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0 (Mon) CWT36青黃|愛的翻轉再翻轉

CWT36 青黃 火鍋料paro無料小說全文公開

豬血糕青峰大輝×蛋餃黃瀨涼太

謝謝大家願意讀完這篇文章(噴淚)
願意拿走、閱讀、給我感想的人都是天使!!謝謝你們!!



一、.豬血糕的骨氣



  青峰大輝打從一開始就滿心對隔壁明顯比自家豬血糕區人氣高出許多的蛋餃區感到鄙夷。
  平平都是火鍋料,為何那矮小的人類們一看見豬血糕區就撇嘴轉頭,一看見蛋餃就哇哇叫說想吃?根本待遇不公呀!同樣都待在這檯子上,一塊透明隔板隔開有這麼大的差別嗎?


  ——以為自己黃黃的比較討喜嗎?
  ——裡頭包肉有比較好吃嗎?
  ——怎麼想,都是豬血糕好吃呀!為何我們這邊卻是乏人問津?



  當下一刻好不容易自己的夥伴被人類用鐵夾夾了起來,大家歡欣鼓舞地嚷著再見,滿被既傷感又愉快的氣氛給包圍時,冷不防地又被另一道細小的聲音給硬生生阻止。

  「——媽媽我想吃那個黃黃的,不想吃黑黑的!」


  ——黑黑的有什麼不好!又酷又帥!沒吃過真正美味的食物嗎!不管是煮火鍋還是普通地料理然後灑上香菜,絕對都比隔壁那只能下火鍋而且看起來乾癟的蛋餃好上一萬倍!你們這群無知的小鬼們,等長大之後嘗到那滋味就會明白了!
  幾個小鬼嘰嘰喳喳地擠到旁邊蛋餃區,青峰冷哼了聲,不想承認原先存有的一丁點期待從那群人類又吵又鬧地喊說蛋餃好吃後完全破滅。隔壁的今吉前輩是早他一批放進來的豬血糕,比青峰瘦了些,但精明得很,倒是悠悠哉哉地,哼歌安慰著原先自信滿滿會被優先挑走的後輩們:曲高和寡,豬血糕的美味要等長大之後才知道,要現在的小鬼理解的確是有點難度。
  雖然並未解多少氣,但想想早自己這麼多的前輩都沒被挑走,這只是證明了、現代人類吃火鍋的口味比較奇葩了點,他們豬血糕有骨氣,不怕找不到伯樂。

  才這樣思考著,又有一隻鐵夾伸進來翻攪了。豬血糕的大家屏氣凝神,絲毫不敢大意。雖然嘴上總說要等待識貨人,但誰不想早點被夾出去?而青峰大輝自然也是其中一員,但比起夾子現在究竟會落在何處,他的視線更關心著那人類的胸。


  嘖嘖,人類喜歡把這麼大顆的丸子掛胸前嗎?
  還一次掛兩顆……這樣中間還留縫隙是要幹嘛?人類自找麻煩嗎……?
  還在仔細研究兩顆大丸子和中間那道溝的真正作用,青峰大輝的視線忽然被拉高許多。向下一瞧,夥伴們一副珍重再見的模樣,青峰頓時瞭然,今吉前輩還不忘了領著一群後輩趁機教育:看看青峰,頂天立地的好豬血糕才會被人夾去,大家好好學著點。看著下方一群豬血糕刷刷刷一齊地望向自己,眼神充滿敬畏,青峰也不得不凜然起來,被夾到盤裡前也不忘了精神喊話。
  「兄弟,咱們有緣鍋裡見!」




  沒想到,還沒在鍋裡見著自己的兄弟,倒先在盤裡看見了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蛋餃。
  而且……還哭得唏哩嘩啦的。

  一開始還覺得這人類眼光挺好的,從眾多豬血糕中萬中選一夾了自己,卻沒想到盤中除了幾樣熟悉的火鍋料之外,竟然還有蛋餃!當然以青峰這單純的性子來說,他也完全忘了所謂宿敵之說根本是只有在豬血糕們內部流傳,但還來不及哀嘆命運捉弄火鍋料之高竿程度,不遠處的蛋餃似乎是察覺有新的火鍋料加入了。抬起頭來看見青峰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又低頭回去啜泣了。青峰大輝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非常有骨氣地儘量挑了個和蛋餃相距最遠的位置,兩方各距一角,互不接觸,倒也相安無事。
  只是那人類似乎還不打算罷休,依然往盤中不斷增加新夥伴,速度並未因逐漸減少的空間而緩下,時不時用鐵夾往旁邊擠擠推推,硬是多放了許多形形色色的火鍋料。青峰大輝還沒好好思考等等要是他和宿敵一同下鍋該怎麼辦時,鐵夾已經夾著一大把青菜丟下盤裡,硬是把他擠過去了。

  原先各距一方、距離遙遠的豬血糕和蛋餃,對這毫無招架之力,只得逆來順受地接受這命運的捉弄。被擠來擠去早就不怎麼開心,沒想到還這麼剛好地被推到蛋餃旁邊,但即使是到了這樣的困境,青峰大輝還是沒有放棄和蛋餃保持距離,即使蛋餃旁邊有著空位,但豬血糕的自尊不允許他靠近敵人!可惜,同時間,盤中間那十分顯眼的大把青菜很不客氣地擺動綠葉,冷冷地要青峰再多讓點位子,留給等會兒新加入的火鍋料。
  「等等,憑什麼我要聽你的?」
  「你再不移動,等等就是那隻鐵夾幫你移動了。盡人事,聽天命,不然你想應付等會兒一大群聒噪的魚板也行,反正結果一樣,你都得讓位。」


  雖然滿心不甘願,但無論如何都找不出反駁的理由,最後青峰只好妥協地挪挪身子,和蛋餃擠在一塊。
  原先還以為蛋餃持續啜泣的青峰大輝很不屑地向之瞥了一眼,思索著是否可以用啜泣聲太惹人厭來當理由去嚇唬這位一生的宿敵,沒想到,一轉頭過去,就和蛋餃充滿疑惑和好奇心的大眼睛對上。眼神毫無敵意以及任何負面情緒,裡頭的閃閃發亮讓讓青峰大輝立時有點兒心虛。

  等等?怎麼沒哭了?
  現在該怎麼辦?
  要、要和他搭話嗎?

  青峰大輝胡亂想著以前那今吉前輩怎麼說來著,下馬威?總之就是不能給對方一個軟弱的形象,搶得先機才是上上之策。故青峰大輝清清嗓子,刻意壓低嗓音,緩緩開口:「喂,怎麼不哭啦?」
  然而蛋餃的態度比青峰想像中來得硬許多,態度冷靜而理性,這下倒顯得方才問話的青峰魯莽了。「我不叫喂,豬血糕先生。」

  ——不錯嘛,青峰忍不住暗自讚許起來;要是像方才那樣哭哭啼啼的,自己八成也沒勁把眼前的蛋餃當宿敵了。覺得自己選宿敵的眼光也挺好的青峰,忍不住突如其來的好心情,先開口報上名了。
  「青峰大輝,全世界最好吃的豬血糕,你呢?」

  聽聞青峰這番充滿自信的自我介紹,蛋餃倒是毫無半分被震懾,他挺起身子,青峰這才看清眼前原先腦中認定是軟趴趴、毫無男子氣概的蛋餃,認真起來的眼神和氣勢,使全身上下都有股令人無法忽略的氣場,一如他黃澄澄的外表一般地閃閃發亮。

  「黃瀨涼太,全世界最好吃的火鍋料,你好。」



  ——青峰大輝再如何愚鈍也知曉、豬血糕也算是火鍋料的一員……而眼前這傢伙的言下之意即是:你不過是最好吃的豬血糕,而我卻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火鍋料。
  啥?一見面就挑釁?
  剛才還在啜泣的火鍋料是這傢伙嗎?


  ——很有意思呀,黃瀨涼太。




二、蛋餃的驕傲



  比起總是摩拳擦掌想好好展現自身魅力的豬血糕們,蛋餃們其實是顯得比較和平而溫和的,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毫不重視身為火鍋料的驕傲,只是,相較於豬血糕區偏向強硬的作風,蛋餃區是屬於代代傳承。對於初生之犢的後輩們,資歷較深的前輩總是會曉以大義,諄諄教誨著身為蛋餃的自尊。
  蛋餃黃瀨涼太,就是在這樣溫馨卻又嚴厲的氛圍下,逐漸明白了身為火鍋料的使命。


  黃瀨涼太一向自認學習吸收速度快,但饒是如此,每個前輩所傳遞的大道理卻還是讓他眼界大開,每當自認學到核心而忍不住得意起來時,笠松前輩總會狠狠地用著蛋餃皮拍了他。
  蛋餃的精神你這傢伙永遠只學了半套!老是被前輩用著凶狠又無奈的語氣這樣碎念著,但語句落下後總會伴隨著其他前輩的笑聲和討饒,黃瀨涼太傻呵呵地笑,覺得自己即使永遠都搞不清楚蛋餃精神也無妨,驕傲也好、氣魄也好,那些情緒和自己其實沒多大關聯,也沒多大益處。同樣是蛋餃,他卻對於被人類夾去興趣缺缺,相反地,他反而希望、能這樣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

  可惜,鐵夾子的落下之處永遠出乎蛋餃們的意料之外。

  人類向來習慣直接夾走最上層的前輩們,因此蛋餃的傳統便是代代遞補上去,每個蛋餃總有天都會面臨被夾去的命運,在這之前,蛋餃們要向前輩們認真學習身為一個火鍋料應有的常識。
  然而今回不同,當前輩們還來不及對突如其來的意外降臨產生反應時,黃瀨涼太,身為一個資歷尚淺的後輩,就被人類給夾去了。
  誰也不會想到,一向懶於翻找的人類這回竟然東挑西揀,不但一夾子翻去了上頭的前輩,還一眼相中了黃瀨。
  身體飛騰於空中,蛋餃皮內的絞肉似乎因為這番折騰開始上下翻滾,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緊張,鐵夾子緊緊地禁錮著黃瀨涼太,像是暗示著他的未來絕對不會有回頭路的機會了。黃瀨第一次感到手足無措,並且同時開始後悔為何從前前輩上課時自己從沒認真聽進去,若聽進半分,也許現下心中就踏實些、也不會對未知的命運感到疑惑和害怕。
  然而,當黃瀨向下一望時,原先預料會是哀傷和不滿的大家,卻是一臉帶著期盼和些許不捨的神情。笠松前輩站出來,向空中的黃瀨奮力一吼——

  「黃瀨,不准哭,要記住你是最好吃的,要成為蛋餃的驕傲呀!」


  被這麼一吼,黃瀨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哭了出來。
  先前因為冷藏許久而堅硬的外皮,現在已經更為柔軟了,初來此地時的心境也和現下大不同,興許是退冰太久亦或是不捨的情緒終於爆發,當黃瀨終於開口時,他只覺得渾身濕透,連吼出來的話都浸泡在絕不回頭的壯烈氛圍中。
  「前輩!我絕對不會辜負蛋餃精神的!」


  雖然十分帥氣地向著前輩們說出這番話,但事實上,不捨的情緒還是無法短時間排除。黃瀨涼太抬眸掃了盤裡的火鍋料一眼後,莫名的孤獨感隨即席捲全身,蟠踞著盤中一角,然後暗自神傷了一會兒,還沒來得及如同廣告中那群人類靜靜地遙想著家鄉那般詩情畫意……就被莫名其妙地狠狠撞倒。
  撞擊力道之大使得黃瀨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表皮是否會因此而受損,而假若有產生任何損害,那這些致命傷明顯無法讓他成為世界最好吃的火鍋料……黃瀨涼太迅速收起哀傷和懷念的情緒,安靜且帶著怒意掃過盤裡的火鍋料。
  一如既往看過去皆是無法和自己相比的火鍋料,直到黃瀨涼太看見了一塊又黑又壯的豬血糕,正被青菜喝斥著讓位。
  雖然豬血糕就在隔壁區,但因為自己老是貪玩又不肯好好聽前輩的講解,所以這還是黃瀨頭一回、這麼近距離接觸豬血糕。關於憤怒的情緒,黃瀨涼太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而現下他對那位正在試圖找理由駁斥青菜的豬血糕起了很大的興趣。
  縱然對於豬血糕的任何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甚至是無知)但是方才那一撞之粗魯和衝擊實在是讓他印象深刻,而且他還沒看過有哪個火鍋料竟然敢這樣公然挑戰火鍋料界中號稱最聰明的青菜,怎麼想都不會有勝算的呀,看著豬血糕那似乎挨了悶棍的背影就忍不住想發笑,不知不覺中,想要和豬血糕較勁的心情已經站上風了。
  秉持著以前森山前輩所說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原則,黃瀨涼太決定來會會他。



  ——老實說他比黃瀨涼太想像中還要爽朗。
  但那句「最好吃」仍舊毫無疑問地對於也有相同野心的蛋餃黃瀨是個刺激和挑釁,既然同樣目標放在最為頂尖的美味寶座,那這場爭奪戰毫無疑問已經開始了。黃瀨涼太挺起胸膛,毫無懸念地大聲自我介紹。
  ——全世界最好吃的火鍋料,毫無疑問,是蛋餃!而蛋餃中最好吃的、就是黃瀨涼太!
  看著青峰大輝從原先帶點不屑和少少期待的眼神逐漸轉為興奮和濃厚興趣,一股強大且不容忽視的氣場瞬間壓過來,黃瀨涼太不感到恐懼,反倒覺得慷慨激昂了起來,全身上下都叫囂著想和眼前的豬血糕一決高下。

  ——太有趣了!

  「既然你的目標是世界第一美味,那要先贏過我才行呀。」
  「啊?等等、我也是世界最好吃呀,憑什麼不是你要過來贏我?」
  「欸?」青峰大輝拉長了尾音,左看右瞧了蛋餃黃瀨一圈之後,帶點惋惜又欠揍的語氣回答著:
  「怎麼看都是我比較強呀…」
  「欸?」這可不一定呀!還未來得及說出口——黃瀨就瞬間發現一個致命的決定性因素:青峰大輝,比自己高上許多、也比自己壯上許多,若論口感和咀嚼時間,咀嚼得越久更能體會到美味之處,豬血糕青峰大輝占有絕對的優勢!太可惡了!先天優勢落在這傢伙身上更讓黃瀨不服輸的好勝心燒得旺盛。

  但是,豬血糕青峰哪裡知道黃瀨這些小心思,他只知道自己比眼前的蛋餃來得高大,想當然美味程度也絕對會比黃瀨涼太來得高。眼前的蛋餃雖然比起自己乾癟了一點、態度也挺狂妄的,但卻對自己味,找到和自己合拍但又能相抗衡的夥伴對一向自詡最好吃的豬血糕青峰來說,可說是用欣喜若狂來形容。
  黃瀨也是驚喜交集,但他卻是覺得能在這盤找到齊鼓相當的對手、並且能在征服人類的胃之前打敗一個難纏又強勁的豬血糕,怎麼想都覺得有趣。和前輩們的相處截然不同,和豬血糕青峰的對話和互動讓自己感到有幹勁以及興奮。

  「——好!我決定了!」
  「啊?突然吼叫幹嘛呀你?」
  「就來one on one吧!來比看看誰才是最好吃的火鍋料!我絕對會贏過小青峰的!」
  「……喂,別隨便幫別人取稱號呀!還有,最好吃的絕對是身為豬血糕的我!你想都別想!」


  青峰大輝哼了一聲,覺得眼前的蛋餃黃瀨壓根是不知天高地厚。
  但無所謂,距離下鍋還久得很,他們倆還有很長的時間好好相處和切磋。

  然而,鍋裡的湯汁悄悄沸騰了,距離兩人的盡頭其實已經不遠了——




三、愛的圓舞曲



  上一秒,青峰大輝還和黃瀨涼太有說有笑,時不時自吹自擂著見識廣闊(縱然多半都是從前輩們那裡聽來的)。黃瀨還搥了青峰一下,半是玩笑半是欽羨地說小青峰的身體好壯呀,剛才那一下撞得可不輕,賠我呀。青峰反捏了黃瀨的蛋餃皮,回應我這不就陪你聊天嗎?兩人嘻笑玩鬧得不亦樂乎。
  下一秒,青峰大輝被夾起,疊在黃瀨涼太上方。
  這下尷尬了。


  原先以為是宿敵的竟然一下子冰釋,而且還意外發覺這傢伙其實相處起來滿愉快的,比起從前在豬血糕區時的夥伴們還要情投意合,還在思考要怎樣避免和這傢伙同時下鍋彷彿上世紀的事,現在恨不得和他一同下鍋體驗所謂的火鍋料的一生,最好每分每秒都在一起,好好彌補之前錯過的遺憾。

  然後,現今疊在黃瀨身上,青峰大輝彷彿頓時被通電般、從頭到尾都僵硬起來,腦中登時空白,心裡只閃過一個想法:

  ——這傢伙好軟,感覺……很好吃。

  糟糕了,滅自己士氣助長他人呀!縱然覺得這傢伙是個挺好的火鍋料,但青峰可沒打算這麼輕易地就把最美味的寶座拱手讓人,怎麼可以這麼輕鬆且快速地讓黃瀨贏過自己?連自己都覺得黃瀨比自己好吃的話不就慘了?

  青峰大輝自言自語要自己冷靜下來,不過是個蛋餃,還是那個認識了之後才發覺其實很吵雖然滿有趣的黃瀨涼太,雖然比自己弱但鬥志高昂,而且和自己也很合得來,很難得能碰到一下子就能和他青峰大輝聊開的火鍋料,但是,不管怎樣稱讚,那傢伙仍舊不過只是黃瀨涼太。
  沒錯,好吃什麼的,只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罷了。

  但是還來不及整理心中紊亂的思緒,木筷子就把相疊著的火鍋料兩一同夾起。
  在黃瀨涼太驚呼要下鍋了而下意識抓住青峰的同時、在青峰大輝還胡思亂想著黃瀨真的很軟、忍不住用力抱緊時,他倆就被丟進火鍋裡了。


  火鍋的湯汁十分滾燙,時不時冒著泡,傳出陣陣香氣,但這對於火鍋料來說如同人類泡進溫泉,青峰和黃瀨很快就適應這溫度了,如魚得水般地開始玩鬧起來。這鍋和原先想像中的湯不同,青峰和黃瀨時不時被不少隨著湯汁流動而四處浮動的番茄撞到,偏暗紅色的湯汁更是讓鍋裡顯得眼花撩亂。
  從鍋裡看出去、因為折射而顯得扭曲的巨大人類的聲音傳入鍋內,縱然聽不清楚,但還是抓到幾個關鍵字,青峰和黃瀨兩人拼拼湊湊也猜不出什麼意思。最後只得出這鍋的湯汁有加入番茄的結論。但這對於已經被好奇心占了上風的兩人來說已經足夠了,黃瀨掩不住興奮語氣嚷著:
  「哇,原來這就是下鍋呀……比想像中簡單呀。」
  「剛才是誰一直抓著我緊緊不放的呀?哪個自稱最好吃的蛋餃?覺得簡單其實很怕吧哈哈。」
  「……才沒有緊緊不放,那是因為筷子夾住了好嗎?」

  望著青峰似笑非笑的表情,黃瀨心有不甘地把原先環著青峰的手抽出,順便掙脫出青峰的禁錮。
  這下換青峰緊張了,縱然他尚未搞清楚這份油然而生的情緒是為何而起,但比起花時間搞懂任何難以解釋的事物,青峰還是選擇優先順從內心的本能、急急忙忙地伸出手把黃瀨扣在自己身旁。
  任憑黃瀨如何掙扎,青峰也沒打算放開。
  呃……然後呢?青峰只覺得內心隱隱約約有股呼之欲出的情緒和答案正等著自己去揭發,但至目前為止,他腦中卻是一片空白,以及始終都沒放開的手和逐漸安靜下來的黃瀨。


  青峰和黃瀨彼此間充斥著暗紅、滾燙的湯汁,除此之外就是寂靜。彷彿兩人都在等待著進攻的最佳時機出手,但又猶豫著是否該先出招。黃瀨扭動一下身子,青峰就更加使勁地環住他,但若黃瀨靜下去,青峰卻也跟著沉默。兩個火鍋料就這麼不知所措地緊緊黏在一塊,旁邊飄來一塊豆腐,用著好奇的眼光打量著他們,用著疑惑帶點嘲笑的口氣問他倆:怎麼會有豬血糕和蛋餃黏在一塊的呀?你們幹嘛不分開呀?這樣可熟不了呀,難吃得很。

  吵死了!青峰向著豆腐吼了一聲,然後,疑似脹紅了臉(黃瀨懷疑是因為鍋裡到處飄盪著紅番茄才會導致他出現了青峰臉紅的錯覺)隨後補上一句:


  「我們分開不分開關你啥事,而且我跟他可熟了!」


  豆腐自討沒趣,哼哼幾聲後就離開了。放眼可及,火鍋料們都自由自在地在鍋裡遊蕩,只有豬血糕青峰和蛋餃黃瀨從頭到尾一直是相黏著,大概是因為重量關係,他們也沒隨著湯汁流動,安安靜靜地待在原位置。

  黃瀨涼太自始自終都覺得他處於一種微妙的被動狀態,若要搶得主動權,青峰大輝卻又突然跳出來阻止,但若自己退一步,青峰大輝卻又反而在原地踟躕。

  「小青峰……」
  「幹嘛?」
  「放手。」
  「不要。」
  「這樣會不好吃的,你忘了嗎?這樣不會熟,吃起來口感很差喔。」
  「……我不想放手。」
  黃瀨涼太不知道他是該回以:小青峰你好幼稚快放手你放棄我還沒放棄世界第一……還是,我還想成為世界第一呢雖然我也喜歡被你這麼抱著。

  但很神奇的是,他內心也知道若要成為世界最美味理應讓自己從頭到尾熟透,呈現最完美的姿態,徹底發揮一個火鍋料的價值,但即使是處在如此明顯應該選擇讓青峰放手的狀況下,黃瀨涼太卻沒能使出全力去推開青峰大輝。
  黃瀨一開始是用盡全身力氣的,但無奈蛋餃的身材和力氣天生弱於豬血糕似乎是不爭的事實,他也沒打算放棄,但是,直到現下,黃瀨這才發覺自己內心竟然有不想推開青峰的想法。黃瀨呆愣了會兒,覺得有這念頭的自己實在是太辜負前輩們的深切期望以及想成為世界最美味的夢想了。

  黃瀨冷下臉,用盡全身力氣推開青峰大輝。
  然而在掙脫出去的那一剎那,黃瀨還來不及對青峰吼出我會比你更快熟更好吃——一隻鐵湯匙就進湯裡開始攪拌了。
  鍋裡紛亂了起來,青峰和黃瀨兩人也開始天旋地轉。
  青峰大輝緊緊地抓住黃瀨的蛋餃皮,湯汁流動得十分快速,大片暗紅色在眼前轉動形成了神奇的視覺效果,青峰覺得自己被攪得暈頭轉向,更何況隨時都有個不知好歹的火鍋料撞上來,湯汁逐漸升溫,滾燙到不行,好幾次青峰都覺得自己身上的糯米都快散開了,但每當他覺得要散開時,黃瀨環住他身體的手又讓青峰覺得、自己還可以撐下去。

  沒錯,他們兩個又黏在一塊了。
  有好幾次青峰都要鬆手了,鍋裡的湧流在奔騰,像是要打散鍋內所有東西然後重新組合似地,有好多次青峰都覺得自己快鬆開手了,但放開的瞬間,總會換成黃瀨緊緊地扣住他。當然,當黃瀨蛋餃皮彷彿快要炸開似地、快被急流沖走時,青峰也總是用力地擁住他,不讓黃瀨離開。
  他們兩個像是永不分開似地,在鍋內隨著奔騰的湧流和攪動的湯匙舞動。




四、世界第一美味



  當青峰和黃瀨被撈起的時候,其實他們倆已經沒有多大力氣去關心外表是否完好如初,他倆躺在湯汁中,一片狼藉中,濃濃的番茄味酸中帶甜,充斥在四周。
  青峰大輝精疲力盡地躺在碗中,望著也同樣氣力耗盡的黃瀨,不可思議地想:即使是這種時候,他竟然還會覺得這傢伙黃澄澄的外表像是發光一樣,簡直是無可救藥。
  同樣也覺得自己無可救藥的不只青峰,還有黃瀨。一邊覺得自己實在太弱了,一邊看著青峰大輝疲倦的模樣思考為何這傢伙能這麼強又這麼帥氣呢?明明只是塊豬血糕,不過比自己壯了些,又沒自己聰明,但還是這樣,毫無理由地就把目光移到青峰身上。
  似乎是無法再把那些開始奔騰的心思歸咎於火鍋內灼熱的湯汁所造成的影響了。
  兩個火鍋料懷著些微不同但又無法言語出來的心思,目光始終都放在彼此身上,各自安靜地思索著。
但過沒多久,身體裡的燥熱都尚未完全退去,木筷子又開始動作了。首先便是把青峰和黃瀨夾至盤中,在兩人還未搞清楚狀況時,木筷子以迅雷般的速度,把黃瀨涼太的蛋餃皮,掀開了。



  ——等等!人類吃蛋餃前有要掀開嗎?有嗎?有嗎?

  黃瀨涼太開始對於從前的自己沒有認真聽講感到再次後悔,但更絕望的是,青峰大輝的目光始終盯著自己身上。
難為情和尷尬的感覺湧現,黃瀨涼太完全無法專注於如何把自己的味道提升到世界第一。原因是青峰大輝那道灼熱的目光,比起上方的人類,似乎更有慾望吃了自己。
  黃瀨涼太在內心裡默念著冷靜,並且試圖從那貧乏的聽講記憶中尋找任何資訊。

  呃、平常前輩是怎麼教導來著?放鬆好讓讓蛋餃皮更軟更美味?不可以太緊張,過於緊張會讓滋味變調?呃、還有要是出汗會變得太鹹?救命,他完全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樣要怎麼變成世界第一好吃呀?

  另一邊的青峰大輝同樣也無法讓內心的波濤洶湧平靜下來,頭一次看到蛋餃掀開皮的畫面讓他受到不小的刺激。原先人類本意是讓他散熱,但青峰現下只覺得、體內的熾熱毫無平息跡象,視線彷彿黏在黃瀨身上,沒有辦法移開。


  下一秒,木筷子把青峰夾起並且……移至黃瀨蛋餃皮內時,青峰大輝的內心只有兩個字跳出來。
  完蛋了。



  天知道人類吃豬血糕和蛋餃要怎麼吃!即使青峰和黃瀨在內心崩潰地吼著,但此時此刻也沒有任何前輩能告訴他們究竟這吃法是不是正確的、是否能真正品嘗出豬血糕和蛋餃的美味之處。他們兩個只能半是崩潰、勉強接受現狀半是害羞地注視著彼此,目光交接的一瞬間,青峰和黃瀨都會下意識地轉頭移開,但又忍不住想偷看對方。眼光始終是短短地接觸到幾秒就彈開。

  天呀!快點結束這種尷尬的情況吧!


  不約而同的心聲,可惜的是,木筷子撥弄了下蛋餃(途中多次掀開蛋餃皮,青峰大輝覺得自己的身體緊繃到不行)人類似乎不滿意蛋餃的乾癟,於是,木筷子轉而移至豬血糕青峰上頭,牢牢夾住。
  然後,下一秒,巨大湯匙從上空降臨,輕輕地把豬血糕青峰推了下。
  碰到黃瀨蛋餃皮底下的肉餡時,青峰只覺得燙,也許是因為尚未散熱完全,也也許是自己溫度過高,總之,碰到的那一剎那他眼中只有黃瀨涼太那瞬間想喊出聲卻又忍著疼的表情,然後,巨大的湯匙碰了下青峰,湯汁就擠到黃瀨的內餡去了。

  糟糕,好像很疼?
  青峰慌慌張張想去觸碰黃瀨,但下一秒,木筷子又把青峰夾起,然後疊到黃瀨身上。


  天知道人類是怎麼吃豬血糕和蛋餃的!
  內心再如何怒吼咆哮都不及對黃瀨的歉意和心疼,尤其剛才似乎弄疼了他,現下又壓到他身上。
  青峰大輝有些笨拙、小心翼翼地開口:「黃瀨…?沒事吧?」
  黃瀨悶悶的嗓音從青峰下方傳上來,他簡短地回答:沒事。
  才怪,聽起來非常有事呀!這個大傻瓜!
  青峰大輝十分焦急,覺得自己在被人類品嘗前一定要和黃瀨言歸於好,就算沒有世界第一好吃也沒關係。他試圖採取行動,但是無論如何他還是壓在黃瀨身上,而黃瀨看起來身心疲倦,對於自己任何行為似乎都不想多加理會。過了許久,久到青峰覺得似乎可以再煮一鍋時,黃瀨才又再度開口。


  「小青峰……加了豬血糕的湯汁,這樣就不算是蛋餃了…」
  「搞什麼呀?原來你這傢伙是擔心這個?」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呀!小青峰你不懂!吸你的湯汁的火鍋料是我呀!」
  「啊?」青峰大輝一下子放下心中的大石,輕鬆自在地回了一句:「那不是更好?」
  「啊?哪裡好?」
  「有我的加持,你一定更好吃。」
  「……真的嗎?」
  「啊啊你很煩耶!」青峰伸出手,揉了揉黃瀨的蛋餃皮,最後玩笑似地捏了下。「就算全世界的人類都不覺得你好吃,有我覺得最好吃就夠了啦。」
  「……我想比小青峰更好吃呀!」
  「想都別想,黃瀨,能比我美味的只有我!」




五、約好了下一次



  木筷子是夾著黃瀨和青峰一同入口的,因為是和對方在一起,反而沒這麼害怕。
  總之,經過漫長又無趣的黑暗隧道後,黃瀨再度和青峰相遇,但因為身旁依舊漆黑,兩個火鍋料只能用對話來確認彼此的存在位置。

  「小青峰。」
  「啊?」
  「你覺得、我有成為世界第一好吃的火鍋料嗎…」
  「什麼呀?都被吞到肚子裡了你還在想這個,比起這個還不如過來給我抱兩下。」
  「這問題明明很重要!」
  「好啦||應該有吧?那人類吞下去的時候不是還有說超好吃嗎?」
  「哇?那這樣我們的目標達到了喔?」
  「欸,對吧。所以說快點過來給我抱呀!」
  「嗚哇,直到最後都沒贏過小青峰感覺有點糟。」
  「你怎麼可能贏過我呀?」
  「不然再比一次呀!」
  「啊?你要怎麼比呀?你現在整個乾乾癟癟的,狀態這麼差,我可不想被說欺負弱小。」
  「不、不然……你現在狀態這麼好,再擠一次湯汁給我!」
  「什麼?」青峰覺得自己又燥熱起來了,渾身上下都在叫囂著答應黃瀨,按捺下答應的衝動。「你不是怕痛嗎?」
  「怕痛是怕痛……」黃瀨沉默了會兒,隨後以壯士斷腕的心情和語氣回應了青峰。「可是我不想輸呀,來吧!」
  青峰欲言又止,在猶豫的時候,黃瀨反而主動過來擁住青峰。然後,他說、我想贏小青峰,也想和小青峰一直在一起。
  視線所及的世界都是黑暗和冰冷的,但當青峰大輝擁住黃瀨涼太時,只覺得原先冷下的溫度又再度回升了。
  

  本來他們的相遇,早就注定好結局了。

  可是,就算比想像中不捨和痛苦,青峰大輝還是覺得寧可背負著這些情緒,也要遇見蛋餃黃瀨涼太。
  他們就如同過往多次的相擁般緊緊地抱著彼此,直到力氣用盡。
  最後,兩個火鍋料都保持沉默,安靜地享受待在彼此身邊的寧靜,任憑時間流逝——

  「下一次,一定要贏小青峰!」
  「不可能!你這傢伙,就好好地跟緊我吧!」


  直到最後的盡頭,彼此感受的溫度逐漸流失時,豬血糕青峰大輝和蛋餃黃瀨涼太還是緊緊相擁著。
  ——嘿,下一次,再來one on one吧?



























六、又是那對令人崩潰笨蛋情侶!麻煩等級破表!誰快點送他們下去



  一大早就不太平靜,尤其是管理出入境的管理處,眾人議論紛紛。


  「為什麼都把他們轉生為火鍋料了還能談戀愛呀?重點是他們兩個又一起來天堂報到了!

  「沒辦法呀……他們這一世是火鍋料,又沒做什麼壞事……地獄這回可找到理由拒收了。」

  「唉唉,快點幫他們做好轉生手續,送他們回人間好了……免得又來吵這次誰要先比較早出生…這就是人間所謂的笨蛋情侶嗎?」

  「上回地獄那裡也被他們鬧到不行,聽說原本肅殺的氣氛全被他們鬧光了……原本想懲罰他們才下令轉生為火鍋料,沒想到這樣他們倆也行,挺厲害的呀……」

  「喂!沒時間佩服了好嗎?他們來了——還手牽手出現——大家快點準備好手續送他們下去人間!」




  ——今天的天堂也是和平的一天。

  不過有著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轉生的人間就不一定了。









後記


  日安!我是懺懺子!各方面都很開心能在這裡和您相見!謝謝你閱讀至此(噴淚)

  起因是LINE群組裡的大家聊起了青黃,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如此前所未有的嶄新架空青黃了。
  這大概是我寫過的青黃無料裡頭最艱難的一次了,雖然有諸多元素和梗可以發揮,但湊在一起(尤其是到了我手上XD)就成了這麼一個亂七八糟的不成熟故事了(掩)

  感謝LINE群組裡的伙伴們,你們個個都是天才!請讓我一一好好感謝(噴淚)
  謝謝兩子的題材和設定提供,你真是天才!謝謝貝貝和K桑總能在危及的時刻給予我眾多靈感,謝謝律裡和KA能這麼喜愛這個故事並且沒有把我踢出去(炸)謝謝米漿的封面靈感支援!謝謝阿云陪著我一同趕稿讓我知道我不寂寞(喂)
  謝謝能容忍我在噗上大吼大叫、以及願意給予我支持和鼓勵的朋友們,謝謝願意留言給予我諸多靈感,雖然老是喊著下次再也不這樣了,但因為有你們的包容我大概還是會繼續這樣恣意妄為下去(反省呀)
  沒有你們就沒有這個故事,謝謝填寫印量調查時願意留下暱稱和感言的人,有好多好多讓我驚嘆的想法!青黃果真無限可能!最後謝謝願意包容這份有著諸多不合理、和許多毫無邏輯劇情的火鍋料青黃的你,謝謝你願意拿著這份無料、閱讀至此。


  喜歡青黃到這種地步,我都懶得吐槽我自己了(掩)
  還有很多設定還來不及放入故事,甚至是很多想寫的部份都沒寫到,例如鑫鑫腸赤司和ZONE等等。也因為個人私心和劇情甚至設定,故事行進有很多不是這麼合理的地方,還望大家包容(噴淚)

  縱然故事結束了,但青黃依舊是在一起喔,大概生生世世都要這樣one on one下去吧(笑)沒辦法,我太喜歡青黃了,我流的青黃就是這樣(好意思說呀你)那麼我們下次青黃結婚典禮見!(我在主桌(走開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ASK] 推薦的同人本 | TOP | 青黃茶會特典卡片文章。>>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02-3162e8e1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