XD




 KHR∕子世代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腦洞#相殺 | TOP | 子世代大學架空:We Are.>>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12-523ad530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