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1 (Sun) 青黃|星星運行之歌 (未完)


星星運行之歌


夜間卡片57.
城堡 打火機 黎明


既然是五七,當然是桐皇峰×海常瀨!





黃瀨涼太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頭夜色依然深沉,月亮被雲層擋住,隱隱約約可見模糊的光暈,窗外望去的街道一片寂靜,鐘面上指針停在數字二和三中間,還算不上清晨的兩點半。

黑濛濛的天,看不見星星也瞧不見月亮。
琥珀色的眼睛映著黑夜,睡意早已全然消退,黃瀨索性坐起身子。最近睡眠過少,原因不明的失眠困擾了黃瀨一陣子,但奇的是黃瀨總覺得自己清醒得很,每每倒在床上總不消片刻就可以立即入夢鄉、卻只享受了幾小時沉眠就忽然睜開了眼,被不明原因打亂了睡眠,睡意自然也隨著多次的打斷而漸漸消退。


演變成這樣、也跟前輩們問過甚至還不死心地去纏著帝光時期號稱最靈驗的小綠間,得到的答案幾乎都是壓力太大太累了,甚至最後還被笠松前輩踹了一腳狠狠地捏著模特的耳朵問說最近是不是又想來個部活工作兩兼顧結果翹課去了?
哎呀三者都顧到真的不可能啦所以先稍微放掉一個……嗚好痛!海常的王牌被用力擰下耳朵後在意料內地哀嚎一聲,笠松哼了一聲,丟下一句該做的事就得好好做,不要到時候又哭哭啼啼的後悔。



後來黃瀨目送著笠松毅然轉身的背影,在腦海裡忽然就和某個從前總只能用目光追及的人重疊起來。
黃瀨涼太當時怔在原地,連句回應都無法給,等到笠松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網膜上,已經沒有任何身影出現在似乎毫無盡頭的走廊上,他這才反應過來。

不是喔前輩,不是喔。


……縱使哭了,他所流的任何一滴眼淚也從未帶有懊悔的情緒。
即便再如何燙,在眼眶打轉最後順著臉龐滑下,哪怕灼熱到彷彿可以烙印下痕跡,黃瀨涼太也不會讓自己去後悔的。

高傲如他,沒有時間也沒有力氣去回頭探一眼從前的決定哀嘆任何如果。
今後想必也是,這樣堅持下去吧。



只可惜這樣的堅持,在籃球上或許有用,感情上卻是跌跌撞撞地走。
憧憬和喜歡究竟是不是混在一起他也搞不清楚了,總之意識到的時候,目光已經移不開了。
腳尖在木質地板上摩擦而引起的刺耳聲音,運球過人時的假動作,上籃時伸長的手,天生偏暗的膚色以及肌理分明的手臂,延展的身軀曲線,最後是、因為入籃刷的一聲和青峰大輝笑起來的聲音重疊起來,在這小小的籃球場上,一顆橘橙色的球和一個青峰大輝倒映在黃瀨涼太的視網膜上成了全世界。


好想變強。
那種渴望在胸膛熊熊燃燒起來,灼熱得讓他無法分心去面對其他,以致於十五歲的黃瀨涼太沒有發覺以左胸為中心蔓延纏繞的感情。
還太過幼稚和自大驕傲的十五歲,在以自我為中心膨脹的空白世界中,被一顆球狠狠地砸出個洞,一些不知名的感情開始灌滿了空白的部分,


黃瀨涼太曾經是關在城堡裡頭的小王子。
而青峰大輝卻用最意想不到的方法把牆給推倒、讓黃瀨涼太看見了和以往迥然不同的世界。


因為是第一次擁有這種渴望,第一次自己主動想要去掌握去接觸,難得的強者和少見的可以奉獻自己青春揮灑汗水的一切,對俗濫的少年漫畫劇情嗤之以鼻的下場大概就是自己不之不覺中也陷了進去吧。然而種種的第一次,黃瀨卻不感到害怕,反而覺得驚奇和興致高昂。


現在想想,興許是沒有時間猶豫吧。
回頭來看,只覺得像是飛蛾撲火一般地拚命,不管怎樣只要能打籃球就夠了,只要能和青峰大輝打籃球就夠了。
縱然方法用錯的也無所謂,沒有人告訴他們何謂正常的道路、也無暇去思考何為正確,過於無聊的比賽、讓人失去興趣的對手、無論如何只要結果是好的便已足夠。帝光塑造了一群天才,殘酷且頑劣,眼睛永遠執著於勝利,除了勝利這條筆直的大道之外、再也無任何分岔路可供選擇,為了能從中奪得一點趣味,籃球被仍為中學生的他們緊緊地攬在懷裡、任性地以為那是唯一的意義。

無法回去從前,自己的無能為力讓黃瀨更為拚命地想挽回什麼,努力地運轉不靈光的腦袋,只能這麼出此下策。
只有這樣,才能讓那個強得要命的傢伙、看著自己。
撥開那自以為是的硬殼,看過去卻是一片迷茫。



似乎越思考精神就越亢奮,黃瀨縮起身子窩在床上,五月的悶熱已經揭開夏天的序幕了,夏夜比起白天下降了幾度,舒爽的夜風卻礙於窗無法順利地吹進攝氏二十八度的室內。

翻個身把被子捲回身上,是該睡了,不然再想下去大概只會越發想去觸碰,不論是籃球或者是那個人,黃瀨選擇閉上眼睛阻絕一切關於籃球的回想,在迎接完全黑暗之前,眼角瞄到時鐘上頭的短指針仍舊尷尬地卡在二和三中間,游移不定、彷彿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此時此刻,黃瀨再度閉上眼的時間為:兩點三十分。


──可以的話請讓我順利睡著吧……明天還有攝影工作,早拍完就可以衝部活了呀、真想打籃球…
──好想打球呀……




心裡頭這些念頭交織在一起,零零碎碎的片語集結起來,轉來轉去總離不開籃球這個詞。不折不扣的籃球笨蛋呢,連自嘲都來不及想到,思緒就被睡意慢慢拖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順利入眠又似乎沒有,半夢半醒地像是擱淺在沙灘上的魚,望著看似接近卻實際遙遠的海,痛苦掙扎著。



睜開眼的時候,黃瀨呆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十六歲的少年嘆口不似這年紀應有的長氣,看樣子似乎是淺眠了一陣子──翻個身,抱著頭苦惱地小小聲哀叫,明天還有攝影工作和部活呀,要是因此有黑眼圈又得同時挨自家經紀人和前輩們的罵了,到底為什麼睡不著呀可惡,恨恨地把頭埋入枕,然後又想起這些無意義舉動壓根耗費力氣、但不做點什麼又覺得心悶。


無能為力的時候,才是最心煩的時候吧。



黃瀨大字形地躺在床上,腦裡卻開始倒轉從前和青峰大輝對戰的種種。藍色眼珠所盯的位置、帶有狠勁的眼神、動作是真是假是左是右……每一個畫面,都讓原本平靜的心湧起波濤,眼睛就算閉上了也無法阻止奔馳在球場上的感覺,流動於四肢的血液開始騷動起來,彷彿全身的血液開始集中於此,想要奔跑、想要衝刺的念頭不斷地衝撞自己的理智。

持球、運球、傳球、假動作。

上籃、灌籃、卡位、搶籃板。



可惡,好想打籃球。
一秒也好,想投籃,想聽見球入籃刷的一聲,無論何時都是最讓人振奮的聲音。


即使現在實在不適合再亢奮下去了……黃瀨涼太還是不由自主地手癢起來。

嗚哇一聲之後自暴自棄地把頭悶在枕頭裡,夏夜的風似乎再如何吹也吹不走黃瀨心裡的悶。
在決賽碰上誠凜、抱著必死的決心踏上場,總算明白自己身為王牌的責任,背負著海常籃球部的期待,即使如此,當尖銳的哨聲響起時,黃瀨還是覺得自己恍恍惚惚地在另一個時間尚未終止的世界,而看板上的數字卻提醒他正視殘酷的現實。

然後,和前輩們的最後一場比賽,就這樣落幕了。
而自己的腳傷也如預期般地惡化,即使距離那場比賽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腳傷復元卻趨於緩慢,現今就因此被勒令不准參加過於激烈的訓練。


不做點什麼總覺得無法放心,總而言之,即使無法和部員們一同參加正規訓練,黃瀨還是堅持排開工作,每日向體育館報到。從前剛進入海常籃球部的自己想必無法想像現在吧,從前只覺得部活有去沒去都沒有太大差別,沒有一個強敵,自己就完全提不起勁,沒想到,現在喜歡籃球喜歡到了如果不碰幾下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光是站在旁邊替部員們喊幾聲加油也好,聽著在體育館迴響的腳部摩擦聲也好,彷彿這樣就可以滿足了。



但是根本不夠。
實際上根本不夠。
只有這樣完全不夠呀。


定點投籃也好,上籃也好,光是把玩籃球根本不夠,完全不夠。打從心底的哀嚎讓黃瀨涼太渾身一顫。外頭的風完全停了,室內悶熱無比、薄薄一層汗水覆在皮膚上,黏黏膩膩的,十分不舒服。

──想要暢快的流汗,這念頭才剛冒出頭,便立即衝破黃瀨的理智線,立刻跳下床,用最快且安靜的速度換衣服,縱然衣服窸窣的摩擦聲因為刻意放緩的速度而減少,但在寧靜的夜裡頭卻格外凸出,心跳的速度似乎也開始加速了,黃瀨涼太的腳尖安靜迅速地踏在木地板上,沙沙作響的聲響被壓抑得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名為青春的暴風雨即將席捲一切。
黃瀨涼太尚不知曉,溜出家門的動作輕巧地像隻貓。






(未完)

(想督促自己好好寫完;好好正視藤捲在帝光篇所塑造的奇蹟;好好地寫出自己的看法,所以這篇還是一樣,就算之前被狠狠地打臉,還是不想改掉大綱(笑)只是中間修改一下,想要寫出自己心目中的黃瀨,也想挑戰『憧憬』這個部份,希望這次可以!)
(最後祝自己生日快樂www之後更新也會放這邊XD不會開02www所以這篇後記到時候會刪掉w)
*2013.09.01.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腦洞#建築系paro/青黃 | TOP | 黑籃/虹灰:貼著星星的天花板>>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70-b220ac11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