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7 (Sat)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10

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青黃







基於森山前輩自信滿滿並聲稱有完備計畫,而比賽將近,各懷心思的青峰和黃瀨都表示不應該拖太久,於是三人決定速戰速決。

事情說起來總是很簡單,實行才會知道困難重重。


當三位女孩子一字排開,其中兩位笑臉盈盈地望著自己和身旁的青峰時,這種時候才真的感受到什麼是壓力。不只如此,黃瀨還瞄到其中一位的胸前相當……符合青峰的審美觀,而芒刺在背的感受更讓黃瀨決心刻意忽略另一位女孩子緊緊鎖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看著森山前輩一入餐廳就直接抓著學姐聊天,只對著自己和青峰比個大拇指表示計畫開始,黃瀨開始覺得有點胃疼。

和平常的聯誼不同,這次不能半途開溜,至少要撐到前輩告白才行。如果是只有自己來面對這兩位女孩子的話就容易多了,黃瀨暗暗在心裡長嘆一口氣,不是他自吹自擂,從就讀帝光時就開始累積到現在的經驗值可不容小覷,按平常這種無法推掉的聯誼邀約,大概可以用八面玲瓏來形容黃瀨在聯誼上的表現吧。

可是今天不一樣,黃瀨偷偷瞥了眼身後的青峰,青峰面無表情,完全看不出在想些什麼。大概就是因為只要碰到自己不太有興趣的事情就會面無表情的習慣,所以很多女孩子雖然對青峰有興趣,卻因此不敢上前搭訕聊天。

黃瀨很清楚今天自己和青峰現在應該要主動和女孩子們聊天,隨便一個話題也好,只要開啟話匣子,接下來就順利多了。不是有一句話這麼說的嗎?萬事起頭難,只要過了一開始的檻,後面就會順利多了。


暗暗在心裡嘆氣,黃瀨像是開啟工作模式般地綻開笑容。


「嗚哇!真的是黃瀨君!本人耶!我一直一直都有買雜誌喔!本人超帥的!」
「黃瀨君和…青峰君嗎?你們好。」

胸前十分符合青峰審美觀的女孩十分冷靜且有禮貌,相反的,另一位女孩則是毫不在意地大膽把目光直接鎖定在自己身上。雖然碰上因為自己的身分而感到興趣的女孩子是常有的事情,但一想到現在是必須認真地與青峰大輝和其他女孩子聯誼,黃瀨就覺得格外彆扭和不知所措。

總之,先一邊輕鬆地聊天,一邊點餐吧。
抱著這個念頭的黃瀨翻著菜單,正漫不經心地翻閱菜單,同時思考著用甜點當作話題開始聊天或許不錯時,身旁的青峰用手肘頂了他一下,和青峰對上眼的時候,和方才完全毫無興趣的無聊表情完全不同,青峰咧開嘴,神色裡帶著興味昂然,黃瀨順著青峰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是菜單上的義大利麵。

不等黃瀨投以疑惑的眼神,青峰便率先用嘴型,一個字一個字地無聲傳遞意思給黃瀨。
雖然悄無聲息,黃瀨卻瞬間明瞭青峰所要傳達的意思,忍不住趁兩位女孩子仍然研究著菜單時,在視線死角稍微用力地用手肘頂了一下青峰的腰部。

「欸,很痛耶!」

「哪有人會在吃之前指著義大利面說蚯蚓的!是小青峰的錯!我要是等會兒吃不下,你的餐點就歸我了!」

「哪有人這樣的呀?是說從帝光開始就怕蚯蚓到現在也挺不容易的呀黃瀨……欸!痛!」

「下次我要在咖哩裡頭放苦瓜!」

「喂!你敢!」


雖然兩人都有刻意壓低音量,但因為爭執而不自覺升高的嗓音還是引來女孩子的注意。黃瀨抬頭尷尬地對著她們笑了下,兩位女孩眨眨眼,把臉掩在菜單後方,發出噗哧一聲的笑聲。

黃瀨回頭瞪了一眼青峰,青峰絲毫不在意似地瀏覽著手上的菜單,彷彿罪魁禍首壓根無關於他。
直到料理紛紛上桌,四個人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起來。嚴格來說是黃瀨和兩位女孩子,青峰大多是回以嗯或者喔等等單音節的詞彙,彷彿非到必要絕不開口。

偷瞄到青峰似乎因為過於無聊而打了哈欠,黃瀨忽然覺得從入餐廳以來,一直懸著的心悄悄放下了。


「吶,人家想和黃瀨君單獨聊聊天嘛。」

「欸……欸?」

對面那位自稱是黃瀨超級粉絲的女孩,手捧著臉頰,半分也不掩飾地直接顯露出對於黃瀨的濃厚興趣,雀躍的嗓音傳到黃瀨腦中只剩下困擾。

「今天就是來和大家聊天的嘛,要是只有我和你一對一談話,那這樣不就太可惜了嗎?」試圖委婉拒絕的黃瀨綻開笑容。

「哎呀,就一下下嘛!」女孩雙手合十,俏皮地眨眼,「而且當初也說可以一對一的呀。」


黃瀨狐疑地看向青峰,青峰嘀咕了會兒,這才向黃瀨靠近並壓低音量:「沒事,交給我。」

在黃瀨還沒反應過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時,青峰站起身子,露出像是野獸般猙獰的表情,並以低沉的嗓音說:「你要一對一就和我好了,反正差不多。」還沒來得及收到拒絕或者同意,青峰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著女孩子到隔壁桌了。


一切發生的太過迅速且突然,黃瀨只能傻愣在那邊,耳旁彷彿還迴響著青峰大輝那句低沉好聽且可靠的『交給我』。


對面有禮貌且符合青峰審美觀的女孩,安靜地啜了口飲料。
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的黃瀨狼狽地再度提起嘴角,有些尷尬地小聲說抱歉。


「果然呢。」

「嗯?」

「傳聞不假。」女孩露出微笑,溫軟的嗓音讓人慢慢冷靜下來,「黃瀨君和青峰君的緋聞。」


「欸?」







青峰大輝焦躁無比地喝著玻璃杯中的飲料,冰涼卻過於甜膩的口感讓他不自覺地又加深了眉間的皺摺,對於眼前杏眼圓睜的女孩子接下來該說些什麼毫無頭緒。
但是,青峰只知道,這種時候如果再讓黃瀨一個人擔著,是絕對不可以容許的事情。


雖然森山前輩之前有跟他叮囑過可能會發展成一對一約會並要他告知黃瀨,但是青峰那時壓根沒打算讓局面變成一對一,說得確切點,就是青峰大輝老早就決定好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會讓任何對黃瀨有意思的女孩子和黃瀨單獨相處。當然,相反過來也是。

如果有黃瀨喜歡的女孩子出現,自己就會忍耐並且默默地挺著自家哥兒們去勇敢追求愛?哈,真要這麼做的前提也要自己已經告白而且被拒絕才行呀!在希望尚未完全泯滅之前,青峰可不打算讓出黃瀨身旁待最久的位置。


聯誼比想像中的還要無聊,餐廳的料理並不是非常合胃口,青峰幾乎全程用左手撐著臉頰,聽著黃瀨和兩位女孩子的談話,偶爾黃瀨的手肘頂了自己一下,青峰才會懶洋洋地回應。除此之外,青峰幾乎都是保持沉默,不時用叉子撥弄著餐盤上的青菜,覺得無聊的時候就壓低嗓音說幾句話去逗逗黃瀨,炸毛但又礙於女孩子在場、為了保持形象而只能低吼反擊的黃瀨讓青峰感到新鮮有趣,大概是這場聯誼意料之外的最大收穫了吧。

青峰承認,看見兩位女孩子第一個跳到腦海中的想法還是胸,但接下來,危機意識就因為那位自稱黃瀨超級粉絲的女孩而一下子拉高許多。


那個很安靜的女生不構成威脅,很好。
這樣就只剩下眼前這位喋喋不休、自稱黃瀨粉絲的女孩子了。

大多數倚賴直覺行動的青峰,這次也毫無懸念地在那位粉絲提到想單獨聊天時,立刻直起身子然後冷冷地丟下一句話就和這位超級粉絲來到隔壁桌。

這種時候或許該學黃瀨一樣隨意地說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但比起考慮這個,青峰更加在意原先自己所坐的那桌和此時似乎正開心地和黃瀨聊天的女孩子,以及因為背對青峰而無法看到表情的黃瀨,對於女孩所說的話題感到十分有興趣而稍微前傾著身子以聽清楚。


啊,不會吧?

難道敵人搞錯了?該不會那傢伙喜歡的是那一型吧?

青峰快速在腦中回想一次以往黃瀨和自己聊天所提過的女孩子,但想了半天,青峰發現他還真的不知道黃瀨喜歡哪種類型的女孩子,如果是黃瀨喜歡的籃球隊伍和戰術,青峰倒是一清二楚,簡直到了要倒背如流的程度了。


正當青峰絞盡腦汁時,那位自稱是超級粉絲的女孩子手捧著臉頰,百般無聊地用吸管攪了會兒飲料,毫無語調的口吻像是說著一件很平常又很無趣的事情。

「原來是真的呀,你和黃瀨君。」

「啊?」


女孩對於青峰大輝絲毫不感興趣,且對此也不加掩飾地直接把注意力放在她微卷的髮尾上頭,只是用稀鬆平常的語氣回了句:「大家都在說喔,你和黃瀨君同居。」


青峰更糊塗了,到底是從哪邊開始有這種亂七八糟的傳言啦?要是真的住在一起,他還需要這樣每天挖空心思只為了留黃瀨過夜嗎?

明明只是下樓借浴室罷了,到底是怎麼被加油添醋成這樣了呢?而且,兩個大男人同居是有什麼好稀奇古怪的呀?


女孩瞥了青峰一眼,低頭喃喃自語著我就知道,這更讓青峰覺得摸不著頭緒了,正當青峰想發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時,那位自稱是超級粉絲的女孩突然用力地拍了下桌子。



「既然在和黃瀨君談戀愛,你們還出來聯誼幹嘛呀!」



在接下來的一長串碎念中,不外乎是說一些既然戀愛了就要好好對待黃瀨君呀等等的發言,同時還甩出一堆上頭有著黃瀨照片的周邊以證明所愛之深,讓青峰忍不住覺得自己好像是在電影和漫畫裡頭那些面對女友老媽的男人。


但重點根本不是這個,超級粉絲女孩一口氣說了很多,從那一大串的激烈宣言中,當青峰聽見『和黃瀨君談戀愛要幸福喔,不幸福就揍你。』這句話時,差一點點就要開口回答——




——廢話,當然會幸福。
但也要有真的和黃瀨交往才行呀!







兩人踏上歸途時,夜幕低垂,路燈昏黃的燈光把兩人的影子拉得又長又細。
兩人各懷心思,從踏出餐廳一同和前輩說再見後,彷彿時間就此凝固,再也沒人想先開口打破這凝滯的氣氛。

森山前輩並沒有告白成功。

這句話似乎稀鬆平常,連森山前輩都笑著自嘲。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聯誼真的是森山花費心思去計畫的。雖然平時追女孩子的行為大多失敗,但是森山前輩從沒有這麼大陣仗地準備過,大概就是因為連青峰都拖下水,黃瀨隱隱約約覺得這次行動大概真的是不簡單。

可是失敗了。
黃瀨有些失神地回想著當時分離前,森山前輩和以往相比有些寂寞的笑容,語氣卻意外灑脫地說著『很早就知道這次不會成功。不過下次一定可以!』


既然百分之百知道會失敗,那又為何要去做呢?

一瞬間聯想到自己那充滿未知可能的告白計畫,黃瀨忍不住轉頭盯著若有所思的青峰。

雖然曾經向黑子說過已經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了,但是今天親眼目睹了森山前輩的告白被拒絕,以及前輩甚少露出的孤單神情,黃瀨這才恍然大悟,或許自己真的從沒做好心理準備。

就像當時尾隨青峰、眼睜睜看他進去餐廳參加聯誼一樣,那種彷彿被雷劈到、全身上下都動彈不得的感受再一次讓黃瀨覺得難受。


就算會輸,還是不打算放棄。
可是,一定會輸的戰役,還值得去打嗎?
主動出擊,搶得先機,之後又該怎麼走呢?


「欸,黃瀨。」

直到青峰的呼喚把黃瀨的心思拉回來,黃瀨愣了一會兒才回應。

「嗯?」

「肚子餓了呀。」

「餓?剛才你沒吃飽嗎?」

「是有吃啦……但是義大利麵實在填不飽肚子呀。」

「那你想吃什麼?拉麵?還是漢堡?上回新開幕一家拉麵店都還沒去吃過,不如……」

「……咖哩。」

「啊?」

「我想吃你煮的咖哩。」青峰稍微僵硬和刻意加大的步伐,在在顯示他的不自在。說實話,這個要求確實讓黃瀨呆愣了一會兒。


但是,還來不及思考為何和吐槽看不出你有這麼喜歡咖哩,黃瀨就立刻決定要煮了。


「……要全部吃完喔。」

聽到黃瀨這句回覆,青峰轉過身的表情充滿喜悅和雀躍,若要黃瀨形容的話,大概就像是一手抓著最喜歡的蟬和小龍蝦向大家炫耀的那種驕傲又開心的神情,真的是很容易看穿呢,黃瀨忍不住笑意地想著。但是如果在這時取笑的話,大概接下來又會回到像先前一樣因為咖哩而開始吵架。

不過黃瀨還是決定來一點小小的逆襲。


「啊,不過我這次要加苦瓜,記得吃下去,不准剩喔。」

「喂!你這傢伙!竟然記仇到現在!」


雖然盡是幼稚的對話和拌嘴,但仍舊可以看得出來青峰是真的很開心自己能夠答應他煮咖哩。

黃瀨忽然覺得鼻酸,他想,自己是真的喜歡眼前這個男人,就算告白失敗也還是會喜歡。森山前輩為了喜歡的人準備一連串的計畫並沒有錯,只是,前輩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告白和追逐,自己卻是一次告白定生死。
一想到青峰有可能因為告白而畏懼,而且再也不和自己接觸,黃瀨就會覺得痛苦。

但是,光是看見青峰現在因為自己答應煮咖哩的笑容,黃瀨就會把那些煩惱拋至腦後並忍不住雀躍起來,彷彿被感染到那股單純且歡樂的氣息。

大家都說,要抓住一個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不知道這句話可以不可以套到自己和青峰身上呢?黃瀨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跟上青峰放緩的腳步,在原先應該要左轉回家的路口,兩人毫不猶豫地向右直走前往超市買食材。






TBC.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11 | TOP | 青黃|The Kiss Behind The Left Ear. 09>>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31-1b2ac6a5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