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5 (Wed) CWT35青黃|小小天堂

CWT35青黃無料小說《小小天堂》!
這本雖然很極限地踩死線趕上而且還哀嚎下次再也不做這種事了,但現在想想、真的是幸好有寫完呢(笑)
因為這種排版老早想試看看了(喂)
雖然還是有錯,但還是很開心!又痛苦又愉悅!(喂

謝謝願意觀看的你!聖誕快樂!!




01.

青峰百般無聊地站在噴水池旁,眼睛無神地看著人來人往的廣場上到處都是一對一對到處曬恩愛的情侶,絲毫不掩飾對於廣場上高聳的聖誕樹毫無興趣的模樣、誇張地大打哈欠。深青色的瞳帶著一絲無奈幾分無聊、卻少見地發揮他那幾近於無的耐心依舊乖乖地待在廣場等人。
身後的噴水池噴出的水花一陣一陣地拍出波紋,模糊掉圍了一圈又一圈奪目小掛燈的聖誕樹倒影,青峰臉色道盡一切無趣地和聖誕樹上的天使吊飾相看兩生厭,最後無奈地轉過頭試圖尋找可以讓自己消磨掉漫長等待的事物。

聖誕樹上七彩炫目的掛燈和吊飾在青峰大輝眼中毫無價值,目光轉了一圈廣場依然找不到可以殺時間的方法,青峰在心中默默地打算要在等會兒要來赴約的小模特頭上賞個暴栗。


即使是這麼想、心裡是這麼念,青峰移動雙腳的範圍卻始終未離開廣場。
國外的節慶傳回日本之後似乎被商人視之為海撈一票的大好機會,明明不過是個十二月底的節日,卻幾乎全日本都為之傾倒一般地到處張燈結綵、大肆慶祝。就是為了這種奇怪的節日,黃瀨那傢伙才會拍攝工作滿檔,再加上接近年底、事情似乎突然多到自己也開始煩忙起來,才會導致交往以來第一次整個月第一個約會竟然是在月底。


想當初青峰可是花好大力氣去哄邊垂著頭邊縮著身子和自己抱怨和道歉的黃瀨。
沒想到,就連他信誓旦旦的說絕對空出空擋去約會的聖誕節、還是遲到了呀——
青峰沒有多大怪罪意味,反正從前就讀帝光時他也常和黃瀨出來one on one最後因為睡過頭大遲到,黃瀨不是沒抱怨過,只是念歸念還不是死心蹋地地等著他。
所以囉,因果報應輪迴什麼的是常有的事,現在換青峰大輝等黃瀨涼太,青峰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
晃了一圈廣場,手錶上的分針不過移動幾格而已。因為最近氣溫驟降,女孩子都把自己包得緊緊的,連想讓眼睛吃個冰淇淋都沒那個可能。青峰只好又把視線放回高聳醒目的聖誕樹。


而這次他注意到了、散落在交錯的樹枝中似乎綁著一個一個的長方形物體。
比起閃亮的燈飾實在不能稱得上是起眼的存在,何況還藏在錯綜複雜的樹枝裡……青峰湊近才發現原來不是自己想像中的禮物吊飾,而是一張張卡片。
不同字跡寫在不同卡片上、散落在不同位置。願望卻幾乎大同小異,不外乎是身體健康、聖誕快樂、夢想實現等等等。雖然是讓青峰嗤之以鼻的單調願望,但手還是伸進去一張張地翻起來看。

就當作殺時間吧、反正在那傢伙來之前也無事可作。




02.

……世界和平。這願望也太無趣了吧?聖誕老公公那傢伙最好是可以擋子彈啦。
……今年一定一定要有女孩子向我告白!在這種地方許願不如自己先跨出一步吧。聖誕老公公可不是有求必應的人呢。
……我要成為賽亞人……聖誕老人一年送一顆龍珠?


說是無聊卻也越翻越起勁,有種偷窺他人生活的愉悅感讓青峰大輝開始莫名認真起來地翻閱卡片。這種求著老天幫忙實現願望的卡片向來是青峰大輝最為嗤之以鼻的,今天這樣隨手一翻更讓青峰確定這種卡片果然是無聊的傢伙才會去寫。要嘛是寫好玩,要嘛就是真的抱著希望,不論哪一個選項,於青峰而言,這些最終只會落到浪費時間的下場以及希望落空的結局。
想要什麼,就自己去好好抓緊。

身體力行向來是青峰大輝奉行的準則之一。
起勁地翻一下,後來也沒勁讀了。青峰大輝嘖了聲,收回因為在寒風中翻弄卡片許久而有些僵掉的右手,抽手前隨意一瞥,心裡卻突地一跳。


啊——不會吧?

青峰大輝三步併作兩步地立刻離開原先所站立的區塊,火速來到了人群最為擁擠的聚集處,他向來不喜和人群人擠人,但現下沒時間讓他思考以及計較這些。青峰大輝現在眼中只有掛在一般人眼中十分高聳並且交錯複雜的枝梢群裡、被蓋在桃紅色卡片後頭的一張鵝黃色卡片。

青峰大輝迅速地在腦中找回零零碎碎的回憶碎片,縱然當時桃井五月所說的話於青峰大輝來說是左耳進右耳出,但至少幾個關鍵句他還是有捕捉到,例如聖誕節的採購、黃瀨被喊過去陪五月購物、自己則是只需負責回程時幫忙提戰利品…等諸如如此類、看似無關緊要的任務。卻在此時此刻讓青峰大輝在內心理串起一個完整的故事,看著那張鵝黃色卡片如風中殘燭地搖搖欲墜,青峰大輝決定當一回好心人。

——反正黃瀨也還沒到,如果不是那傢伙寫的再綁回去不就行了?

打著這樣的壞主意、青峰眼神一轉,絲毫不覺得這個念頭有任何錯誤或者失禮之處,縱然在人潮洶湧的廣場上坐著這樣的行為似乎是不怎麼道德的,但青峰大輝也只是安靜無聲地稍微墊起腳尖並且伸出手朝向錯綜的樹枝深處。果不其然,稍微翻了下桃紅色卡片,上頭用秀氣的字體寫桃井五月四個字,而後方那張鵝黃色卡片十之八九是黃瀨涼太了。

哼哼、被我抓到了吧!等會兒看我怎麼整你!
在心裡竊笑的青峰把原本綁在交錯樹枝深處的卡片又推又拉、硬是湊近到可以清楚看見的距離。
被粗暴對待的卡片不復平整,蹂躪過後呈現著如同山稜般的高低折線,原先好看的字也因為青峰微微出汗的手掌心而稍微暈開了。
藍色的墨水在鵝黃底色的卡片上像是開了一朵朵的花般暈開。
有些模糊的字跡、雖然並非讓人難以辨識,但因為方才自己的暴力對待導致現下閱讀障礙重重,也足夠讓青峰大輝猜上一陣子了。



不放棄、籃球、世界。
追上去。
一起。

還有被劃掉的最尾行。

暈開的藍色在鵝黃色底上特別柔美、就像是小模特含著水氣的靈動雙眼,每次每次捧著黃瀨涼太的臉時,青峰最喜歡落下輕吻的地方。從額、鼻梁、鼻尖……依序下來,在倒數第二個吻時輕輕把唇覆上黃瀨閉上的雙眼,那時候天生麗質的小模特天生的長睫毛總輕輕掃過青峰的臉、撓得青峰心癢癢的。
最後一個吻是兩人緊密得不可分的雙唇。

青峰想起那些時刻,眼神忽然溫柔起來,手心裡那張鵝黃色小卡片忽然有重量似的,原先因為黃瀨遲到許久而產生的某些情緒、似乎也隨同沉澱下來了。


青峰只能勉強辨認出這些單詞,卻也足夠讓他揣摩出那位模特心情千迴百轉之後是如何寫下這願望了。要說也只能說那傢伙平時思緒再怎麼糾結跳躍、碰上和自己有關的話題就立刻原形畢露成了蠢蠢笨笨的黃瀨涼太。

第一行是指自己吧?高一時因為過於自信和強大所導致的傲慢、終究導向放棄和毀滅之路。才能開花卻立刻陷入泥淖,拉著他的手再次爬出的是火黑兩人、但第一個試圖拯救他的卻是那個笑起來傻傻、性格意外堅定死蠢的黃瀨涼太。
說起自己情人就驕傲得跟什麼一樣地喊著以後小青峰要去美國打球的黃瀨涼太。
現在雖然模特逐漸轉為正職,也慢慢踏出去開拓日本以外的世界,卻還是堅持大學期間一定要參加籃球校隊,課業、籃球、工作三方面兼顧的黃瀨涼太似乎活力充沛到用不完似地硬是多加上一個:戀愛。


大一時硬是拉著自己去逛祭典,然後在人擠人的人流中被推來推去、還被迫幫付忘記帶錢包出門的小模特整晚的消費,甚至還要出手幫黃瀨從粉絲團團圍繞下脫困。這是青峰大輝有記憶以來最慘烈的祭典回憶。除了要負責開路、還得不時回頭看看黃瀨是否又被哪個狂熱粉絲困住,最後索性拉起黃瀨的手,兩人就這麼在祭典煙火開始前奔跑起來。
狼狽又困窘,一點都不適合上演告白這種肉麻兮兮的浪漫戲碼。

明明不是自己的麻煩卻又全部攬到身上扛,青峰大輝有時都忍不住想是不是從遇上黃瀨涼太之後,自己原本就不太有用到的腦筋愈發使不上力,原先好端端的出遊成了這麼無趣狼狽,卻又是他二十年人生中最甜美的一場祭典。而且小模特很膽小地選擇在煙火炸開瞬間說出告白。看到青峰明顯愣住的臉後還弱弱地補上如果不喜歡、就當作是在作場浪漫的夢吧——

青峰還記得那時候黃瀨低著頭,有些過長的瀏海蓋住了他姣好的面容,青峰看不清黃瀨的表情卻能在腦海中清楚勾勒出小模特任何一種姿態,任何角度的笑容任何情緒所牽動的動作||

根本一點都不浪漫嘛、一點都不符合模特兒的感覺呀,黃瀨。

啊沒關係我早就知道小青峰會拒——……咦…?

慣於拍打籃球的大掌忽地抓住黃瀨緊抓著浴衣的手,用力地絞著衣角的手指開始泛著死白,體溫微低的指尖觸到自己時像是觸電一般地顫抖著。
黃瀨因為詫異而抬起頭,青峰沒漏看帶著點點淚珠的眼角,然後他吻了上去。
很珍惜、很輕巧地吻著黃瀨的眼角。


第二發煙火炸開時,青峰把黃瀨拉進懷裡,兩人緊緊地互相擁抱。並非以往夥伴間單純鼓勵安慰的意味,而是貨真價實的情人擁抱。
那是兩人正式交往的起點。


——嘛、就某方面來說,那傻瓜的確是追上自己了呢。
看著手掌心的卡片,青峰心想著。

然而比起那光是幾個詞就可以串出的好猜又單純的願望,青峰發現上頭似乎原先還有另一句話,卻在這張卡片被自己折騰之前就已經被黃瀨給劃去。
瞇細眼,青峰無自覺地開始用食指在卡片上順著因為過於用力的筆跡而凹凸的痕跡,試圖從此得到些許蛛絲馬跡。似乎是因為風吹雨淋外加方才被青峰蹂躪,原先平順的紙面現下毛躁不已。

把卡片順手塞進口袋,打算等黃瀨來了之後再提起。
在這之前,先讓他那忍不住翹起的嘴角維持一段時間吧。
免得等會兒逼問時露了餡。




04.

越晚的聖誕夜人潮越多,一對一對情侶更是無視於他人混雜著各種情緒的目光、肆意地發散著濃烈的愛情蜜意。
過了十幾分鐘,氣喘吁吁的模特戴著毛線帽、圍著粉紅色圍巾,半遮半掩著臉,終於出現在青峰大輝的視線範圍裡了。
看著黃瀨在幾近逆流的人潮裡被推又被擠,甚至更像是不要命似的硬是要在人群中突圍,完全忽略自己的圍巾和毛線帽只要被隨便一個傢伙粗心大意給扯下,這個廣場大概就會暴動了,而今晚的約會大概也隨之泡湯了。

自從遇上黃瀨涼太,從相遇相識到現在相愛,青峰大輝才明白自己這輩子那幾乎於零的耐心大概在這傢伙身上都揮霍完畢了。
即使自己明明應該是可以冷著眼、瞪著那傢伙慌慌張張跑過來然後好好解釋為何遲到(雖然理由八成都是拍攝什麼的,青峰早習慣了)卻還是嘆口氣走過去、直接伸手把眉頭皺在一起、看起來快哭出來的黃瀨涼太給拉出人潮。

「…………白癡呀你,不是說了會等你嗎。」

方才小跑步過來而導致潮紅的臉從圍巾裡冒出,紅通通的臉頰還有因為在冷冽空氣和夜風下跑步而導致些微喘不過的急促呼吸,在夜空中呼出一團團白霧,自知理虧的黃瀨涼太先是嘿嘿地笑了兩聲,看眼前青峰狠勁未減絲毫地依舊瞪著自己,只好垂下肩,可憐兮兮的口吻帶點撒嬌地回應:
「嗯、就是想早點見到小青峰嘛,隔很久沒見到面了,又剛好是聖誕夜……」

「所以我才說我會等你呀,你這笨蛋。」

「可是讓小青峰在這裡等這麼久也是我的錯呀、畢竟當初是我約這裡的嘛。」

像是要驗證自己所言正確一般,黃瀨異常嚴肅的接近自己,青峰和黃瀨之間的距離立刻縮為三公分,藍色深邃雙眼視線所及的、全都是金髮蠢蛋認真的臉龐。

原本以為那傢伙是要主動索吻,還想說什麼時候也會搶主導權了呀這不過是隻黃瀨(而且還遲到!)才這麼想並迅速準備好迎接並反擊的準備,青峰大輝的耳垂就馬上感受到有股異樣的熱源正在觸碰,一個晃神和疑惑,黃瀨的雙手便不客氣地開始蹂躪自己的耳垂了。


……………敢情這傢伙造反啦。

「你看你看,小青峰的耳垂超級冰的!讓這麼癡情的小青峰等我等這麼久真是罪過呢!」
「白癡呀你,耳垂是全身體溫最低的地方耶,摸那裡根本不準!」一秒脫口而出,隨後意識到自己像是默認癡情說法的回答,青峰看著眼前笑得燦爛只差沒有在臉上大寫得逞了的小模特,心裡暗暗罵了聲笨蛋,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栽在這傢伙身上了。

「什麼呀,我可是很盡責地想要讓你暖起來耶!我的癡情度可不比小青峰差喔。」
得到青峰幾句明顯像是敷衍的回答,外加那似乎隨時要發脾氣拍掉自己手的兇狠面容,黃瀨不滿似地鼓起臉頰,修長的手指貼在溫度雖然依舊低於自己手掌卻開始悄悄上升的耳垂,一想到方才青峰的反應,手上的動作也隨之用力起來。
十分專注於揉耳垂的小模特並未注意到面前的青峰大輝愈發難看的臉色,還對於被自己越揉越發紅、並且開始緩緩上升到和自己指尖同樣溫度的成果感到開心。

絲毫不感大難臨頭的黃瀨涼太笑得十分燦爛。




05.

青峰大輝從不覺得自己是純情派。
但是看到眼前的模特幫自己升溫升得不亦樂乎、甚至還興致勃勃地提高力道,尤其剛剛的暖起來發言……青峰大輝承認他有爽到的感覺。

但光是這樣根本不夠呀,這個笨蛋。
自己的耳垂被蹂躪了這麼久卻還是未有任何(青峰大輝妄想)的更進一步。
他才不會承認說自己忍受這麼久的暴力對待是為了黃瀨涼太的主動呢。
黑臉瞪著玩得十分投入的黃瀨,青峰大輝再一次肯定自己的耐心絕對是被這傢伙磨出來、又因為他而被揮霍掉的。
雖然說、人生中哪有幾回恣意揮霍的愛與包容,但青峰大輝常想,這輩子前幾年給了自己家裡可怕的老媽和那囉嗦的青梅竹馬,然後自從把球砸到這傢伙後,就像黃瀨常常喊著自己當年砸到他所以要賠償要多幾場one on one才行,那時自己除了一對一的時間之外還很慷慨地把全部的耐心就通通送給他了。

所以,這樣的任性和撒嬌——

青峰頓時感受到自己耳垂又被更大力道給蹂躪了。
最後當青峰大輝總算忍無可忍地發聲:「喂,黃瀨,不發威把我當病貓是吧?」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揣下尚在玩弄的手,和黃瀨完全不同的厚實深膚色手掌緊緊地握住了小模特的手。
青峰得意洋洋地看著黃瀨。死死抓住的手、說什麼也不會輕易鬆開的。



——把本大爺的耐心都揮霍光了、等著賠上一輩子來磨出我的耐心吧,笨蛋。




06.

在被青峰大輝抓住手、限制行動之後,黃瀨涼太頓時才覺得事態緊急,並且同時覺得已經嚴重到嗚呼哀哉的糟糕地步了,完全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敢輕易發言,因為知道自己方才大概真的玩過頭了——難得的約會,自己不但以遲到這種糟糕行為開頭,然後才剛見面就玩對方耳垂玩得不亦樂乎……怎麼想都很慘。
戰戰兢兢地迅速在腦中想了一回如何道歉……唔哇,不論哪條路線都很慘呀。
在心中對自己默念著好友總掛在嘴上的座右銘,盡人事聽天命、總之也是只能硬著頭皮先道歉,然後快點去吃點東西然後去哪邊晃什麼的。

黃瀨可沒打算白白浪費這樣一個難得的聖誕約會。雖然一開始的確是被自己浪費掉啦——瞬間的自我吐槽讓黃瀨下意識地垂下肩膀。
完全不明瞭黃瀨心中漸漸堆疊起來的罪惡感,青峰大輝的感受和黃瀨的猜測完全相反,只是單純覺得自己剛剛被小模特牽著鼻子走又貢獻耳垂給他玩弄這麼久、竟然完全沒有他妄想中的更進一步,慢了許多步才了解黃瀨只是單純想揉自己耳垂而已、而自己竟然還期待這麼久,混帳!

「欸,黃瀨。」
「咦咦咦——什、什麼事?」
「看著我。」

意識到面前的青峰大輝面容無限放大的時候、黃瀨還沒在這一刻反應過來究竟該做什麼,就被青峰大輝的吻給封緘了說話權利。
舌頭靈巧地滑過上排牙齒,隨後又鑽入空隙和自己的交纏在一起。
在黃瀨反應過來後、才恍然大悟似地開始發動窮追不捨的攻勢,像是兩人從中學以來習以為常的一對一單挑般,突然之間空間中唯有彼此存在,對方總像是挑釁地張牙舞爪,卻又帶著無法言說的樂趣,對峙的兩人都明白這是彼此才能知曉的姿態和面容。
多麼獨特又自傲,眼前這麼光亮四射的存在、像是為彼此而生,只為彼此而存在。

青峰大輝的吻正如同他的球風,狂野如野獸般侵略了口腔裡每處弱點、如旋風般席捲了所有區塊。
帶著強烈占有慾的吻,巧取豪奪了幾近全部的氧氣。
黃瀨也不甘示弱地使出copy技術,即使試圖搶回主導權卻依舊敵不過青峰大輝天生一般的狂野攻擊,在黃瀨感到肺部的氧氣即將消耗完之前,兩人終於分開。

「白癡,這樣才是暖人的方法吧?」

青峰痞笑,期待眼前小模特接下來的反應。
聽見這句話的黃瀨先是一愣,卻並非青峰預料中期期艾艾的反應,反而眨眨眼,眼神透露出惋惜的訊息。
「小青峰,看在你這麼深情的份上,我決定不吐槽你臉很紅這件事了。」
「……」
不論是青峰大輝惱羞成怒地一拳揍過來、又或者是硬要表現自己寬宏大量而賭氣轉身前進,不管哪個選項,黃瀨涼太知道自己一定會在那傢伙看不見的地方、悄悄露出無可救藥的傻笑。
所以在被眼前的情人發現自己竟然會因為一個吻而傻笑之前,可不能讓青峰大輝太得意呀。




07.

兩人折騰了會兒,總算正式開始了聖誕約會。
說是聖誕約會,其實也和平常約會沒什麼兩樣嘛。忍著這句吐槽沒說出口的青峰聽著身旁的小模特像是飛出鳥籠的金絲雀一般地愉悅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一邊在心裡盤算著要什麼時機逼供那張卡片的真相,一邊悄悄縮短兩人距離。
然後像是習以為常一般地直接用自己的手掌包覆住黃瀨的手。

大概是因為做模特這一行吧,黃瀨的身子偏瘦,皮膚又白得跟什麼一樣,為了維持體態,中學時早就見識過這傢伙可以忍受多麼大的誘惑、拒絕那些被常人稱之為美食的高熱量食品了。還在帝光籃球部時,練習結束時的冰棒賭約雖然從沒拒絕過,但那傢伙那天的晚餐量直接少掉三分之一這種事情、青峰大輝老早就知道了。
所以如今回想起來,中學時期老是搶他冰棒吃、然後拐著黃瀨喊你今天又輸了請我吃晚餐吧,這種幼稚又隱晦著自以為關心的舉動、難怪會被從前的搭檔吐槽說這是扭曲的體貼。
不若剛開始交往那時候的羞澀和不適應、黃瀨也隨即把手指竄入青峰的指間,原先被緊緊包裹住的手像是藤蔓似地隨即纏上青峰大輝的手掌,一黑一白的兩隻手始終沒變的是彷彿相黏的緊緊交握。

這傢伙、最近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呀?
青峰大輝邊想著黃瀨似乎又瘦了、邊用力地握住黃瀨的手向前。
——等等去買個肉包子吧,就算這笨蛋喊說熱量卡路里什麼的也不要管,用力塞進嘴巴裡就對了。

愉悅地盤算著要使用什麼手段才能把肉包一次塞進模特嘴巴,甚至還很壞心地打算用手機拍照拿來當下次威脅用籌碼。想想看這傢伙在粉絲心中的模樣永遠只有陽光或者冷酷這種被刻意塑造的形象,而自己得天獨厚地擁有全部面向,不論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或者是被自己的惡作劇嚇到的表情,甚至是等會的肉包塞嘴巴特技——

只有自己知道的黃瀨涼太。
青峰很滿足地想,這樣很好。

……當然,如果逼供時能帶給自己更大樂趣更好。
青峰壞心地想著,認識身旁的模特這麼多年,從他身上挖掘和壓榨一向是青峰大輝有些惡趣味的情趣表現。
尚未知曉身旁情人用心良苦,黃瀨涼太兀自笑得滿足。




0.8.

到底是什麼時候一個不留神就走上這偏頗的發展呀?
想破頭也得不到正確答案的黃瀨涼太邊分神想著這個問題、邊試圖集中精神去應付眼前用全身禁錮住自己的青峰大輝。
上一秒還在喊著好餓去買肉包,然後還很體貼地幫自己買的好情人青峰大輝在下一秒便成了發動猛烈攻擊的凶狠猛獸。

等等呀!這什麼莫名其妙的展開呀?
背脊感到發涼的時候才發覺被抵到磚牆了,向左向右都是青峰大輝的手臂,沒有機會逃走的絕望念頭在心中自暴自棄的萌生。
……真是夠了,他今天雖然遲到又玩弄青峰耳垂,但也沒必要這樣折磨人吧?
有些賭氣地想著。看樣子要動真格了是吧?不過就見招拆招,青峰大輝你就打你的拳、我黃瀨涼太可是拆你招的專家呢。
才這樣篤定地不想理會這莫名行為,黃瀨涼太下一刻就中招了。

——真是好狠的出手呀小青峰。黃瀨吞了口口水,望眼欲穿地望著青峰……手上的肉包。
青峰晃了晃手上熱騰騰、冒著熱氣的肉包,很是得意地不理會黃瀨的垂涎三尺,對著肉包咬下一大口,少去一大半的肉包外露肉餡對黃瀨散發出相當具誘惑力的香氣,黃瀨再度吞了口口水。
「要吃嗎?」
「……小青峰你到底想幹嘛?」

像是賣身契的感覺絕對不是錯覺吧。
黃瀨心中的理智和慾望正在爭孰是孰非,理智上自己不應該這麼快妥協……何況這種他連青峰大輝葫蘆裡賣什麼藥都還搞不清楚的狀態下,糊里糊塗就把自己賣了,還是用幾粒肉包子,這怎麼想都不划算。但是等到下一秒黃瀨的胃再度大唱空城計時,慾望獲勝了。

掙扎一會兒,黃瀨點點頭應允了青峰。
青峰滿意地主動把肉包遞上前,光是湊近便可想像咬下一口香味四溢的肉包時的滿足感以及咀嚼時的快感,這對於近日來奔波投入於聖誕節模特企劃的黃瀨來說無疑是誘惑力滿點。
黃瀨很開心地張了嘴,喜孜孜地等著情人餵他。
然後………肉包的香味到了距離黃瀨約幾公分時就又飄遠了。
「……小青峰,玩弄食物和很餓的模特可是會有很慘的下場喔。」
「那你先說說卡片。」

啊什麼卡片呀最近我可沒收到什麼情書呀……不等黃瀨皺起眉頭長串的碎念結束,青峰兀自先把肉包撕下一小塊直接塞進黃瀨嘴裡,然後在黃瀨涼太豪無模特形象地跳腳張嘴伸出舌頭喊著好燙時,青峰從口袋掏出卡片,原先就被青峰大輝蹂躪過、然後又被塞進口袋裡,漂亮的鵝黃色卡片布滿了狼狽的摺痕。
像是現下的黃瀨涼太一樣。

青峰大輝對於眼前的模特一臉震驚又像是因為被發現秘密而惶恐起來的模樣表現得淡定,彷彿這一切早在意料之中,依然一手拿著肉包一手揚著卡片,緩緩逼近黃瀨涼太。
然後,直至兩人之間再無任何空間可以容青峰更前進一步,青峰大輝夾著卡片的手指挑起模特的下巴,強迫黃瀨正視手中的卡片,而眼前的人並不打算乖乖就範,眼神轉為冷冽,氣溫彷彿隨著他們倆的氛圍一同迅速下降,冷得直讓黃瀨隱隱地小幅度顫抖。




09.

「我拒絕回答。」
「噢?我什麼都還沒問呢。」

黃瀨咬牙,躊躇一會兒才憤恨地開口。吐出口的話語裡頭的每一句彷彿都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比起以往還要稍低一些的嗓音以及因為青峰強迫才願意抬起頭來直視的臉龐帶著既冷又高傲的神情,彷彿蔑視一切,把任何關心和接觸拒之門外。青峰大輝挑起黃瀨的下顎,手指縫間還夾著一張鵝黃色卡片,兩人都是毫無表情地面對著對方,在這種看似一觸即發的詭譎氣氛裡,青峰反倒不合時宜地想起了賽場。
賽場上的黃瀨涼太,也是這樣的吧。

青峰承認,他原先真的就是抱著娛樂的心態來看待這張卡片的,對於逼問也是,不過是想從中挖掘出黃瀨不甘心的表情順便糗糗那單調無比的願望罷了。
青峰大輝自詡十分明瞭黃瀨涼太是個怎樣的人,面對自己總是又軟又好捏的個性、在外頭卻是如同不肯被馴服的高傲野貓一般。可是,沒想到最後卻是黃瀨用了冰霜如雪的表情冷冷地瞪著他。這比自己預料中的還要有趣一百萬倍。縱然這突發意外讓青峰大輝玩心大起,但他還是很識時務地踩了剎車。

「反正一定是逼問我上頭劃去的字句,別白費力氣了,我不會說的。」
「……正好相反,笨蛋。」
「啊?」
「沒想到你會有這反應,上頭寫的東西明明就很無趣。」沒好氣地揚起手上卡片敲下黃瀨額頭,看著黃瀨從呆愣的表情因為自己的批評而脹紅了臉,從冷冰冰的表情逐漸融化成脹紅的番茄呢,青峰大輝默默地把這句評語收在心底,忍著笑意愉悅地欣賞黃瀨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而做出的各種反應。
原先黃瀨以為青峰大輝打破砂鍋問到底,自己也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了,沒想到青峰的態度大拐彎,讓黃瀨措手不及、完全無法招架。慌了手腳的黃瀨涼太強迫自己在幾秒內冷靜下來||而這數十秒內已足夠讓青峰大輝嘲笑黃瀨夠長時間了,嗚哇這下可好了,既被抓到寫卡片又被捕捉到丟臉的呆愣瞬間。欲哭無淚的模特兒開始懷疑自己男友其實是高深莫測的實力演員了。

「那什麼臉呀,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要問你這張卡片吧?」

「不然呢?你覺得我這麼兇的拒絕是演戲嗎……那我就不用因為要演一個路人角色而專程跑去上長達半年的課了吧!」

「什麼呀||你果然很好笑耶,黃瀨。」笑意溢出嘴邊,青峰大輝忍不住伸出手揉亂了黃瀨的髮,黃瀨一邊試圖抵擋一邊反駁,嚷嚷著好笑個頭啦那張卡片的願望明明就||耳聞此句和同時間意識到自己吐出什麼話語,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一同停下動作,彷彿時間凍結一般,兩人對望。

嗚哇——真的挑起興趣嗎完蛋了呀!

再次感受到把柄在別人手上的恐懼,黃瀨一想到自己得解釋那張自己偷偷在心裡許下的願望就覺得……這根本是羞恥自己的酷刑吧?是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呀小青峰!那種願望就是擺心裡偷偷期盼才可愛有趣呀!黃瀨緊張兮兮地望著青峰面無表情地來回掃視鵝黃色卡片,內心呈現自暴自棄的放棄狀態。
等到黃瀨涼太衷心覺得應該要先做好被嘲笑以急拿出來說嘴半年之久的心理準備時,青峰大輝慢條斯理地開口了。

「你在想什麼還不都差不多?」頓了下,青峰像是猶豫該如何開口般地思考了下才再度說話。

「不就是想變強追上來什麼的,反正想變強也是因為想贏我啦。」

「我對你過去想怎樣沒多大興趣、未來想怎樣前進也沒多大意見。」

「反正現在的你最好,你想怎樣就怎樣,我都可以。」



——黃瀨涼太現在覺得自己的腦袋當機了。

「呃……小青峰?對不起,因為我遲到讓你等太久所以你感冒了?發燒?沒事吧?要不——」
「喂,你非得逼我問卡片你才滿意呀?」
「不對呀!我印象中的小青峰根本不是這種設定!怎麼回事呀!聖誕老公公來太早了吧!」
「……你這傢伙果然是故意惹我生氣的吧?啊?我難得說一回好話你給我這種反應呀?」
「小青峰你也知道你很難——好啦別這樣啦!轉過來看我啦小青峰!」


情勢逆轉!黃瀨涼太不可思議地覺得這逆轉來得太恰好了,看著因為得不到回應就轉過身子、像要不到糖的小孩一般彆扭的青峰,忍不住覺得眼前這看起來又兇又粗魯的傢伙怎麼這麼可愛呀。黃瀨忍著笑意伸出雙手攬住青峰的脖子,把頭硬是埋進頸窩中磨蹭,青峰估計也對這撒嬌的行為沒轍,嘀咕著根本是吃定我然後轉過身回抱黃瀨涼太。

「抱歉啦——不過說這種話的小青峰感覺好奇妙喔。因為太難得所以才笑出來啦。」
「什麼跟什麼呀,哪裡難得呀……不過是想什麼說什麼而已。」
「嘿嘿,不然,小青峰你覺得哪時期的我比較好?以前我問你這問題你都會回答無聊,可是你今天就可以回答哦?這大概就是最難得的地方吧,感覺今天坦率到可怕。」

青峰大輝無法忍住又敲了下黃瀨的頭,聽著黃瀨哀嚎才哼了一聲,邊喃喃自語著什麼是坦率到可怕呀你這傢伙、邊陷入思索。
黃瀨也不說話,安靜地窩在青峰懷裡,手緊緊地擁著青峰大輝,即使外頭溫度甚低,他們兩人所占有的一席之地卻彷彿和外頭一點關聯都沒有,在冬夜裡安穩、平靜地抱在一起。
沒過多久,青峰把黃瀨懶得更緊一些,兩人之間的距離再度拉近,最後他瞧著黃瀨期待的神情想了下,開口。

「其實都差不多吧……你不都一樣嗎?都很聒噪,然後也滿可愛的。」

「……你之前有這麼擅長說情話嗎?」
「你不損我你不開心就對了!」
「不是啦!今天的小青峰實在太……太神奇了,竟然說我不管何時都……!」


啊了一聲並露出疑惑表情,青峰大輝思考了片刻,這才醒悟了自己剛剛是說出了何種(對於黃瀨而言)有多麼具爆炸性威力的發言。黃瀨涼太邊在內心哀嚎這傢伙說出口還真的是想到什麼說什麼、邊忍不住想著原來小青峰內心真的覺得我可愛呀……認為一個身高超過一百八十的男人可愛,黃瀨真不知道要先為自己男朋友的審美觀哭還是先為原來他認為自己可愛而笑。

而青峰大輝完全沒感受到黃瀨涼太內心中的糾結,很認真地思考片刻後,恍然大悟地抬起頭來再度拋出答案。

「噢,嚴格來說是和我交往之後的你比較可愛一點啦。你這輩子做過最好的選擇就是和我交往,這樣滿——欸痛!打我幹嘛呀!」

「我要收回剛才一百分的分數……!」
「什麼一百分呀……喂,我沒一百分,那誰能一百分呀?」
「我自己呀。」
「啥?你能一百分?那我不就能拿一千分了?」
「那我就模仿你,選手黃瀨涼太也拿到一千分了!」
「好呀,來比看看呀!」
「誰怕誰!輸的人明天要請客!」


兩人同時鬆開禁錮彼此的雙手,不約而同地對上眼,映出對方身影的雙眼彷彿傾訴著全世界只專情於如此獨一無二的那個人——而這樣既肉麻又甜蜜的情話留給彼此就好。

最適合他們兩個說出口的情話果然是——


「喂,黃瀨,去打籃球吧。」
「好呀!我家近,去我家拿球!」
「太好啦,打完球留宿,今晚宵夜就拜託你啦。」
「喂!先說好輸的人要負責明天早餐午餐晚餐!」
「啊?好呀,反正輸的人——」
「我今天絕對不會輸!」





「是說,哪有情侶聖誕節打球的呀……!」
「啊?那根本無所謂吧?你不想打嗎?」
「才不是呢,我現在超——想打球的喔!」
「那不就好了嗎笨蛋黃瀨。走啦!」




全文完。

後記

各位大家好!我是懺懺子,這本無料真的是超級極限啦!場前兩天寫完,場前一天排版送印!希望你現在閱讀時這個故事是以實體無料的方式呈現…!

這篇故事對我自己是比較偏紀念性質的一篇(笑)謝謝大家願意容忍我的任性,把這篇又吵又鬧的故事看完!
這篇是我去年喜歡上青黃之後、第一篇提筆寫下的青黃,同時也是第一篇有頭沒尾的青黃坑(喂)難得十二月報到場次,想要認真地把這篇寫完、以及彌補一下自己另一本無料沒寫到太多聖誕節(沒寫到真的不甘心呀!雖然這篇也沒多少節慶氣氛(你倒是反省呀)這念頭浮出之後就……怎樣都想完成(笑)

總之,謝謝大家願意閱讀!也謝謝這次趕稿期間一直忍受我哀嚎的親友們!他們真是一群天使……嗚嗚嗚!太感謝他們了!
這次書寫的過程雖然痛苦大於愉悅(喂)但還是從中挖掘到不少樂趣,例如我去年真是超喜歡用小模特來形容黃瀨、去年自己筆下的黃瀨真的是很軟呢(雖然現在也…!)
從去年累積到現在的點點滴滴、能以這樣的方式大聲地說出我好喜歡青黃,真的讓我覺得很開心也很滿足!


最後——來個老話一句!(喂)
縱然這篇故事結束了,青黃的吵吵鬧鬧的生活也絕對會持續下去的!

謝謝大家閱讀!
提前祝大家聖誕快樂!希望這祝福能(亡羊補牢)給大家一點節慶氣氛!(好好反省呀你!)


2013.12.13 懺懺子
2013.12.25全文放出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my AOKI. | TOP | 青黃|番外>>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295-974bedcc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