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8 (Tue) 宇宙兄弟火影∕日六:夢中空無一人

火影忍者架空版的宇兄(好長)
有BUG就麻煩說一下謝謝XDD

可以的話應該是會繼續…嗯,應該(。

日六。



 


夢中空無一人





放緩呼吸速度,胸膛起伏的頻率緩降,縱使明白自己的體力和查克拉絕對是對方之上,但在忍者的世界裡,吃大虧的永遠是無法對任何狀況保持戒心的人。輕嘖一聲,幾乎微乎其微的小小抱怨、算是對這意外的發展感到不耐煩的小小抱怨。
南波日日人從面具的兩個孔看出去的景色、毫無例外是白茫茫一片。把身子壓低之後,採取靜觀其變的做法,敵方不可能用拖延戰術,自己已經打倒了敵方五個忍者,而僅存的兩位照理說應該也是氣若游絲,竟然還可以堅持到現在甚至是使用耗費體力的幻術,看樣子也是個狠腳色呢。


「宙忍者村的暗部也沒什麼了不起嘛。」



日日人鎖眉,對於類似的挑釁只是聳聳肩,表示毫不在意。面具遮掩住他的面容,不然這傢伙看到宙忍者村的暗部對著她吐舌頭一定會抓狂吧……稍微惡趣味的念頭在心裡冒出,日日人忍不住想起忍者村裡他那敬愛的兄長,以前也曾經不只一次教訓過他總在緊要關頭吊兒郎當總有天會引禍上身。



南波日日人又怎麼不會知道這個道理呢。
他只是、非常非常喜歡,南波六太對著他氣極敗壞的擔心模樣罷了。


那時候他們都還只是孩子,對著村裡的宙影有著至高無上的敬意、看著村裡的上忍施展著忍術逗他們玩的瀟灑模樣總有著無限的想像。


後來,一個人走向了忍者,另一個人卻不是。
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好事呢。
一個人帥氣地賣命、留一個背影給另一個人注視。



分心向來是完全禁止的,但日日人卻無法抑制自己的腦袋,眼前狂妄的敵方使用幻術纏住自己,但日日人卻絲毫無緊張感,彷彿大難臨頭了還可以悠然自在地哼首小曲去悠哉面對。



不過呀,再晚點回去可能阿六哥就會擔心到睡不著了吧。
嗯,還是快點回───



「你們宙忍者村很快就會被我們滅去了──」

「嗚哇,真是謝謝你的情報呀。」
客氣有理的冷淡回應,從加入暗部以來這種程度的威脅也沒少聽過,日日人沒打算放在心上,甚至連在報告中提到的價值都沒有。就算要湊字數也不需要的廢話。

「你們宙忍還真冷靜呀。」敵人冷笑,抽出匕首,「無所謂,聽說你們宙忍者村有個遠近馳名的……拉麵店是吧?」



「……是又怎樣。」
嗓音沉下。



「沒想怎樣──」似乎是發現日日人和方才有些微不同,以為自己抓到弱點而開始得意的敵人忍不住露出狂妄的笑臉。「──只是我們滅了村之後會考慮抓個人來幫我們燒洗澡水罷了。」


「哦,原來如此呀───」


藏在面具底下、原先面無表情的面容霎時露出猙獰的表情。




「這可是你自找的呀。」



眼神瞬間暗下來,日日人伏低的身子稍微挺了起來,進入戰鬥狀態。

──猛獸出柵。



後來日日人對橫倒在地上的屍體、連一眼也懶得施捨,便起身離開。



方才和自己纏鬥許久仍未放棄從己方奪回情報的執著或許值得敬佩──但如果是威脅到阿六哥,任何言語都是禁止的喔。
村子可以沒有南波日日人,但日日人不可以沒有南波六太。縱然他知曉,在這段不遠的未來裡頭,他所帶給南波六太的悲痛或許會漸漸超越喜樂。


所以囉,就連宙影也只能一個人當。
根本沒有什麼是可以兩個人一起走下去的。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飛身踏過一根又一根樹枝,因為極快的速度而使得擦身而過的樹葉發出摩擦的聲響,在一片寂靜的夜森林中,特別響亮。


敵人已經全數解決完畢。



總算可以回去吃晚餐了──啊、就時間上來看應該算是宵夜?

肚子還真餓呢,好想快點回去吃拉麵呀。

抱著這樣的期待,隱藏在被血濺到的面具底下、南波日日人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EDD.

 其他∕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宇宙兄弟火影∕日六:夢碎方知唯有一人 | TOP | 青黃:My dear teachers.>>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47-7c0c281d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