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 (Wed)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9

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青黃



大概是因為今天一早就和青峰約好練習結束後還要one on one,外加從自主訓練十分順利,讓自己一時亢奮到鬆懈,否則,怎麼可能會被森山前輩硬是抓過來找小青峰呢?
黃瀨皺起眉尖,有苦說不出的感受只能讓他無奈地嘆氣。

早晨的自主訓練結束後,和青峰不同,黃瀨上午還有兩堂課。告別青峰後,黃瀨顧不得形象,開始全力奔跑。因為太過專注於籃球而遲到的理由說出口大概會被狠狠斥責,教授對於遲到和翹課的學生向來不留情面,黃瀨暗暗在心中祈禱,只希望自己至少還有機會能從後門溜進去找到座位。

等到黃瀨氣喘吁吁地抵達教室外頭時,代表上課的鐘聲已經結束了起碼五分鐘。黃瀨探頭看進去,教授在台上正說得口沫橫飛,底下學生有的振筆疾書、也有的已經睡得東倒西歪,評估了下狀況,最後決定從後門溜進去,儘管看似座無虛席,但總比翹課被教授發現並且留下記錄還要好一點。

雖然順利從後門進去了,但是卻找不到座位,黃瀨只好壓低身子儘量往前。縱然許多女孩子立刻收起占住位置的包包,示意可以坐她們旁邊,但黃瀨還是微笑婉拒了好意。

直到黃瀨絕望地思考起坐第一排會被教授盯上的可能性、放棄思考地慢慢走向前頭時,忽然有人拉住他。伸出援手的正是森山前輩,黃瀨直呼得救了並順勢坐在前輩旁。
那兩堂課大概是黃瀨所接受過最讓他匪夷所思的照顧了,時不時問要不要喝水、甚至是打包票和黃瀨說如果功課有不懂的可以來問前輩,黃瀨那時只在心裡吐槽前輩的理科也沒多好呀,但還是連連點頭應允。
最讓黃瀨起疑的,大概是森山前輩一如既往地掃過教室裡所有女孩子之後,卻說出他今天沒打算去搭訕的話語吧。黃瀨那時差點把正在喝的水噴出口;這可是森山前輩耶!那個從海常時期就對交女朋友毫不氣餒的森山前輩,今天竟然沒打算去搭訕?黃瀨狐疑地盯著身旁的森山前輩,這才隱約升起有一大波麻煩到來的預感。


果然,兩堂課結束後,森山拉著黃瀨去吃午餐,無比鄭重地宣布了一件大事情。

「上星期,我認識一個女孩子,她絕對是我的真命天女。」森山啜了口咖啡,嚴肅的眼神讓黃瀨也不禁正襟危坐起來,「所以,我決定要告白了。」

黃瀨一愣,雖然不知道前輩口中的『她』是誰,但前輩那一副準備豁出去的氣魄讓黃瀨決定還是先點頭贊同比較適當。
「那、呃,恭喜前輩了?」

「你這傻瓜,現在恭喜什麼呀。」森山輕哼了一聲,黃瀨決定把對於前輩志得意滿的模樣的吐槽吞回肚子裡,「我說,黃瀨呀,我是你的前輩對吧。」

「嗯,是呀。」

「我們兩個關係挺好的吧,不過比不上你和青峰啦。」

黃瀨露出苦笑,「前輩是在比較什麼呀,我和小青峰就是朋友而已,森山前輩照顧我這麼多,我當然很尊敬前輩呀。」

「那好,前輩現在急需幫忙,你願意幫忙嗎?」


「好呀——……欸?」





森山前輩從以前到現在都十分照顧自己,雖然行為有些古怪,但其實骨子裡是個非常好的人,打從海常時期就受到不少照顧,現在又就讀同一所大學,如此多年的緣分累積下來,黃瀨自然格外敬重他。

但這並不代表,黃瀨會十分樂意答應森山去把青峰大輝拉進來淌渾水。

三對三聯誼。黃瀨真不知道該如何向青峰開口,更不想聽到青峰除了拒絕之外的答案,但是青峰根本不會拒絕,一來是如果森山前輩親自出馬去說服,雖然大家老是說青峰大輝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桀傲不馴,但其實青峰對於長輩應有的禮貌和尊敬還是有的;二來是,森山前輩一直強調,其中一個女孩子很符合青峰的喜好。


黃瀨根本顧不得森山前輩對於心儀的女孩子有多傾心,他只知道,如果讓小青峰參一腳,這場三對三聯誼會直接湊成兩對情侶的可能性便大幅增加。

光是想想就讓黃瀨頭皮發麻,讓他不用花上多少時間立刻回絕掉森山前輩所提出的意見,心底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上黃瀨很清楚地明白這股情緒是忌妒。

尤其上一次目睹了青峰在聯誼上被女孩子包圍,讓黃瀨十分清楚現在的自己是因為熱愛籃球、同時也身為青峰從國中就認識的朋友,所以才能在青峰身旁這麼久。

因為一直待在認為是無人可及的地位,所以才會逃避真正該去做的事情。
既然現在明白了,忌妒也好、難受也好,總要跨出一步才能前進。


黃瀨握緊拳頭,開口喚住了森山。

「其實,就算今天森山前輩沒有在課堂上幫我,我也還是很樂意幫前輩的忙。」黃瀨停頓了一會兒,露出不知道該如何完整表達意思卻又不會傷害前輩的猶豫表情,最後下定決心般十分堅決地開口:「但是不能把小青峰拉進來,我一個人就可以幫忙前輩順利告白!」

在旁換衣服準備開始進行訓練的森山前輩不以為然地擺擺手,「黃瀨,放心吧,等會兒我去找青峰談談就行了!別小看前輩呀!」


「不!等等,森山前輩,不用和小青峰說——」
「和我說什麼呀?」

黃瀨驀地安靜下來,對上青峰的目光時有些欲言又止。
森山自然樂得開懷,連忙把手搭上青峰肩膀,對著還是大惑不解的後輩燦笑:「啊,青峰你來得正好,我有事情需要你幫忙呀。」

青峰挑眉,疑惑的眼神投向黃瀨時,黃瀨那拚命搖頭的模樣像是用盡全身氣力般地暗示自己一定要拒絕,讓青峰忍俊不禁。但基於禮貌和好奇心,青峰撓頭後微微頷首,「呃……前輩是要我幫什麼呀?」


黃瀨簡直急得要跳腳了,打算上前去拉開森山前輩和青峰時,卻又被外頭的教練喊住。

當黃瀨急急忙忙再回去更衣室時,青峰已經從一開始無法進入狀況的呆愣,轉變成現下眼前和森山前輩聊得十分開懷的模樣了,和樂融融的氛圍讓黃瀨徹底放棄。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啦。
黃瀨自暴自棄地抱著投降心態拖著腳步走出更衣室,但是,如果他有稍微留心青峰的話,大概會發現從匆忙地踏入更衣室開始,青峰的眼神就從未離開過黃瀨。







老實說,青峰一開始聽到三對三聯誼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拒絕。上次沒有黃瀨的聯誼對於青峰來說實在不能算是一次歡樂的經驗,甚至讓青峰打定主意,黃瀨涼太大概就是目前為止最適合自己的人,任何女孩子都不在自己的交往考慮範圍內。

但是眼前的人不但是前輩,還是黃瀨在海常就讀時就十分照顧他的籃球部前輩。如果太隨便拒絕,大概會被黃瀨狠狠地念一頓,但是一回想到黃瀨方才的反應又讓青峰困惑起來。如果真的是非自己不可的幫忙,那黃瀨應該會抓著自己、連拒絕的權利都不給予就直接答應,到底為什麼黃瀨要拚命要自己拒絕呢?
不到幾秒的猶豫,被森山解讀成快要答應之前的動搖。

「青峰,我知道你在猶豫什麼啦。」森山露出得意的笑容。「之所以三對三是想說團體約會比較可以讓她放下戒心嘛,放心,我知道其中一個身材很好喔。」
青峰仍舊鎖著眉頭,看似考慮的模樣讓森山更覺得大有機會,決定乘勝追擊。


「身材很好的就交給你,然後另外一個就交給黃瀨,你們只要支開那兩個女孩子就好了,剩下的就是告白啦!」
「………黃瀨?」

森山點頭,「對呀,黃瀨還說不用你來,他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兩個女孩子了喔。」

青峰忽然覺得有股無名的怒火從心底竄起,不需要多少時間就讓他火冒三丈,對於這股情緒尚不知曉該如何解釋,但青峰很清楚地明白,這場約會如果只讓黃瀨一個人去應付兩個女孩子,是自己最不樂見的情況。光是想像兩個女孩子和黃瀨有說有笑,青峰就覺得莫名難受和不爽。

放黃瀨一個人去聯誼,搞不好最後前輩沒告白成功,換黃瀨有交往對象了怎麼辦?雖然對前輩十分抱歉,不過這個結論真的是太容易就可以想像出來,青峰的腦袋從沒在籃球以外的事情如此高速運轉過。

最後,青峰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氣勢回答森山前輩。

「前輩,我答應幫忙。」

對於森山前輩開心地不斷說著我有兩個好後輩呀等稱讚完全左耳進右耳出,青峰的腦袋並未因答應幫忙前輩而鬆懈,相反地,仍然維持高速運轉。

黃瀨很有人氣這件事情他很早就知道了,在帝光認識他的時候,就有一群女孩子願意每天跑到體育館只為了看他一眼,但相反的,中學時黃瀨和男孩子相處並未算是相當好,可能是因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自信和傲氣,導致同齡的男孩子甚少和他有深入的交流。

所以在那個時候,黃瀨會這麼喜歡帝光籃球部的主力隊員、也就是後來被大家喚作『奇蹟的世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心高氣傲的黃瀨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追著自己要求one on one,而且對於部員的玩笑都可以一笑略之,這大概都可以視作黃瀨對於認可的人是非常大方的證據。

後來,黃瀨隨著年紀增長,也逐漸掌握了一些社交技巧,現在就算青峰經過他上課的教室,也不會再看到只有女孩子圍繞著他的畫面了,取而代之的是,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會笑著和他打招呼、甚至是開玩笑,黃瀨都能夠用輕鬆且幽默的話語把氣氛帶向愉快。


但是,大概也只有青峰知道,黃瀨死心眼的程度也不是任何人能輕易比擬出來的。只要是認可的人,都會給予幾乎無條件的相信。

今天森山前輩說黃瀨會幫忙時,青峰的腦中立刻跳出結論:那傢伙八成是連要求幫什麼忙都沒問就直接答應,不然以黃瀨的個性,與其去聯誼,不如去打籃球還比較實際。

所以,目標是破壞黃瀨的聯誼!但是還要顧及到前輩的告白計畫,也不能做出損害黃瀨人氣的事情,畢竟那傢伙是靠這行吃飯的,而且自己也不是什麼心胸狹隘的人,只是太過火的互動要及時跳出來潑冷水罷了。
雖然自己一點都不擅長這種事情,也不喜歡聯誼,但一想到黃瀨可能會被兩個女孩子包圍著,青峰還是覺得有必要親自出馬一趟。

暗自下了決心,青峰嘆口長氣,再次覺得模特真是一個非常難搞的職業。







比賽即將來臨,困難度加大且份量加重的訓練讓青峰和黃瀨累到沒有多餘心思去設想到時候的聯誼該怎麼應對,青峰仰躺在木地板上大口地喘著氣,身旁的黃瀨靠著牆安靜地喝著水,青峰側頭就可以看見他的喉結因為不斷吞嚥水而上下滾動,青峰有點痛苦地坐起身子來。
和上回一樣的感覺,口乾舌燥,全身躁動。

青峰真覺得自己像是個青春期情竇初開的小孩子。

在青峰用力地拍打自己的臉頰試圖醒神時,脖子倏地感受到一陣冰涼,讓青峰忍不住打個哆嗦。

「哈!小青峰抖了一下,被嚇到了喔?」

「誰被嚇到了呀,別隨便拿水來冰別人啦,黃瀨。」

「好啦——」看著青峰有別於平常、現下只能用有氣無力來形容的嗓音,黃瀨聳聳肩決定不花費珍貴的體力和正躺在地上的人拌嘴,順手把瓶蓋扭開,把水瓶遞到青峰眼前。

「嘿,賠罪禮,喝水吧。都幫你把瓶蓋轉開了喔。」


「……謝謝。」青峰接下水瓶,看著頭頂的燈光透過水瓶折射出去,清澈透明的水的確舒緩了口乾舌燥的問題,黃瀨的這個動作也順帶安撫了全身躁動,青峰帶著微妙的心情和好奇心開口發問:「……你怎麼知道我想喝水呀?」

「欸?」黃瀨歪頭想了會兒,口裡喃喃自語著突然這麼問我也不知道,然後恍然大悟地回答:「每次你想和我借水喝的時候,就是這種表情呀。」

目送著黃瀨被教練喊去,青峰把目光放回手上這瓶水,幾乎算是鐵青著臉、安靜地把水喝完。

……原來那傢伙都有在好好地看著自己呀。
雖然這樣想有點失禮,不過青峰也的確想過、或許黃瀨真的是因為籃球才會牢牢地緊追自己不放。當初在帝光時,黃瀨就是因為憧憬自己的籃球才加入的,雖然高中曾經放棄憧憬,但因為從沒真正贏過自己,最後還是又回到時常one on one的狀態了。

青峰一直以為,黃瀨涼太的目光會牢牢盯著的、只有自己手上的籃球而已。他不知道這樣算是最好還是最慘,反正自己是個籃球笨蛋的事實人盡皆知,要他放棄籃球暫且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持續比黃瀨強,黃瀨那傢伙就不可能把目光放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身上。

可是,事實證明並非青峰所想。
手上的水瓶彷彿隨著體育館逐漸高升的溫度而燙手起來,打從心底覺得不好意思和開心的情緒交織在一起。
——也就是說,自己每次因為那傢伙而感到口乾舌燥時,黃瀨都把自己當成因為運動所以口渴了。
而且還把自己因為蠢蠢欲動而產生的失態盡收眼底,牢牢記在心中。


怎麼辦,有點開心呀……這下更不可能把那傢伙讓給那些來聯誼的女孩子了。
打定主意的青峰,邁開堅定的步伐朝向正在練球的黃瀨走去。


好不容易撐到訓練結束,教練宣布解散的瞬間,幾乎所有部員都發出類似野獸的嚎叫聲。除了立刻抱著一顆籃球朝著青峰衝過去、用著精神飽滿的嗓音大喊的黃瀨。

「小青峰!」

「啊?幹嘛?」

「什麼呀,小青峰忘記了嗎?說好要one on one的喔!」黃瀨抗議似地鼓起臉頰,把橘橙色的籃球舉至胸口。

不過青峰大輝的目光卻是鎖定在另一個地方。
感覺超好摸的呀……到底揉起來是什麼感覺呀——抱持著這個疑惑,下一秒青峰就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能一手掌握籃球的大掌毫不間斷地來回揉著黃瀨的金黃色頭髮,說也奇怪,雖然才剛訓練結束,黃瀨的頭髮卻沒有因為汗水而濕黏,一點也不妨礙青峰愈發享受此等柔軟的觸感。

「呃?欸?啊——小青峰住手啦——別揉了啦!快點去one on one啦!」

「噢,等等,再讓我揉幾下。」

「欸?小青峰?你今天是怎麼了嗎?去打球啦——」

「好啦,我再揉一下就好了,再一下!」

「喂!」






TBC.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10 | TOP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8>>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29-4e3fb95f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