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2 (Fri) 黑籃/青黃:彼氏男友的蛋糕


原本想寫中年男人,結果也沒寫出來那種感覺,後面就亂了(掩)
指定的妨礙風化有寫喔~雖然不是重點(靠)
是誰問的,快舉手!&我寫完之後想吃巧克力蛋糕←


ASK點文。










今天一如往常外出執勤、騎著腳踏車哼著不成曲調的歌,即使已經四十幾歲還是會對著打籃球的少年笑得不可一世,不是當年用下巴看著人的小鬼,是會懂得板著臉和青春無敵的莽撞少年們說打籃球比打架好的中年人,對某些古板的體制開始了解並接受,總和黃瀨說要去慢跑卻老是遇上下雨天兩人就窩在家一整天,但即便如此,時間卻依然帶不走青峰大輝那對於籃球無法言喻的渴望和喜歡,尖銳的刺角被磨得圓滑,卻不代表他碰上某些事情會選擇隱忍。




例如現在。



青峰大輝斜眼瞪著前頭快把自己縮成一團的黃瀨涼太,似乎從前就有的壞習慣,尤其在自己面前,犯了錯就死命把自己往坑裡窩,活像隻鴕鳥一樣地掩耳盜鈴,蠢死了,青峰大輝一想到這些臉又更黑了些,啊啊不好意思呀,四十多歲的男人就算保養再得宜、在外頭被人稱什麼美男子,在已經相處許多年的青峰大輝眼裡都是:一個中年男人(還有魚尾紋)把自己縮成一團,萌屁呀,這有什麼好萌的啦!



但這句話他還是很識時務地吞回腹裡,畢竟光天化日下、又在電影宣傳期,黃瀨只簡單帶個墨鏡(是說到底有誰會覺得一個大男人帶著墨鏡在一群女孩子裡頭排隊不可疑啦?),金黃色的頭髮遠看過去十分顯眼,情況真是糟到不能再糟了。


人群漸漸聚集起來,似乎可以聽見女孩們從原本半疑惑半驚喜地喊著怎麼可能到現下的尖叫瘋狂。


人潮開始聚集,情況快速惡化。


身為人民保母的青峰大輝十分頭疼。怎麼會有人喜歡四十多歲的男人呢,而且是個蠢到極點的人,拜託你們睜大眼睛好不好,看看內在呀!這傢伙可是個連魚尾紋都在意到不行的小家子氣男人呀。

而黃瀨邊縮著頭,眼睛也不忘著偷瞄店家外頭的宣傳海報。
青峰頓時一股無名火冒出。




「黃瀨?」

「……欸?」

「跑!」

「什、什、什麼──!等等!限定版的新款蛋糕還沒買到──」

「閉嘴,跟著我。」

「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阻止我買蛋糕啦──!我等很久了──!」

「妨礙公務的傢伙快點閉嘴,滾回家!」

「我哪來妨礙公務啦?小青峰別亂說喔!」


「那些騷動呀、人群呀……」青峰隨手在半空中一揮,原先稀疏的人行道開始聚集人潮的確是不爭的事實,而人群也確實往黃瀨和青峰靠攏,「──讓我無法過去另一邊巡邏了,這理由接受嗎?黃、瀨、君?」


「……我想吃新口味的蛋糕…小青峰又不肯答應幫我買……」



青峰大輝聽著對蛋糕有高度興趣的黃瀨碎念,嘖了一聲。左手背輕拍自己額前,擺出一副莫可奈何的模樣。

然後青峰大輝吼了一聲。




「黃瀨涼太!」


「欸欸欸欸,是!」


「跑!」


「欸好──等等!」





所以最後他們還是跑起來了,連腳踏車都來不及牽過來。



青峰大輝也不忘邊跑邊回頭、對著後頭小跑步且極度惋惜的黃瀨嗆說「你還真的是妨礙風化──」「什麼啦青峰大輝你腦子和國文出問題了嗎?」「煩死了你那頭髮超顯眼的好不好,很麻煩耶,以後要買蛋糕到隔壁鎮!」「隔壁鎮沒有那家甜點啦!」


對罵的聲音起起伏伏,兩個人跑了一小段就開始氣喘吁吁,連帶著對話開始斷斷續續,一點氣勢都沒有。





然後領頭跑著的警察大人邊回嘴邊想著那種限定蛋糕明明一點都不好吃,依他認識那傢伙那麼多年來看,黃瀨八成吃一口就會嫌棄,買這麼多擺在冰箱根本是自找麻煩。





雖然是他昨天失心瘋地掏了大把鈔票買回家的。







吃不完的……晚點拿去給五月好了。










END.
(下方小段補完)



想著等等要去某家超人氣甜點幫黃瀨買他心心念念的新口味蛋糕,從好幾天前就被他連連狂call提醒今天開始販售,青峰大輝表面上只當是左耳進右耳出的無聊資訊,實則早已暗記心裡,畢竟、黃瀨那因為自己慵懶的反應而炸毛的樣子百玩不膩呀。


何況,明天黃瀨就可以完全擺脫幾乎二十四小時馬不停蹄的電影宣傳了。

心情很好的青峰大輝便愉悅地踏著腳踏車,想著等等結束後去買甜點。

等黃瀨回來再騙他說自己沒買,等著因為宣傳而身心俱疲的男人皺眉頭狂罵渾蛋。


青峰大輝從不否認,他就愛看黃瀨涼太炸毛的樣子。











真的沒了W


匿名問答上的點文(抹)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黑籃/青黃 | TOP | 黑籃/青黃:Good Night and Good Luck.02>>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33-5957d420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