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1 (Sun) #青黃腦洞# 泰山paro

靈感/梗源自於春乃桑在推上的圖>
青黃www



泰山paro/看到春乃桑在推上更新的圖一不小心腦洞出來的www



野生兒泰山青峰從小在叢林和猴子等野生動物長年為伍,喜愛抓龍蝦和魚,唯一和人類有所連結的證明是脖子掛的金屬掛牌、上頭刻著青峰大輝四個大字。不過青峰不識字,但他潛意識覺得是重要東西,故非常寶貝,寶貝到如果有猴子調皮搶走金屬掛牌、他會立馬放下正在抓的龍蝦去追猴子

某天抓著藤條盪著,發覺森林意外地不平靜。聽猴子傳來的情報是似乎有著"無毛猴"進來叢林,比手畫腳地講述著無毛猴的特徵、最後猴子還特地強調和青峰很像,這點引起青峰的好奇心,決定去瞧瞧。



黃瀨涼太是個模特,但不是職業,只是來兼差而已。這次原本只是想趁著暑假期間多賺點錢,答應了這次拍攝,沒想到這次的拍攝竟然是要他這個算是小配角的人進叢林拍攝,從小在城市長大的黃瀨怕死昆蟲了,但看在酬勞份上(他甚至是被載到目的地才知道他要進叢林!),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硬著頭皮進叢林後,拍攝組又因為種種原因而耽擱行程,導致黃瀨和拍攝組必須走向更深處拍攝取景,黃瀨欲哭無淚,覺得自己跳入大坑,硬著頭皮跟著拍攝組走,直至傍晚,原本以為到了晚上就會停止拍攝的黃瀨鬆口氣,想說總算可以離開了,沒想到,下大雨了。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拍攝組手忙腳亂地護著器材,黃瀨這只是兼差性質的配角就被大家晾在旁邊,結果,大雨似乎也驚擾了一些小動物,而黃瀨、這個都市少年、被一隻猴子嚇得跑開了,總之,一陣兵荒馬亂之後,黃瀨這才發覺自己竟然和大家走散了。

這下真的是哭不出來了…原先以為為了學費跑到這種地方已經夠慘的黃瀨只好漫無目的地在叢林繞著,到了夜晚,全然的黑暗降臨,黃瀨怕得要命,剛下過大雨,地上濕滑,黃瀨也不敢隨地而臥,只能繼續走繼續走……直到他受不了的時候,他發覺自己走到一條小溪旁。

因為在夜裡視線不良不敢去喝小溪的水,黃瀨就沿著小溪走,結果天公不作美,又開始下大雨了,黃瀨急著避雨,眼尖發現有個山洞,來不及確認裡頭是否有猛獸就躲進去。山洞看似很深,黃瀨也沒膽往裡頭確認,只敢坐在靠近洞口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可以休息的地方,聽著雨聲,睡意襲來,黃瀨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到了早上,黃瀨覺得臉上有著癢癢的感覺,立刻想起自己是在荒郊野外,立馬睜開眼,看到的並不是想像中的猛獸——而是一個赤裸著上半身、以動物皮毛遮住下半身的黑皮膚男人。男人靠近並且嗅著黃瀨的味道,用著狐疑的神情打量著黃瀨,男人越靠越近,忽然變臉,舉拳向著黃瀨襲來——

黃瀨整個嚇到——原先以為遇上可以求救的人,但看他裝扮怎麼看都比較是遇難多年、一想到希望落空又被一個不知名的詭異男嗅來嗅去,最後要舉拳攻擊自己——黃瀨當下反射動作就是,以最快速度舉拳揍他,黑皮男被這奇襲攻擊到,趁著黑皮男摀著肚子的時候,黃瀨跑出山洞,不要命地往前奔。

但是很不幸的,他在奔出洞口後就被石頭絆倒,摔得不輕,摀著膝蓋咬牙想撐起來繼續跑,沒想到轉眼間、黑皮男已經到黃瀨眼前了。 黃瀨眼見跑不掉,索性心一橫,要打就打啦來呀誰怕誰以為你皮膚黑比較嚇人我就怕你嘛告訴你喔我可是很強的喔(但只敢在心裡咆哮)

最後抖了半天,只敢說出「你、你想做什麼?」 黑皮男歪頭用著不解的神情看著他,已不復先前在山洞裡頭的狠勁,黃瀨按自鬆了口氣但又不敢完全放心,最後,黑皮男舉起右手揚揚,左手比了之前待的山洞,黃瀨看清後忍不住喊叫「蠍、蠍子——」!

難不成剛剛那拳是……呃糟糕好像誤會這傢伙了…糟糕他現在拿蠍子笑得這麼爽朗是想報復嗎??不是吧??腦袋接近混亂的黃瀨什麼也說不出口,兀自看著眼前黑皮男笑得爽朗地把蠍子遞到自己面前才回復,用手推了下「等等等!我不是要這個呀!!」黑皮男看了下蠍子,點頭,然後把蠍子放手……黃瀨欲哭無淚,敢情你老兄也知道這不適合送人你也敢送呀…

好不容易總算是進入狀況了(?),縱然語言交流起來有障礙,但眼前這傢伙似乎是個好人,思即此就忍不住放鬆下來對著眼前的黑皮笑,黃瀨的肚子卻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黃瀨的臉立刻脹紅,想想自己昨晚實在是太害怕了,什麼也不敢碰,現在一下子放鬆,就忍不住想吃點東西。

黑皮男卻不發一語地轉身,黃瀨想喚住他赫然才想起對方到底什麼名字都還不清楚呢,最後只好邊欸欸喂喂地喊著邊追上去,沒想到黑皮男卻擺擺手、讓黃瀨在那裏原地停著,黃瀨不解,然後、過不了多久,黑皮男就抓了兩尾魚過來。黃瀨驚呆了。

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曲折離奇了,尤其對一個都市長大的少年來說,眼前的黑皮男似乎打算生吃更是一大衝擊。黃瀨慌張地阻止了黑皮男的舉動,這回換黃瀨示意黑皮男坐在原地,他去附近撿些樹枝回來,回去的時候看著黑皮男瞪著魚,似乎想吃又因為剛剛和黃瀨點頭不能動手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來。

幸好身上還有著打火機,原先這次廣告的道具之一,碰巧被自己帶來了。黃瀨不是升火高手,試了幾次之後還是沒成功,滿頭大汗卻不得門其入,有點懊惱。

隔壁的黑皮男從剛才就對於黃瀨慌慌張張又苦惱的樣子感到很有興趣,正當黃瀨垂頭喪氣地想著乾脆吃生的算了時,黑皮男一把搶走打火機,在黃瀨來不及阻止時,黑皮男就………成功升起火了

黃瀨只得手忙腳亂地把魚丟過去烤,不久,兩人就開始吃烤魚了。相較黃瀨吃魚小心翼翼的模樣,黑皮男吃東西很快又很粗魯,黃瀨邊吃邊偷看著黑皮男,外表看似很兇狠,其實是個滿心細的人吧……正當這樣想的同時,黃瀨瞥見了黑皮男的金屬掛牌。

黃瀨湊過去看,手想抓金屬掛牌,黑皮男似乎動怒,不准黃瀨碰,黃瀨卻還是抓到空檔湊近金屬掛牌看。跟著掛牌上頭的字念出聲:「青、峰、大、輝——青峰大輝?你是日本人?」

黑皮男不懂意思,但似乎知道這幾個字對自己意義非凡,跟著黃瀨的音調念了幾回,黃瀨忽然覺得耳根發熱,因為這男人低語念出的嗓音實在是…有夠性感。

大概是黃瀨這個舉動取得青峰的信任,吃飽之後,青峰就抓著黃瀨……在叢林飛奔,一路上青峰雖然有為了黃瀨放慢速度,但黃瀨一開始還是嚇得半死,但過不了多久,就發揮了自己擅長的模仿,和青峰的速度能並駕齊驅了。還不時超越青峰往後送一個挑釁的鬼臉。

青峰原先只是對這傢伙有點興趣而已,壓根沒想到被自己捕捉到的"無毛猴"還會反過來對著自己挑釁,這下也燃起了鬥爭心,兩人開始互相飆速度和試圖在追逐過程中把對方踹下去。結果青峰一個不小心太過認真,忘了黃瀨還只是個初學者,一個疏忽就把黃瀨踹下去了。

青峰搔搔頭,不知道該怎麼向眼前嘟著嘴瞪著自己的金毛道歉,頭一次遇上自己的同類又是第一次認識這種語言,而且、更要命的是,他覺得、眼前這隻金毛、這樣的表情很吸引自己,忍不住想讓他多露幾次給自己看。

總之,最後兩人在這不怎麼長的時間裡,已經完全學會用肢體語言交流、而青峰大輝也明瞭黃瀨「小~青峰」那聲是在呼喊自己的意思了。青峰大輝學會的字,第一個是自己的名字,第二個就是黃瀨的名字。光想到這個,就覺得莫名開心的黃瀨,忍不住嘿嘿嘿地多喊幾次小青峰,黑皮男也不厭其煩地回頭看著自己。
這讓黃瀨覺得,很高興。

最後,青峰帶著黃瀨來到一間破爛的木屋,有著一堆一堆破爛至極的書本,因為溼氣而變得軟趴趴的書本,縱然破爛,卻意外地沒有任何書頁損傷,黃瀨翻著書本,有一隻不知好歹的猴子想竄進來,青峰就對猴子吼著,猴子吐舌立刻奔出去。黃瀨見狀,明白幾分,想必是很珍惜這裡吧?不然書本早因為那些動物而損傷

青峰看著黃瀨專注於翻找書籍,也不吵他,就安安靜靜地坐在地上,看著黃瀨專心閱讀的臉龐,心裡有股燥動讓青峰不如外表冷靜。而黃瀨則是專心地尋找書籍,想到找到青峰過去的蛛絲馬跡,最後,終於翻到一本破爛的日記本。

日記本上頭潦草地寫著青峰大輝的出生以及父母因為做調查而搬來這裡的,只短短記幾天就沒了。接下來全都是空白的,除此之外,毫無其他線索。

黃瀨皺眉,想轉身去翻其他書好找線索,青峰見黃瀨展開下一步動作以為有什麼發現,沒想到又是找到一本書然後坐下來看,青峰感到無趣,但又捨不得放黃瀨一個人在這裡自己溜出去晃,怕黃瀨就離開了。青峰便湊過來黃瀨身旁,看著黃瀨打開書,用手指指上頭,表示有興趣。

「有興趣嗎?」黃瀨指著文字,青峰點頭。於是黃瀨就開始教青峰語言和文字,青峰悟性極強,但就是沒興趣的時候完全不會碰,今天他心情好就學,心情不好就不學。黃瀨教了幾天發現了這個循環,原本也不甘他的事,本來嘛、只是答謝青峰的救命之恩罷了,但久了之後,越把對方放心上。

和都市生活完全不一樣,兩人有著一整天的時間閒晃,不時抓魚採果子到處探險,青峰去哪,黃瀨就去哪。原先猴子們還會狐疑這外來的傢伙是誰,到後來,根本懶得理這兩隻無毛猴。仗著黃瀨還學不會猴子之間的交流語言,青峰每次帶黃瀨出現都大搖大擺地擺出"這是我的,別來搶"的大爺姿態,猴子們表示沒興趣

黃瀨從頭到尾都以為猴子和青峰的交流是關於食物的,完全沒想到青峰如此幼稚地炫耀。等到好久以後黃瀨才知曉、在這座叢林裡頭無獸不知的"一對囂張的無毛猴"就是指青峰大輝和自己。至於那幾隻公猴子老是抓著青峰鬼鬼祟祟地談著什麼內容……黃瀨涼太覺得他絕絕對對、一丁點都不想知道。


而,很久以後,青鋒學日語學得差不多時、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的名字壓根不是什麼小青峰大輝,而是簡簡單單四個字而已,黃瀨涼太仗著語言優勢在這上面做文章騙他這麼久

不過黃瀨涼太也不甘示弱地指控他毀謗名譽,兩人還沒在一起的時候就大搖大擺地擺姿勢昭告天下"這傢伙是我的"

「誰是你的呀???那時候我可是才剛到叢林人生地不熟只好跟著你呀!」
「啊啊隨便啦,反正結果一樣呀。」
「那這樣我們扯平了喔。」
「哪來扯平?我的名字白白被你喊小了這麼久呀!!」

「什麼呀,反正結果也一樣呀~小~青峰!」
「才不一樣啦,而且、你除了我之外還能有誰和你交配呀?」
「交、交配個頭啦!!!我當初可不是這樣教的呀!!!應該要說相愛什麼的呀…」
「好啦好啦,反正結果還不是一樣」
「呃…好像是一樣沒錯…不、不對呀!」
「你真的很吵耶……K——I——S——E」

「……小青峰犯規,明明日語都是我教的…」
「好啦,今天去抓魚來吃」
「喔,還是一樣嗎?你抓魚我升火?」
「不然呢?」
「太可惡了…為什麼我會覺得好帥…明明是個原始人…」




PO主放棄治療←
雖然有想要努力想個結局…但是基於PO主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黃瀨離開叢林的發展大概是青黃BE,所以………我已經放棄去想黃瀨如何在都市以及叢林兩者抉擇/青峰在人類以及叢林泰山的身分如何抉擇了←(放棄治療QQ)

不過,我想黃瀨絕對不會擔憂青峰究竟是否因為是"人類"而和這裡格格不入ww
因為無論如何,黃瀨涼太眼中的青峰大輝都是最耀眼的呀ww

想過青峰可能在黃瀨要離開叢林時意識到自己是人類的事實w對於自己究竟該往何處前進而感到困惑。
結局大概是→在兩個選項中困惑,最後決定向外頭闖蕩,跟著黃瀨到了都市,然後初次到了都市人生地不熟w鬧了很多笑話,為黃瀨添了很多麻煩,但是兩人始終在一起。

青峰還意外學了籃球,兩人空閒時都在一對一,也認識了一群朋友(黑子、火神等)、黃瀨假日都和青峰去動物園然後兩人就異口同聲說著動物怎麼病懨懨的,青峰還想爬進去被黃瀨阻止了www黃瀨的模特工作被青峰嫌了很多次,但青峰也不想只靠黃瀨,跑去麥O勞打工,還直接跟客人說這肉很難吃ww

黃瀨一邊繼續著模特工作一邊運用自己的人脈去查青峰的過去,但線索也僅止於青峰父母從事野外調查,黃瀨推測初青峰可能是在叢林中出生的,故任何調查都無法調出"青峰大輝"的資料,彷彿這個世界上毫無這個人的存在。

但青峰對於自己有無戶籍資料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很在意父母資料而已。看過青峰父母的照片後,黃瀨偷偷地把照片印下來放進墜子,然後很得意地送給青峰:「這就是你的家人喔!小青峰要好好珍惜呀!」

「…哈?家人?」

「嗯,就是、就算小青峰覺得很煩,也還會繼續叨念關心你的人喔!而且呀、」黃瀨合掌,閉眸很是認真地向著墜子做感謝狀。「是因為小青峰父母的存在,小青峰才會誕生吧?雖然小青峰沒有被爸爸媽媽呵護的記憶,但是——從今以後呀,有我在喔!我會帶著一百二十萬分的努力讓小青峰覺得開心的!」

青峰大輝先是沉默一會兒,然後揚起笑容:「什麼叫從今以後呀,黃瀨,不是從以前到現在都這樣嗎?」
「……難得說出這麼帥氣的台詞卻覺得焦點一下子轉移到你這原始人身上了,可惡!好不甘心!」
「哈…?焦點?升火嗎?」
「根本不是好嗎!!把這段對話的帥氣感還我!」

之後,青峰瞞著黃瀨去找黑子和火神,彆扭地說希望他們能夠幫一個忙,因為自己對於現代科技是完全不上手。後來,那個有著青峰父母的照片以及明顯是硬PS上去的黃瀨照片的墜子,是青峰除了那個有著名字的金屬掛牌之外、同樣也很珍惜的寶物。



青峰體認到自己就算是人類、城市卻不是自己應該歸屬的地方,但是他願意為了黃瀨而停留在這裡。

等到某天黃瀨笑得燦爛地跟青峰說「已經完全準備好了,這下子就算我不在了爸媽和姊姊們也沒問題了喔!小青峰我們走吧!」青峰大輝什麼也沒說,默默地牽起黃瀨的手,兩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接近黎明的都市街道上。






大概是這樣的故事>U媽幾長wwww破五千(掩)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黑籃/虹灰:貼著星星的天花板 | TOP | 黃瀨涼太。>>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68-20e87b23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