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7 (Wed)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7

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青峰大輝/黃瀨涼太中心
青黃





青峰大輝的心情有點悶。
就算是小麻衣的泳裝特輯和有刊載黃瀨專訪的雜誌也挽救不了此時的情緒。

緣由要從今天下午開始說起。

今天下午他打完籃球後被拉去學長們的聯誼湊人數,而當他滿心以為(吸引女孩子的)固定班底的人氣模特黃瀨涼太應該也會出席,然後一如往常地、他們兩人在神不知鬼不覺時偷溜出去打籃球——

誰知道,這回聯誼,黃瀨涼太並未出現。

對於青峰大輝來說簡直天打雷劈,晴天霹靂。因為黃瀨的缺席,導致蜂擁而至的女孩子比以往還要多上一倍,被一群女孩子包圍的青峰大輝,終於體會到看似天堂實則地獄的感受了,就算試圖以那不算多的耐心和笨拙的談話技巧來好好面對這狀況,但女孩子們的反應卻永遠比他所能想像的還要快上些許。而這之中又可分為兩派,一派是想打聽黃瀨涼太的情報,不外乎是喜歡的女孩類型等等,她們眼裡閃著光芒,帶著期待和壯士斷腕的決心似的出征來詢問青峰大輝;另一派則是素來仰慕青峰已久,卻因為每回聯誼青峰黃瀨總能在趁著氣氛熱絡時一溜煙地離開,而苦無機會更進一步,如今終於等到可以叩門的時刻了,女孩們自然不會輕易放棄,個個面容上都帶著執著和認真。


青峰大輝應付仰慕黃瀨派女孩子便是老招式:一問三不知。

經典好用,尾句還貼心附上一句:我知道他喜歡籃球。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的答案總讓女孩子們知難而退、無功而返。
老實說,青峰覺得這答案挺好的。只要喜歡籃球就基本上是過了第一道門檻啦,這麼簡單的檻都過不去還想跟我搶?門都沒有。


可惜,好景不常,方才心底忍不住得意起來的青峰,面對著想親近自己的第二派女孩子就敗下陣了。
這些女孩有的虎視眈眈、有的小鳥依人,但望過去都是眼神刷刷刷地一齊地盯著自己的感覺讓青峰大輝只覺得頭疼,應付黃瀨粉絲很容易,但應付自己的粉絲似乎就不能用一問三不知來解決了。
青峰咬著牙,只好坐下來,女孩子一問,他就一答,除此之外,青峰大輝也不知道能聊啥了。絞盡腦汁之後吐出的話題,還是離不開籃球,青峰當然知道這話題根本聊不出什麼火花,只是總不能開始聊起今天是寫真女星雜誌發售日還有超市香蕉牛奶特價吧?!

沒辦法,他的腦袋充斥的除了籃球和一些生活鎖事之外,就是黃瀨和家人朋友了,和粉絲交流基本上不在他所擅長的範圍內。而這充滿著尷尬和無趣的乾枯交流過程,終於被微醉而興沖沖地搭訕女孩的學長們給打斷了。

被喝斥吸引太多女孩子而被勒令暫時休息一下的青峰大輝,這才找到機會溜之大吉。

因為一下應付黃瀨派,一下又得應付青峰派,總之兩頭忙到連侍者端上的咖哩都沒什麼吃的青峰,餓到前胸貼後背。肚子咕嚕咕嚕叫著,想著等會兒要是有碰到黃瀨就叫上他一同去吃飯,化今天的怨念成未來成功的動力,而成功得先從填飽肚子開始。


結果他爬到七樓,尚未走到黃瀨住處門前,就先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氣。
啊,是咖哩。
而且不是像今天聯誼裡只吃幾口就讓青峰打從心裡不喜歡的普通咖哩香味,是黃瀨煮的咖哩味。


這下青峰心裡開始糾結起來了。事實上,他和黃瀨正處在咖哩冷戰時期,原因蠢到青峰自己想起來都覺得不好意思,但要他主動求和,青峰又會覺得不甘心。
總之,最近的好運大概在前幾天早上黃瀨來喊自己起床就完全用罄了吧,青峰大輝苦惱地聞著咖哩的香氣,按壓著快要餓扁的肚子思索著。
下一秒,黃瀨涼太打開門,青峰閃避不及,還來不及在打招呼還是默默地離開兩個選項中抉擇,青峰就下意識地對著黃瀨招手了。

太蠢了。青峰一邊暗罵自己,一邊聞著黃瀨特製咖哩的香味,覺得身不由己不過爾爾。
黃瀨倒是一臉開心的模樣,完全不知曉眼前人的青春苦惱。「噢,小青峰你回來了呀,我正在等你耶。」

「欸?」青峰狐疑地看向黃瀨。

黃瀨雙手合十,動作煞是可愛。「小青峰借我浴室洗澡吧!剛才煮咖哩時,醬汁一不小心倒在身上了。」

青峰這才注意到一向注意整潔的黃瀨身上有一大塊黃色汙漬,從屋內傳來的陣陣香氣和黃瀨身上的氣味重疊,形成雙倍的咖哩攻擊,即使自己的肚子已經餓到發出咕嚕嚕的聲響,青峰還是義無反顧地決定立刻帶黃瀨回自己家裡洗澡,不論是覓食還是追求黃瀨的計畫通通往後延,要是繼續待在這裡,濃郁的香氣可能會使快要餓昏的青峰大輝做出連他自己不敢想像的大膽行為。

太危險又太蠢了,怎麼可以因為區區的咖哩就打亂重要的告白計畫,青峰拍了拍自己的臉,意圖讓自己振作起來。

為了充飢,青峰翻遍家裡,最終只能在櫃子裡找到昨晚為了和黃瀨去超商而隨便捏造的理由,也就是那包洋芋片。而既然黃瀨踏進自己家裡,青峰就更懶得出門了,抱著有總比沒有好的心情撕開包裝,趁著黃瀨洗澡時以及和他身上那件不知道是哪個名牌的衣服上頭的咖哩奮鬥,青峰從桌底下拿出有刊登黃瀨的雜誌,邊吃著洋芋片邊在雜誌上尋找黃瀨的身影。


洋芋片的口感讓青峰格外地想念一頓正常的餐點,但是被一群女孩子包圍著一下午早就讓他腦力和體力耗盡,現在青峰連翻閱黃瀨雜誌的力氣和心情都沒有。
那傢伙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呀……抱著有點微妙的心情思考起光鮮亮麗的背後果然也不怎麼好混呢。

而那位在圈子如今已如魚得水的模特黃瀨從水氣瀰漫的浴室踏出時,青峰當然掐準時間、趁著黃瀨還忙著把頭髮吹乾時,安靜迅速地把雜誌塞往桌底下了。

而黃瀨涼太顯然地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一樣自在,脖子上掛條毛巾,穿著和大眾印象不符合的白色便宜背心,上頭還有著上次吃咖哩時因為和青峰起爭執而不慎沾到的污漬。
青峰可記得十分清楚,那是黃瀨涼太不曉得第幾次為了青峰下廚,然後兩人……就吵架了。
天知道他們為何吵架,反正兩個人從認識以來都是這樣,為了食物、籃球、一切男孩子有興趣的事物而樂此不彼的互相爭奪,但那次不同,那是目前為止黃瀨最後一次為他下廚,之後無論青峰用激將法亦或是利用稱讚使敵人卸下心防等等攻城手段,都無法順利使黃瀨再次下廚。

暗戀總是傷神,但這還不是最讓人難過的,青峰不合時宜地望向那塊因為搓洗多次而淡去的污漬思考著。因為黃瀨煮得合自己胃口,這才是最令青峰大輝痛心疾首的地方。

這條街也不過幾公尺,來來回回幾趟下來青峰和黃瀨閉著眼睛都能說出現在走到哪了,更別說方圓一百公尺以內幾乎所有店家都被他們倆吃遍無數次了。

到最後,兩人反而開始想念起以前常吃的家常菜了。青峰不太挑食,但意外地對自己喜歡的口味相當執著,在兩人都十分喜愛的店家搬到遙遠的北海道後,青峰雖然嘴上老是說晚餐隨便找一家解決,但其實總會下意識地和習慣的口味比較,而時常和青峰一同吃飯的黃瀨,久而久之自然就對青峰喜愛的口味有著相當程度的瞭解。

就是因為青峰隨口一句話想吃好吃的咖哩,黃瀨涼太才會一時興起地用one on one來打賭,儘管黃瀨第一次下廚的成果慘不忍睹,甚至連本人都有點不好意思地舉手表示還是叫外賣……青峰大輝還是很捧場地全部掃完了。
評價給得既毒舌又中肯,激起黃瀨不服輸的鬥志。


……所以黃瀨這傢伙,現在煮得這麼好吃還不是因為我嗎?
沒有我,他現在還能這麼悠然自在地下廚嗎?當初他煮得簡直是…只比五月好吃一點而已呀!

結果上次黃瀨煮咖哩,就算是煮的份量過多,卻還是堅持不分給自己。今天如果重蹈覆轍,大概也會把自己拒於千里之外,煮多了不會找人分著吃嗎?左右鄰居沒有熟到這種地步,至少還有樓下的自己呀!連這樣也不願意嗎?正悶著的青峰大輝,連一丁點能比喻為好心情的情緒都沒有。



飢餓感並未因青峰的煩惱而體貼地停止,仍舊源源不絕地湧上。青峰吃完一包洋芋片之後,悲切地發覺昨晚買回來的玩意兒根本無法止住飢餓。
但是一想到前幾回兩人只要談起咖哩就會莫名其妙地吵起來,青峰頓時又失去了開口的慾望。而不遠處的黃瀨不知道在摩蹭什麼,平常洗完澡總是歡快地左一句小青峰右一句小青峰,今天彷彿順著青峰的心情似地、保持著十分詭異的沉默。

詭譎的氣氛維持將近十分鐘,今日種種的際遇讓青峰覺得疲憊不堪,尤其現在微妙的安靜氣氛更是讓他毫無耐心。桃井曾經告誡自己好好思考後再行動,不要太過衝動行事。但是,對上黃瀨,如果不是迅速解決的話而是選擇長期抗戰,那可得有非常大的耐心才行,因為黃瀨如果真的生氣起來絕對是會牢牢記住的,最佳例子就是青峰至今再也沒吃過黃瀨的咖哩。

若論黃瀨涼太,還會有誰能比自己更瞭解那傢伙呢?

青峰大輝決定主動出擊,管他什麼時機,天時地利人和要自己創造。
反正下場也不過是、再一次無法嚐到黃瀨親手煮的咖哩罷了。


「喂,黃瀨——」



※※



當代表結束的鐘聲響起時,黃瀨終於忍不住地把上半身癱在桌上,即使如此還是努力撐起手臂和同學們說再見的模樣倒是逗樂不少人,大多數同學經過時都會帶著完笑的口吻好心慰問一番。身後重修這門課的同系學長也忍不住用筆戳了下黃瀨,用充滿揶揄和同情的口氣開口。

「嘿,學弟,還活著嗎?」

「……勉勉強強……」

「噗哈哈哈,學弟,實在很難想像你是球場上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呢……怎麼一點數學就把你擊倒了呢?」

「學長別拿我開玩笑了啦………教授真的教得好快,他說的是日文嗎…我覺得我好像聽到了不同世界的語言…」

「爭氣點呀,你們接下來還要出去比賽吧?你下次也是先發嗎?」

聽見籃球的問題,黃瀨總算有回復一點精神,語氣比起先前的無精打采還要多上興奮和期待。
「還不一定,教練還沒說呢,不過我們不會輸的!」

「保持這種精神就對啦!所以呢、」學長體貼地拍了下黃瀨的肩,「功課加油點啦!可別贏了比賽卻輸給期末考呀。」

「嗚…………」

對於黃瀨如此反差的回答,學長幾乎都要捧腹大笑了,但最後還是忍下笑意。
「唉,社團和功課兼顧真是困難呀。」話鋒一轉,「所以呢,看在你這麼認真的份上——」

黃瀨挑眉,撐起上半身轉過頭去,恰好對上學長不懷好意的雙眼,黃瀨頓時覺得接下來絕對不會有自己很喜歡的事情。

「——鏘鏘!就是由學長我帶你去聯誼啦!走啦走啦,今天下午,已經預約好咖哩餐廳囉,完美地回充你的精神力!」

黃瀨內心翻個不怎麼禮貌的白眼,但表面上還是維持和顏悅色,有鑑於光是看懂黑板上的算式就讓他頭昏眼花,更遑論還得補回之前因為出去比賽而請假的上課進度,黃瀨涼太只用三秒就立刻決定回絕這份好意。

而且,他對於外頭的咖哩興趣缺缺,咖哩這玩意兒可是醬汁呀,要優雅地吃著咖哩飯也太困難了,一個不小心就會吃到滿嘴咖哩,甚至不小心就會沾到衣服,在黃瀨的觀念裡頭,咖哩就是適合和熟人一同吃的料理。

現在光是想著籃球和課業以及拍攝工作就夠焦頭爛額了,黃瀨實在不覺得現下的體力和心情足以去面對聯誼的女孩子,更何況,前幾回之所以會參加聯誼,也都是因為總是和小青峰一同打球時被學長半強迫地要求答應。

無論學長如何勸導,黃瀨從未改變過初衷。趁著學長哀嚎著人數不夠時,黃瀨把桌上的文具用品一把抓進背包,飛也似地溜了。


經過兩堂宛如外星文一般的數學洗禮,黃瀨覺得現下肚子飢餓程度更甚以往。一邊拖著沉重的腳步,一邊思考著晚餐是否該去找青峰大輝一同解決,距離住處不遠的大街才剛有一家拉麵店開張。儘管幾天前黑子哲也皺著眉頭說這樣根本原地打轉,但是要說決定性的發展,黃瀨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走下一步,光是能維持住眼前的平衡就夠讓黃瀨竊喜了。

這樣不思進取的走一步算一步,總有一天會碰壁的吧。黃瀨忍不住苦笑。

方才學長提到的比賽先發也是,這幾天應該就要選出以及公布了。身體狀況要隨時調整好才行。無論如何都不想輸的決心,使黃瀨在心裡用力地給自己打氣。


「唉……總之,先回去好了。嗚哇,怎麼手機沒電了嗎……」此時才發現手機沒電,黃瀨慌張地按了半天,手機屏幕依然一片漆黑,黃瀨悻悻然地把手機收起,決定先回去住處。

「不知道小青峰吃了沒……」才想著是否該帶些餐點回去給青峰,下一秒黃瀨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大群男孩子,吵鬧的樣子看起來十分興奮,也有些是看起來穩重但是又忍不住期待的模樣,黃瀨不一會兒就瞄到方才力拚把自己拉去聯誼的學長,頓時明白這夥人是要去聯誼的。

接著,他看見青峰大輝。
高壯的身材和顯眼的膚色,怎麼也不可能認錯的。黃瀨的腳步一步也不能動似的,只能像是被釘住一般,帶著震驚、訝異以及混合一些連自己都不想明說的情緒,眼睜睜地看著青峰和一群人聯誼去了。

即使因為學長的存在讓黃瀨幾乎篤定是聯誼,甚至是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狀態下就偷偷尾隨,拚命說服或許是自己搞錯了,但在透過落地窗看見青峰一行人進去的餐廳坐著一排女孩子之後,黃瀨心中那微乎其微的可能終於被打碎了。
青峰被女孩子包圍的狀況幾乎是可想而知,餐廳外頭的黃瀨拳握了又鬆,鬆了又握。
「沒想到呢……小青峰竟然乖乖去聯誼了。」
總會有遇見死胡同的一天,只是沒想到這麼早碰到而已。
黃瀨後來回家時,腦中始終迴響著黑子所告訴自己的、那句『其實是毫無進展』的告誡。



老是抱著僥倖的心態,難怪只是原地打轉,小青峰是正常的男人,哪有可能會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呢?不如說今天所見的,才是很正常的吧,以往自己和小青峰一同去聯誼時,也總是因為自己會拉著青峰離開去打籃球,但是,如果有一天,在他心中,和黃瀨涼太打籃球不復以往重要呢?

此時此刻,黃瀨這才發現,雖然自己先前對黑子說不想輸,但現在的自己充其量只是不想放棄罷了,像個任性的小孩子死死抓著喜愛的物品,不管怎樣都不希望離開。

如果不想輸,就得有死都要贏的決心。下苦功和堅持,談戀愛和打籃球雖然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卻有著差不多的道理,對黃瀨而言,想要勝利就是要拿分,只有主動出擊和想要勝利的慾望才能劈開一條通往勝利的道路。

心中原先模糊的計畫逐漸成形,黃瀨長呼一口氣,決定同時要填飽肚子以及主動出擊。
說到料理和青峰大輝,能夠一次解決的也只有那個吧——!
「好!我要展現我的魅力!身為籃球手和模特的黃瀨涼太要進攻囉——!」



結果,原先想像中帥氣又自在的場景並未發生,現實是殘酷的。黃瀨興沖沖地買了食材,一時興奮就買了多於兩人份量的食材,導致自己拖著疲倦的身軀提兩大袋回住處,咖哩煮太多也就罷了,黃瀨還一不小心打翻,雖然及時接起所以所浪費掉的咖哩並不多,但災情都集中在身上的白色襯衫上,讓黃瀨簡直哭笑不得。
既然咖哩都準備好了,黃瀨心想那就先洗澡好了,雖然熱水器故障,但是洗冷水也行,沒想到卻連水管都壞了,黃瀨瞪著鏡子中帶著大片咖哩汙漬的自己只感到欲哭無淚。

抱著絕望的心情想著去敲看看樓下的門,或許青峰已經從聯誼回來了。沒想到,黃瀨一開門,就看見青峰像是散步一般地悠哉朝向自己揮手。

太可惡了,總是能在自己最苦惱時以毫無畏懼的姿態出現,怎麼會如此帥氣呢?明明是個籃球笨蛋。
被青峰領著、乖乖跟在後頭的黃瀨看著前方的高大背影懊惱著。

結果,到了青峰住處的浴室,當蓮蓬頭的熱水傾瀉而下,溫熱的水氣瀰漫四周時,黃瀨起初的決心已經有些動搖了。預想中的瀟灑端著咖哩請青峰吃的計畫,從黃瀨請求青峰借自己浴室開始就已經不管用了。

「……怎麼看都會覺得很狼狽吧。」就算洗好澡走出去,義正嚴詞地請青峰吃咖哩,然後說我們從前的吵架一筆勾銷,還要把上回的香蕉牛奶的帳順便算清楚,最後跟小青峰下戰書……怎麼想都覺得,一點都不帥呀!比起先前腦中的帥氣場景,現在這樣反而顯得滑稽。

怎麼最丟臉的事情都是小青峰看見呢?黃瀨忍不住把臉埋進掌中,任著熱水從頭頂噴灑,延著身體曲線流下。
即使再怎麼苦惱,黃瀨也知道這樣踟躕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直到他踏出浴室,都在認真思考該怎麼晚回這一切。知道自己腦筋不是這麼靈活,尤其是碰到喜歡的人就會像是打死結一樣,越繞越緊,黃瀨邊在心中哀嚎自己過去對待女孩子的八面玲瓏經驗全都不管用了,邊擦著頭髮慢吞吞地靠近青峰。

所謂的主動出擊到底是該怎麼辦才比較恰當?黃瀨糾結著該不該開口,而且此時猛然想起,或許青峰在聯誼時早已吃飽,如果真是這樣,那鍋主動出擊的咖哩該怎麼辦?

想太多反而礙手礙腳,比起原地打轉,黃瀨更寧可衝出去一決死戰。抱著豁出去的想法,黃瀨深呼吸一口氣,並暗自希望青峰不要覺得莫名其妙,畢竟自己會主動煮咖哩給對方吃可是少之又少的情況嘛。


「那個,小青峰——」







同時出聲的青峰和黃瀨一愣,氣氛再次回到詭異的沉默,沒多久後兩人又按捺不住似地再次開口。
「小青峰你先說好了——」
「黃瀨你先說啦——」

這樣互相推拖在彼此之間並不常見,黃瀨自覺這樣下去只會陷入無限循環,而且,從剛才開始,他就可以感受到青峰似乎有著微妙的不爽,雖然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借浴室太過頻繁亦或是咖哩的緣故,黃瀨還是決定搶先青峰一步開口。畢竟,如果真的是因為前者,假如先讓青峰開口抱怨自己借浴室太煩人,可能自己接下來預計要說的話和原先的決心都會一點一滴流失吧。

縱然連自己也忘記當初是為何吵起來,但是,他們兩人就是這樣,老是因為一些雞皮蒜毛的小事吵起來,轉個方向思考,每次都會因為咖哩而開始的吵架,不就像平常兩人會因為訓練完誰要先使用淋浴設備一樣程度的拌嘴嗎?

而且,因為小青峰才開始學的料理,每次完成時,最想一同分享的人也是小青峰。

黃瀨小小地深呼吸一口氣,慎重地開口。「小青峰,我剛才煮好咖哩……你……要吃嗎?」
青峰那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讓黃瀨好氣又好笑,倒是舒緩不少緊張的心情。
「小青峰?你倒是說點話呀。」

青峰大輝搔搔頭,以不可置信的口吻喃喃低語,「哇,沒想到……」

「有這麼不可思議嗎?」黃瀨苦笑,但轉念又想,自己先前和青峰的確是只要提到咖哩就會莫名其妙開始吵架,以至於自己到最後根本也很少煮咖哩,這樣看來,現在的發展的確是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也是啦……之前老是因為咖哩和小青峰吵架…」黃瀨頓了下,花了兩秒鐘準備讓自己一股氣說完,「雖然我完全不記得我們是為什麼吵架啦,但是,一個人吃咖哩真的很無聊呢……所以,小青峰,我們和好吧。」


心跳如擂鼓聲,黃瀨彷彿在一片寂靜中聽見那源自於自己左胸、急速的節拍。

一陣沉默之後,黃瀨仍舊沒等到青峰的回答,青峰疑似欲言又止的模樣讓黃瀨格外擔心。

「小青峰……你不願意和好嗎?還是不想吃咖哩?欸,難道是我借浴室太多次讓你覺得很煩嗎?不、不然,我請你吃咖哩——」


沒想到的是,青峰擺擺手,示意黃瀨完全不是他說的那回事。
完全沒理會因為沒收到任何回應而慌張的黃瀨,青峰自顧自地把臉埋入掌中,掌心能感受到臉頰逐漸上生的溫度。就算黃瀨沒查覺到也絕對不能讓這傢伙看到這麼丟臉的一刻,抱著如此心情的青峰卻還是忍不住嘴角上揚,小小聲地自言自語。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心電感應呀……黃瀨那傢伙也太可愛了吧……」










TBC.

命運峰出現.....(喂)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8 | TOP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6>>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27-49a1c0c4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