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6 (Thu) 青黃:My dear teachers.

ASK點文02
體育老師×保健室老師胚囉

夾帶虹灰!






這是黃瀨涼太這周以來第七次碰上因為在戶外跑圈中暑的學生了。


黃瀨有點苦惱,修長的手指轉著筆,原先甚少用來寫下學生病例為昏倒的鋼筆如今已破紀錄、流暢地在白紙上寫下學生病例並禮貌性地詢問學生姓名以及教師,透過不帶鏡片的鏡框看著學生們期期艾艾地報上教師姓名,不意外地又是那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體育老師,黃瀨涼太下意識地挑起眉,少有的嚴肅神情讓病床上的學生更加確信全校正傳得沸沸揚揚的流言:黃瀨老師似乎很討厭青峰老師。

至於為何認識、怎麼討厭上的……這些空白的畫布現下正被學生們一一用想像力和偷偷豎起的雙耳填補。不分男女,學生們早對保健室帥氣溫柔的黃瀨老師感到好奇,不管如何追問總不多透露自己私事,對待學生大方,但一提及自己就保持神祕和低調。


因為在戶外跑圈跑到中暑倒下的學生在被黃瀨指示躺下休息前、微微地拉長身子並用自豪的視力去偷瞄,黃瀨抽出一張新的白紙壓在表單上頭,猶豫半刻始終未下筆,嘿、這可不能怪他偷窺什麼的,只是黃瀨老師甚少露出如此苦惱的神情才會有興趣嘛。在心裡偷偷默念著以減輕罪惡感,學生看著黃瀨煩惱許久總算眨眨眼,開始動作。鋼筆在黃瀨手上的旋轉彷彿舞蹈一般,轉圈上升落下,最後停在黃瀨骨感分明的食指和姆指,學生有點看不清黃瀨寫的字,只知道墨水順暢流利地畫下每個筆劃,順著動作、學生最後在被黃瀨涼太發現並喝令躺下休息前得到了一個模模糊糊的結論。



──似乎是要找青峰老師談判……?

在下一秒醒悟自己似乎得到一個不得了的情報,內心天人交戰是否把這情報放出去讓全校知道兩位老師的決鬥……才這樣想、就被黃瀨用著一疊單子掃過頭。




「這麼有精神?那我就得趕你回去上課囉。」
「嗚哇,別這樣啦老師!青峰老師要是知道我完好無事會加重訓練量啦!」


「他還敢加重訓練呀……」黃瀨提高音量,帶點怒意的喃喃自語,「這星期都第七個了──」


學生睜大眼,洗耳恭聽黃瀨涼太皺眉對著一疊單子的細微碎念,不放過任何細節。邊想著搞不好可以聽到他們的決鬥時間什麼的邊暗自竊喜自己可以因為這個情報成為大紅人……然而這樣的妄想尚未到達實現的那一刻、就先被黃瀨一擊粉碎了。


「明明很有精神嘛。那只好請你回去囉。」

差點沒被這句話嚇到叫出來的學生,試圖用無辜的表情哀求任何可以讓他逃離體育課的機會。

黃瀨老師笑得燦爛、沒有任何滯留於此的理由自然不會留人。

「黃瀨老師求求你啦!別放我回去啦拜託!回去要跑完十圈耶!這種天氣很熱耶!」



學生苦苦哀求得厲害,渾身帶著驚天地泣鬼神的氣勢,只差沒有匍匐跪地。學生邊求情邊抬眼不時偷瞄從嚴肅漸漸轉為面無表情的保健室老師,嘴巴還再吐著求情的詞心思卻愈發飄到遠處,說起來、總是笑如春風的黃瀨老師似乎真的很少出現這種面無表情的時刻呢,第六感告訴自己似乎不是什麼喜聞樂見的發展,哪怕一個挑眉一個轉頭,都比現下這個絲毫猜測不出情緒的時刻好。

直至無話可說的時刻,學生低下頭,咬牙任不發一語的黃瀨老師宰割了。
做好等等得回去跑圈跑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盡的心理準備,順便心中碎念著之前中署的人是怎麼昏倒的呀為何自己沒有昏去呢……完全接受自己回去之後可能會收到的大禮。


然而等到的除了保健室老師所給的離開指令之外,還多了一份小小的禮物。
在收到青峰老師的大禮之前就拿到這份……學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已把今日的幸運額度用光。



「拿這封信給青峰老師,他就不會罰你了。」

縱使半信半疑(好啦,相信的成分居多啦,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學校盛傳兩人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死馬當活馬醫,怎樣都要跑圈跑到世界末日了就把希望賭在這張對摺再對摺的白紙吧。



臨走時縱使不太甘願還是很有禮貌地說聲謝謝老師,被道謝的人點點頭然後示意他快點回去上課。

抱著必死的決心認份地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去迎接有著青峰老師的體育課。

怎麼想都是地獄呀……抱著絕望的心情的學生怎麼也沒有想到、後來他是抱著十二萬分的敬畏之心衝回去保健室和黃瀨道謝。


聽說不久之後,“黃瀨老師是青峰老師的剋星”的傳言就出現了。





「我說過我不想跟你說話。」

「是是是,所以你請那個小鬼拿過來的信我看到了。」

「……」

「一個星期夠久了吧,好不容易等到你的回應,竟然上頭是寫著不要再讓他們跑圈了,這不夠做為讓我生氣的理由嗎?」


「……那些學生並不是籃球校隊的,怎麼經得起你這樣操?你這樣根本是增加我的工作量。」

「反正那些傢伙過去保健室也不過是圖個輕鬆,你也沒讓他們回來不是嗎?而且平常一直在炫耀說有學生賴在保健室不走的受歡迎老師是誰呀?」

「我沒讓他們回去是因為你會叫他們跑完,你想讓我忙不過來嗎?我想準時踏出校門。」


「……準時踏出校門之後呢?」

「先去買晚餐需要的食材,然後回去洗澡。」

「──回個頭!你他媽的已經快要一星期沒回家了!」

「狡兔有三窟。小青峰你就繼續獨守空閨吧。」

「……我還想說你已經鬧了快一星期也夠了,看樣子你還想繼續鬧下去?」

「反正我那邊一切安好。」

「黃瀨涼太!」

「有種你就找到我在哪住!別老是讓學生往保健室跑。」





「──這可是你說的。」





據說後來灰崎祥吾黑著臉跟青峰大輝抗議兩位的吵架可否不要波及無辜,他媽的那傢伙說要冷靜冷靜就住我這一星期、你他媽的就真的放任他一星期?

「反正那傢伙有買菜回來煮飯給你吃,這不就扯平了?」
「FUCK,那涼太走了你送那傢伙來做啥?」

「喔──你說虹村那傢伙喔──」
「廢話,不然指誰。」




青峰指指不遠處正和黃瀨聊著這一星期外宿感想的虹村修造。
然後痞笑。




「算是賠償你這幾天的精神損害,送你一點人間溫暖。」




……你不爽我吃一星期涼太煮的晚餐就直說呀混障,人間溫暖個屁!









END.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宇宙兄弟火影∕日六:夢中空無一人 | TOP | 青黃>>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46-a83883ec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