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4 (Fri) [隨筆] 想寫寫什麼。

藤井治太這個月是第七次踏入保健室了,輕叩曾被學生惡作劇劃下相合傘刻痕的半破爛門板,並未等到裡頭熟悉的溫柔嗓音回覆,右手掌便自動覆上金屬門把轉開,手腕扭動的時候還輕顫了一下,最後藤井選擇有點暴力地用腳半踹半推地開門,而那瞬間獨有的淡淡消毒水味率先傳入鼻腔,以往伴隨著不請自入而出現的招呼聲卻未響起,少年皺眉環視四周,空無一人的保健室,對於保健室主人黃瀨老師的去向並不清楚也沒有很大興趣的藤井治太,熟門熟路地拖著腳步踱向裡頭的床,然後就任著身子癱在床上、沉重的眼皮很快地就閉上。

藤井治太已經有很多年沒做過夢了,他的睡眠不算很好,卻也稱不上很好。
闔上眼之後,永遠就是一片的黑暗,看不著摸不到,虛無一片。
可他明明也曾夢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像是大雪紛飛、卻悄然無聲,在觸碰到之前就會化去的雪映在視網膜上成了無垠世界中唯一清晰可見的景色,最後他還是一片茫然地站在中央,目光放得很遠很遠,卻未見過有任何人影從毫無邊際線的另一端走過來。

藤井這樣想著,不論白或黑似乎都一樣,哪個世界都同樣無趣。
這麼多年來,他只做過這樣的夢。



一直在想著這篇應該要怎麼寫…確切來說,是該如何表達。算了下也超過三個月了,主軸打好了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填不了坑吧…!加油好嘛!!

隨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黑手黨paro/青黃 | TOP | [隨筆] 好久不見。>>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73-6f9e0058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