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1 (Mon) 青黃|我是一根毛


青峰大輝×黃瀨涼太

原創第一人稱/第三人(?)角度看青黃,青峰大輝下面的毛第一人稱
下品注意
R18注意










各位午安,誠如開頭標題,我是一根毛。


不過不免俗地我還是要來自我介紹一下,免得有人類誤會了我是頭髮還是鼻毛啥的,如果你把我和那些毛搞混了可就糟糕啦,毛各有志,我可是胸懷大志的毛呀,悠關主人一生性福的忠心毛呀。


不過是根毛有啥大不了的呀?!誰身上沒有呀?!
欸,沒錯啦,我的確是根很普通的毛,大概成份和主人頭頂上的藍毛差不多吧?唉,別問我到底成份啥的是不是真的一樣啦,我打從出生就沒真正和主人頭頂上的藍毛同志真正地面對面打過交道,一切都是靠著大家口耳相傳的,想想也挺哀傷的。


我等等再娓娓道來哪兒哀傷,那悲傷關是真的挺難過的,但我也還是挺過來了,想想我也挺厲害的……沒辦法,打從出生、根就落在這主人身上好些年了,大概精神力也被磨得挺堅強的,可別小看毛的情緒承受能力呀!


咳,扯遠了,回來。
我是一根毛,打從誕生於世界上就不曾離開過出生地,每天視線所及之處狹窄得可憐,內褲布、廁所和浴室、然後偶爾被放出來透風的時候大概只會瞧見同一張臉,嘿!對,我的所在之處是跨下,生殖器官那邊,和一大群毛兄弟定居於此,隔壁還有一根又黑又粗的……唉我不說你們也知道是啥吧。


順帶一提,我的主人是青峰大輝,現今十八歲,上個月脫離處男身份,對象是個金髮單耳環男。
他的名字是黃瀨涼太。聽主人念了好多年,搞得我和我這群毛兄弟閉著眼都念得出來,簡直倒背如流。

當然倒背如流的不單只有黃瀨涼太這四個大字,我們連黃瀨喜歡吃啥、平常籃球場上打哪個位置、上次他和主人one on one輸多少分,甚至是、他這個月出現在哪本雜誌都知道……天地良心,兩人終於交往了。不往費我和咱們毛兄弟、甚至是全身的毛,每次都在他們兩被隊友湊一塊時也在旁助陣吶喊,當然主人和黃瀨是聽不到咱們的吶喊啦,不過大概是這番真摯心意也給主人加了點油,總之,上上個月總算讓這個表面上看起來不太在乎其實暗地裡超在乎的主人告白成功了,唉,別看我這樣說看起來像是損主人似的,其實主人真的挺溫柔也挺細心的,就是對這些告白呀喜歡呀什麼的不太拿手罷了。
聽說以前他還拿球砸人家,噢,到底是有多不擅長追喜歡的人呀?!雖然這說法是從頭髮那兒傳出來的,不過幸好黃瀨在這方面似乎也不是挺聰明的。不管怎樣,告白成功,不只主人高興,咱們這群依附在主人身上的毛也很開心。



總之,拜主人和他戀人正熱火朝天的戀情所賜,我現在大概是一星期兩到三次的頻率得以出來透透氣,比起從前還要來得自由些。
雖然每次眼前的景色都是從內褲布轉為黃瀨涼太的臉(或者屁股之類的),但比起單調的內褲布顏色,還是這樣透透氣比較舒服。


來說說第一次好了,主人緊張得要命,一副要慷慨就義上戰場的模樣,搞得連我和我兄弟也嚴肅起來了,儘管我們是毛,但好歹也是緊緊地連在主人身上很多年了,論身心相連我們可不會輸呀,而且,主人身體的僵硬程度絕對是前所未見,想他在球場上幾乎叱吒風雲、說球進球還不得不進,咱們這群毛雖然什麼忙都沒幫上,但還是予有榮焉。但是,主人其實還是挺單純的,第一次和戀人做還是會緊張的嘛。

然後,主人緊張不打緊,被主人壓在身下的黃瀨涼太似乎也被感染上這股情緒似的,看似很有餘韻地和主人開玩笑著「小青峰別太緊張啦,學我放鬆~」,聽到後面那句我們這群毛齊齊地刷了個大白眼,天知道我們可看得一清二楚,黃瀨涼太的手在發抖著呢,手臂上那細微的汗毛都無奈地對著我們嘆氣了。


唉,我前頭說的主人細心果真沒說錯,他馬上就發現黃瀨也在緊張了。
照理說兩個人都在緊張,這種條件對等的狀況下,奪得主動權的主人理應是占盡優勢吧?
但是!結果!竟然!沒有!

主人你在球場上霸氣的王者模樣到哪去了呀……
主人竟然更緊張了………結果黃瀨也跟著更緊張……你們兩個還真不愧是情侶呀…這種莫名其妙的默契搞得我們這群毛急死了。

後來沒有真的插入,因為潤滑什麼的因為慌張起來就沒做好,主人大概是想著不要讓情人受傷吧。雖然感覺不怎麼甘心,但還是把戀人把在最上位,不愧是主人呀。
黃瀨則是低著頭,我猜大概是想掩飾害羞吧,發紅的耳根子出賣你了呀黃瀨同學。

不過接下來我發現我猜錯了。
應該是因為情竇初開吧,又是小倆口交往以來第一次的坦承相見。雖然潤滑過程不盡如意,但是,畢竟是喜歡的人……之類的,反正,兩人都、勃起了。

噢,我們這群毛和對面的黃瀨的毛相視一笑,無奈地嘆口氣。

欸,怎麼形容來著……一柱擎天?
反正主人的非常有精神,我們這些鄰居都能感到他的生氣蓬勃。
黃瀨的也不遑多讓,雖然比起主人的稍微……感覺弱了點(。

兩人互瞪著彼此,然後一瞬間臉就紅了起來。(黃瀨臉更紅了)
「喂,你臉紅什麼呀可惡!」
「小青峰才是呀……你明明也臉紅了呀!」

然後又恢復到寂靜,我和我的毛兄弟簡直是在心裡抓狂一百次了,你們兩個能不能有點進展呀!!說兩句停十分鐘!!這要人怎麼看下去!!!
雖然只是第一次,但好歹你們兩個剛才成功到達潤滑階段了呀!!(但沒成功突破就是了)怎麼到了這個節骨眼突然害羞起來了!?

不過是勃起而已呀!你們這樣下去我看再做四五次也不會做完全程吧……淡淡的哀傷從心底湧起,覺得離我近距離去觀察黃瀨的屁股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呢。

反正第一次就是兩人紅著臉互嚕結束了。後來大概兩個星期兩人都是約出來打球看電影吃飯這種很普通的約會。
啊?問我怎麼知道要出門約會?每次約會的前一晚都會很早就去洗澡然後早睡早起,幾次下來,這樣誰不知道隔天有約會呀?我看除了主人和黃瀨以外,大概沒人相信他們是在秘密戀愛了……(但主人和黃瀨倒是對於秘密戀愛挺樂在其中的,我看只要是兩人在一起,做啥他們倆都開心吧)

不過私底下,主人還是挺在意第一次沒成功的。中間過程黃瀨也痛得忍不住哀叫,而且聽起來真的滿痛的,以主人這麼疼惜戀人的個性絕對不好過。
所以,根據頭髮傳出來的情報,最近主人,開始研究起,GV和各種大大小小的相關知識了。

不過我還是對主人是個巨乳控深信不疑,反正他之所以看那玩意兒也百分是兩百是為了黃瀨涼太。
所以我只好瞪著主人的內褲布,替主人祈禱下次我見到黃瀨的屁股時,那就是代表他們終於要順利結合了。
雖然聽頭髮傳過來的情報,主人看GV看得頗不順利……好像看沒多久就覺得無聊看不下去(。





終於,上個月,主人再次推倒了黃瀨涼太。


某方面來說,這才是實質的第一次。

這次燈光美氣氛佳,兩人體力也還足夠,打籃球還沒十分鐘就因為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被迫提早結束。除此之外,兩人還是硬擠在同一隻小小的傘下,努力在雨中奔馳。(以上情報感謝頭髮提供,我依然是安定無聊地盯著內褲布的)

午後雷陣雨來得猛烈,雨下得又急又大,主人的褲子都被打濕了,連帶著內褲裡面也覺得又悶又熱。我猜主人和黃瀨都沒想過出門前先看一下氣象預報,幸好主人的包裡頭還有上回忘記拿出來的傘。人家總說嘛,情侶一個樣,再怎麼不像的兩人相處久了都會彼此感染的,更何況主人和黃瀨認識這麼久了。


雖然咱們這群毛兄弟覺得悶熱,但又不能要求主人立馬脫了褲子或者去找件褲子換,何況,這可是久違的約會呀。
外頭的雨下得嘩啦啦,因為奔跑踏過水窪而發出的聲響、主人和黃瀨的對談都混在一塊兒,原本內褲裡就是個資訊交流不怎麼發達的地方,結果現在下大雨,其他部位的毛都自顧不暇了,沒有餘力傳遞外頭情報給我們。


就算等得再如何焦急也沒法子。但轉個念頭想想,無非就是打球牽手親個嘴談戀愛……主人和黃瀨現在發展這麼穩定,我們還擔心啥?
就只擔心他們倆最後一壘上不了而已,除此之外還真的沒有我們能出來插手的餘地呀(我們甚至連和主人溝通都不行!要是能溝通,我鐵定建議他換條野性又好看一點的內褲……)



但是我們沒想到重見天日的時刻降臨得如此迅速。


而且內褲脫下時,重見光明的第一眼就是對面不遠處的黃瀨的內褲。
呦,挺有型的。希望主人能見賢思齊焉一點,體諒一下每天盯著花色差不多的內褲、覺得無趣的我們呀。


「黃瀨,快脫。」


「等等——小青峰——還是你先洗好了,我出去等……」


被主人這句帥氣無比的命令拉回思緒的我,這才注意到此時此刻主人和黃瀨的所在之處並非於其中一人的家中浴室裡,白色的瓷磚上頭有著繁複的雕花,浴缸更是比起以往還要大上兩倍,甚至浴室裡頭還有十分寬敞的空間容納主人和黃瀨兩個高大的男子站一塊。

這時,從頭髮傳出的情報才姍姍來遲地傳至我們這邊。
嗚哇,原來主人和黃瀨進了旅館呀。


在這種彷彿要把全世界都淹沒的豪大雨之下,竟然還會選擇除了回家以外的選擇,正當我對主人神速的隨機應變讚嘆不已時,黃瀨那條好看的內褲已經和我縮短距離、轉瞬間就在面前了。
然後那條品味很好的內褲,下一秒就被主人用著有點暴力的方法半強迫地脫下。其中不時夾雜關於內褲該由誰脫以及兩人是否該一起洗等激烈的爭論,當然免不了動手動腳,眼睜著那條好看的內褲被兩人的扭打折磨,我只能在心底默默地安慰那條內褲:犧牲小我,完成你主人和我主人的戀情才是最重要的,你的功勞我會牢牢記住的。


當然,沒過多久,那條內褲就完全脫離黃瀨的下半身了。我十分禮貌且熱情地和對面不遠處的黃瀨的毛揮手,對方回以熱烈的回應,友好的表現可以讓印象大加分,主人這麼努力讓這場約會完美,我們怎麼可以落後呢?儘管我們這群毛雙方都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原先的爭論不知何時已經轉為相濡以沫、且不時發出黏膩甜蜜的聲音。對於接吻無法窺以全貌始終是我的遺憾,可惜身在此處,就算抬頭起來也只能看到兩人的下巴。即便如此,由黃瀨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這點來看,主人的吻技應該也挺不錯的——



「嗯、嗯——小——青峰……你咬破、痛!你咬到我了!」

呃,得收回前言,看來不是想像中這麼好。


主人默不作聲,咱們也只能長嘆一聲,吻技生澀是正常的呀,主人的第一任情人就是你嘛。
怎麼感覺一出擊就偏了,這開頭的氣勢都弱下來了,那接下去該怎麼走呢?我們這群毛都開始為主人擔憂了,心急如焚,尤其現下陷入了一股微妙的沉默,一旁觀看的我們都快急瘋了!!
但是後來咱們扭頭往上瞧,哎呀,白擔心了。

就說嘛,主人和黃瀨的感情堪比堅石,無間不摧,小小的咬傷算什麼。


黃瀨的臉紅得跟番茄一樣,主人膚色偏深,看不太出來,但大概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兩人的眼神像是兩道平行線一樣始終避開彼此,但是又忍不住似地不時把目光偷偷地轉過來,當兩人的眼神對上時,彷彿瞬間空氣出現火花似地。


「剛、剛才很痛的話,抱歉啦……」

「……不會覺得很痛啦…就是、就是——」黃瀨支吾起來,像是想把話說得更好聽圓融一點卻又礙於此時此刻腦中詞彙不多,猶豫了會兒才像是豁出去般地再度開口,「…不然,再來一次?」


主人,你再不答應然後好好表現一次就天理不容啦。


這回雖然稱不上駕輕就熟,但有了方才的經驗,主人顯得更加小心翼翼,步調放得更加緩慢。
這回黃瀨所發生的聲音,我想大概就真的是因為太享受於此而發出的呻吟了吧。縱然一如往常我們這邊依然是只能仰望兩人的下巴,但光是看到兩人緊緊相擁彼此,就覺得這樣的風景已經讓我們心滿意足了。


一吻結束之後,兩人忽然又陷入沉默,和先前不同的是、周遭的氛圍似乎是帶著粉紅色泡泡背景似地,讓人覺得有點難為情。

是說,這麼容易害羞的話,等會兒要怎麼做更害羞的事情呀……


過沒多久,兩人就因為先前大雨淋濕全身外加把衣服脫光,不約而同打個大噴嚏。
這聲響亮的噴嚏聲硬生生打破旖旎的幻想氛圍,把兩人拉回現實,主人和黃瀨噗痴一笑之後互相取笑就一同去淋浴了。



中間兩人小打小鬧的過程就別提了,那時候咱們都覺得先前的擔心似乎都白費了,看這兩人的對話都只覺得糖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似地,甜蜜得讓人覺得要起雞皮疙瘩啦!而且,對於黃瀨時不時的關於籃球的挑釁,主人都一率霸氣地說下次依然是我贏來回覆。主人看來胸有成竹,不論是對於籃球或者是接下來預備發生的事情。


兩人洗好之後,又不知為何開始黏膩的接吻。
和先前不同的是,這次主人的手沒有這麼安份地摟著黃瀨的腰了,而黃瀨似乎也預感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露出笑容——然後腿硬是擠入主人兩腿之間,用大腿稍微摩蹭了下我們這邊。


嗚哇——竟然——這麼——敢——!
驚訝之餘,我們這群毛還是有記得和黃瀨大腿上的毛打招呼的。(雖然大腿上的毛又細又偏少,不愧是模特呀!!)



「黃瀨你挺敢的嘛——」
「不敢的話,怎麼超越你?」


黃瀨的大腿又再一次蹭上來。
主人的嘴角上揚,指尖順著背滑下,摸到腰部時還頑皮地捏了幾下,惹得黃瀨一陣戰慄,最後手掌迅速移動至黃瀨的屁股,突然用力地揉捏。


「那好,去床上吧。」






黃瀨真不愧是模特呀,屁股真的又白又嫩,皮膚白皙,感覺稍微施點力就可以掐出個印子了。

這次潤滑比起上次明顯還要小心翼翼許多了,但主人之前有稍微研究過角度啥的,眼神非常認真,然後動作很輕柔,手指探進去的時候動作還不時放緩,也隨時注意著黃瀨的反應。比起上一次還顯得有餘韻的感覺。

看來主人手活不錯,而黃瀨的呻吟因為被埋在枕頭所以飄出來時隱隱約約,但管他聲音小還是大,反正傳進主人耳裡大大振奮了主人。

而且潤滑的時間比我預估的還要短!!哇!!天呀!!我和毛兄弟們忍不住有些興奮起來,這回主人終於可以一償宿願了嗎!!不枉費他看了這麼多GV(雖然大半都睡過去了)研究這麼多相關知識!皇天不負苦心人呀!!


「……可以了嗎,黃瀨?」
「……」
「欸,黃瀨?可以了嗎?還可以吧?還會疼?」
「……」


這種時候急不得,主人和我同樣壓下迫切的心情,為了不傷到戀人而放緩步調,而我也忍住想要朝天吼著說你們能不能快點呀的衝動。


半晌,黃瀨這才發出細如蚊蚋的嗓音,似乎壓抑著什麼、小心翼翼地半偏著頭開口。
「……不、不會痛……呃,有點、奇怪,對……我覺得——」最後幾個字說得極小聲,連我都聽不見,主人當然立刻靠近黃瀨,急躁地問他:「還是會痛嗎?很痛呀?」


——可惡,我還以為我已經放得很慢,動作夠溫柔了……沒想到……
主人的低喃讓在一旁觀看的我們這群毛肅然起敬了,看來上一次的失敗真的讓他很不甘心。但沒關係,化失敗為成功之母,咱們主人就是這麼霸氣又厲害的男人。


就算如此,主人當然也沒打算放棄。他抓起潤滑劑又倒了一大把到手掌上,然後更加謹慎緩慢地幫黃瀨潤滑。專注的神情和幾滴汗水滑過的臉龐,在微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動人。


半晌,安靜許久的黃瀨這才用細如蚊蚋的聲音開口:


「……有點、舒服——……」


欸,我聽到什麼了?
嗚哇——?!

我和兄弟們刷地全數把目光集中在主人身上,右手還有大把潤滑劑並且正在幫黃瀨後面潤滑,主人呆愣的時候不多,這種時刻更堪稱稀有。


我可以感覺到溫度上升,甚至我隔壁那個又長又粗的玩意兒也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待機中。
不過主人還是硬生生地把慾望壓下來,低吼的嗓音像是正在做困獸之鬥的野獸嚎叫般。


「——還不行,現在進去你會痛吧。」


想起上次對於雙方而言都是慘痛的失敗經驗,啊,主人還真是貼心呀。
身為在旁默默守候他們倆的我也忍不住在這緊要關頭嚴肅起來了。
不過黃瀨並不領情。呃,要說不領情也不是,畢竟黃瀨從剛才就不時偷瞄我這邊——我隔壁的那又粗又黑現在正挺立的好鄰居,然後目光看到我鄰居後帶點驚恐地又縮回去,隨即把視線轉向主人的臉龐,黃瀨的眼神就瞬間柔和了。


主人想必也忍得很難受。雖然我看不清主人現下的表情,但是只要碰上黃瀨的事情,主人絕對是會選擇努力、專注與堅持,他就是這麼一個會為了喜歡的人忍一忍、把急躁性子全都壓下來的好男人。


顯然黃瀨也是這樣。
雖然我不是黃瀨身上的毛,但是從黃瀨望向主人的眼神多少可以循出一些蛛絲馬跡。


因為有了重要的人,所以會想再努力一把,變得更好。
能為了彼此向前,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呀。



「小青峰……可以了…」

「不行,不能讓你痛。」


「可是,小青峰……我、」黃瀨一頓,主人對於這語句的停頓感到狐疑並停下動作,沉默並未持續多久,黃瀨這回開口倒是多了些急促和害羞,「我忍不住了……」


爆炸性十足的發言呀,黃瀨。
顯然主人心有餘而力不足,我隔壁的鄰居更有精神了。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不過真的對上黃瀨的屁股時,還是會有種"啊,終於這一刻到來了呀"的感觸。
主人一開始是用背後位,據說這樣對第一次的承受方的衝擊比較小。

進去的過程十分緩慢,主人已經接近滿頭大汗的狀態,剛才的洗澡根本都沒用了,縱然方才擴張過,但是後穴本來就不是拿來做這種事情的,尤其我的好鄰居今天又特別……氣力充足,外加主人牢牢記住上回的失敗,進入時更特別小心和謹慎。


我正對著屁股,看不到黃瀨的表情,倒是能聽見黃瀨喊疼的聲音,我看不見主人和黃瀨的表情是如何,但倒是能在心裡想像一番。主人剛毅的臉龐,或許還有幾滴汗水,怕戀人痛又怕戀人忍著不說,眼睛裡只有黃瀨一人;黃瀨怕疼但更討厭失敗,希望戀人能感到舒服的心情也不亞於主人,知道這關卡得忍疼,真的受不了時喊一聲出來又隨即悶在心裡。


兩人認真專注的模樣,都是為了彼此。
哎呀,談戀愛真神奇呀。



幾乎整根沒入時,咱們兄弟都忍不住呼口長長的氣,終究是順利過了一道坎。
主人停了一會兒,但沒停很久,為了讓黃瀨適應,一開始主人動得很緩慢,和以往在場上驍勇善戰的風格大相逕庭,我看著黃瀨的屁股緩緩地靠近自己又緩緩地離開(其實是主人在緩慢移動啦)心道這第一次可真折騰人。


慢慢地,原本因為疼痛的哀嚎開始轉為細碎的呻吟。
然後主人稍微改變一下方向,一邊喃喃自語著要找黃瀨的那個地方一邊安靜沉穩地進出,然後,終於有一回換來一聲黃瀨稍微拔高的呻吟——「嗯——啊、呃啊——等等——…」



——賓果!


身為主人身上的一份子,我和我兄弟們都對於這一刻感到予有榮焉。

咱們主人長大啦!!!!

不遠處,黃瀨的毛也在歡呼,我們向其揮手,他們也回以同等的熱情。不知不覺中,兩方已經成為盟友了呀,堅固的友誼無論何時都會讓人感到動容。


身為作壁上觀的我們,明明也沒多大作用,但還是忍不住隨著主人的好心情雀躍起來。


主人抽插的速度快了起來,因為背後位的姿勢,主人黝黑的大腿拍擊到黃瀨的屁股,不間斷地發出拍擊的清脆聲響,而且,隨著黃瀨溢出嘴角的愉快呻吟,主人也忍不住地逐漸加快速度,力道之大到讓我和我兄弟都開始覺得有些暈頭了,而黃瀨的屁股除了承受這衝擊之外,主人的手也不安份地在上頭留下手印。

根據頭髮傳回來的情報,黃瀨高潮時,背弓起來的弧度真的是賞心悅目,尤其他的皮膚又白,現下又做得汗水淋漓,不管哪個姿勢望過去都讓人覺得好看吧。

更何況是正火力全開的主人。


主人壓不下慾望,就伸出手摟住黃瀨,彎腰側著頭先是舔黃瀨打了耳洞的耳垂,然後順著吻了脖子,又在黃瀨的肩上咬了口印子。(感謝頭髮情報!)
據頭髮說,黃瀨似乎受不了青峰那綿密得毫無止境卻絲毫未解決最中心慾望的吻,最後是黃瀨主動吻上去的。
主人當然不會放過主動送上來的羔羊,又吻又咬,唇都透了一點血絲,兩人卻還是沒停下糾纏,繼續纏綿。


雖然我們這邊只能看著黃瀨的屁股,但是能這樣滿心期盼遠處傳來的情報,聽到好消息時大家一齊開心歡呼,這感覺真是振奮人心。畢竟這種時候哪會有壞消息呢?



當然接吻無法讓慾望滅火,主人拉著黃瀨換個面對面的姿勢又做了一次。

這回比剛才看黃瀨屁股有趣多了,抬頭就可以觀察主人和黃瀨的表情,兩人都沉浸在快感的天堂中,偶爾其中一方纏上去就接吻擁抱。甚至,還可以和對面的盟友聊天交流,真是太有趣了,如果可以溝通的話,真想建議主人和黃瀨以後都用這姿勢好了。


而且,根據對面盟友的透露,我們這才知道,原來回去做功課、狂找資料的不只有主人。黃瀨似乎也查閱不少相關知識,雖然對於疼痛心有餘悸,但更害怕從此青峰拒絕自己,所以今天的約會也是帶著勢在必行的決心前來的。


果然嘛,兩個人都是很為彼此著想的笨蛋呀。
和盟友一致認同,這兩人果然就是拆不得呀。


不管如何,兩人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恭喜主人!賀喜黃瀨!






END.


不好意思第一次寫肉就是這麼奇葩的肉.........終於寫完了!小青峰生日快樂!要和黃瀨甜蜜蜜一輩子呀!\^o^/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5 | TOP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4>>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22-d231a1f2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