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8 (Mon)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2

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青峰大輝中心
青黃

想了下,還是重新把章節分開。
章節→更新標示用。
實際收入本子時應該是不會有章節的。







黃瀨撓著頭,帶著困窘的表情道歉。眼底盡是慌張和過意不去。


青峰晃了晃手中的瓶子,因為這樣而愧疚的黃瀨使得自己也開始多少帶點不好意思,無非是件小事情,頂多明天早上早點起床去便利超商買就好了,再不然,使喚黃瀨去幫忙買就好啦。

青峰大輝簡直要為自己的智商點讚了,這主意真不錯,這樣一來逼得黃瀨非得買香蕉牛奶過來喊他起床,早上的課既不會遲到、又可以睜開後第一眼看見黃瀨和香蕉牛奶,想想就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乾脆叫他順便買早餐,這樣更省事!

覺得這法子真的是妙不可言的青峰放下牛奶瓶,愉快地想和黃瀨做個交易——讓黃瀨彌補這瓶香蕉牛奶所遺留的心靈之傷,就是拎著早餐來喊自己起床。




可惜這方法雖然妙,青峰卻錯失說出口的時機了。
因為當他抱著愉悅的心情琢磨著該怎麼開口時,黃瀨涼太早就從愧疚的情緒恢復過來,轉為積極向上的好態度,開始採取行動了。


上一秒青峰大輝還想著這筆交易一定成,這下不愁早上的遲到問題———
下一秒,髮上的水珠順著黃瀨大幅度轉身而灑開,濺到青峰身上。


「我現在就去買幾瓶回來!小青峰別擔心!明天絕對讓你有精神地去上課!」



——想讓我有精神就乾脆每天早上帶著早餐來喊我起床呀?!

來不及吐槽完這句,黃瀨就把毛巾隨手放到沙發上,並且轉身打算跨出青峰家門。
然而,此時,外頭卻忽然響起了嘩啦啦的聲響,不時帶點雷聲,宣告夏天到來的雷陣雨毫不留情地打著響雷。大雨劈哩啪啦地打在窗上,彷彿預言了無法平靜的一夜即將到來。



兩人沉默且短暫地對望了會兒。黃瀨的眉頭稍微皺了起來,眉間出現了淺淺的凹折,嘴微微都起嘀咕著什麼青峰倒沒聽清楚,但是以他對黃瀨的了解,想必是因為大雨臨時打亂了步調讓黃瀨不甘心起來。
恰好前幾天,黃瀨唯一的傘因為放在圖書館外頭而被人摸去了,最近又剛好沒什麼下雨,黃瀨自然就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而且,青峰大輝更是恰好地知曉,黃瀨只要洗完澡後,就很討厭任何會讓他感到黏膩的活動。

方才說要出門,也正因為是深知喝掉香蕉牛奶對於青峰的嚴重性,才逼不得已打算行動吧。
最近的事情加加總總起來,顯得不是很順遂。


伴隨大雨而爆發的情緒和表情,青峰大輝盡收眼底。

黃瀨
本來就不是個喜歡隱瞞自己情緒的人,但前提是在熟悉的人面前。他的任性和玩笑其實都是小心翼翼地控制在他人的忍受範圍內,外在舉止看似熱情,內在實則淡漠。



青峰無聲地笑出來。



這些年來,黃瀨不甘心的種種,他看多了。
他知道黃瀨涼太的驕傲和自尊,背脊永遠挺直,眼神充滿鬥志,好像永遠不會有能讓他屈服和垂頭喪氣的時刻到來;知道那個被人稱為王子的傢伙私底下是個多麼難搞定的人,就算是認識黃瀨這麼久的青峰,偶爾也還是會踩到黃瀨的地雷,兩人總是吵得不可開交,誰也不會讓誰。
只要不被認同,那麼誰也無法接近黃瀨涼太築起的大城堡。
而黃瀨涼太是坐擁於其中的王子,不凡且強大。


那又如何。



下一刻,青峰大輝的指尖落在黃瀨仍帶著不平的眉間,然後用力地戳下去。那股彷彿用盡全身力量的氣勢讓黃瀨呆愣,忘記閃躲的下場就是全然接受來自青峰大輝的猛烈攻勢,黃瀨摀著額後退幾步,帶著不可置信和困惑的口氣開口:「小青峰——!這是在幹嘛呀?」


「哈?有個笨蛋皺著眉頭的樣子讓我覺得很不順眼呀。」


「哪有人這樣的!行為暴力,言語也暴力!」


青峰擺擺手,一臉厭煩地望著黃瀨。「剛才是誰喝掉我的香蕉牛奶的呀?」



好漢不吃眼前虧,黃瀨乖乖閉上嘴。
外頭雨勢似乎有減緩的傾向,逐漸稀疏的雨聲,青峰大輝把掌覆於因為方才洗完澡而比先前柔順許多的金黃色頭髮,稍微施力地揉了幾下,毫不意外地在黃瀨低聲彷彿喃喃自語般的抱怨之下收了手。黃瀨撥弄幾下頭髮,瞪了青峰一眼,還穿著工字背心看似放蕩不羈的男人也只是懶洋洋地擺擺手,在黃瀨尚未吐出任何足以反擊的話語之前把模特先生拐進臂彎。



「嗚哇,小青峰!到底讓不讓我出去買呀?」黃瀨又好氣又好笑,拍了拍青峰的臂膀,語調帶點俏皮和玩笑,「再不出去買,你明天就沒精神起床了啦。」


「外頭下著雨呢。」


黃瀨心頭一愣,不可思議的感受像是一股暖流入了心,面前的男人方才所作所為忽然之間好像都帶有某種意義,帶點模模糊糊的感覺,就像現在外頭下的雨綿綿密密,卻無法說透也看不清。


「所以我可以不用出去買香蕉牛奶?」



青峰想點頭,但是在看到黃瀨那既得意又準備打算開溜的神情後,硬生生地來個急轉彎。



「誰說的呀,反正現在雨變小了。」
「……那這樣你剛才幹嘛阻止我呀!」

「啊?當然…當然是因為我要跟你一起去呀。」


這下可不是光用目瞪口呆就可以形容的表情了,青峰大輝瞪著黃瀨怪異的表情,詭譎的沉默忽然降臨在兩人之間,突如其來的不悅讓他忍不住開口:「跟我去是有什麼好不滿的呀。」
一同去是有什麼不好呀?!

完全把前幾秒他才得意洋洋地制定了一連串計畫好讓黃瀨以行動來補償這瓶香蕉牛奶的執念拋到九霄雲外的青峰大輝,憤恨不平地想著。


「幹嘛要跟著去呀,我又不是女孩子,這種下雨天不會有人襲擊我的呀。」

「反正我剛好想吃洋芋片,一起去啦。」語畢,青峰大輝轉身從傘筒裡抽出這間租屋裡頭唯一的傘。



話語彷彿梗在喉頭,掙扎半天,黃瀨的拒絕都還沒說出口就被青峰奪去說話權——幾乎空的牛奶瓶被青峰大輝舉起晃了一圈。
知曉大勢已去,舉手投降。



即使如此,黃瀨還是一臉無法確定眼前所發生的一切是否事實的表情,不自禁低語著今天又沒球賽可以看不用買零食吧小青峰這是怎麼了這種體貼好奇怪呀,眼裡的困惑和不可置信讓青峰看得又好氣又好笑,忍不住屈指又彈了下黃瀨的額頭,嗚哇的驚呼聲伴隨著青峰大輝一聲彷彿終於憋不住而從嘴角溢出的噗哧一笑和外頭的雨聲完美融合。





TBC.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戀人至死方休 | TOP | [雜]>>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18-d824c533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