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1 (Wed) 青黃|世界第一純情火鍋物語(試閱)

預計完整篇章收錄於2015.2.14的青黃only新刊《世界第一純情火鍋物語》
建議先看過這篇豬血糕青峰×蛋餃黃瀨→《愛的翻滾再翻滾》

擁有前世身為豬血糕記憶的青峰大輝×尚未想起前世的黃瀨涼太。
帝光青黃






青峰大輝從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有多麼與眾不同,這並非指關於籃球的天賦抑或是直覺,而是他擁有前世的記憶。
但是擁有那種玩意兒有什麼了不起?對青峰大輝來說,這還遠遠比不上一顆橘澄色的球和一個框呢。
在球場上人人平等,只需以實力分出高下,對於帝光中學的籃球校隊正選六號青峰大輝來說是最簡單不過的道理了。
但是戀愛就不是了。


《世界第一純愛火鍋物語》



青峰大輝是一個擁有前世記憶的少年。
因為他的前世太過短暫,導致青峰每個細節、甚至是當初運送至冷藏區冷凍以及受盡小孩子嫌棄的怨念都記得一清二楚。不只如此,下鍋的熱度和攪動一回想起來彷彿身歷其境,導致青峰現在吃火鍋時總會不由自主地想把手埋入,等到感受到燙時這才想起他早已遠離豬血糕的身份已久。

沒錯,他的上一世是一塊豬血糕。
而且還不是普通好吃,是世界第一美味的豬血糕。
然而,既然是世界第一,那鐵定也有著世界第二的存在吧?青峰不只一次思考過這個問題,但始終沒能得到正確的解答,而夢中種種豬血糕的前生除了令現今為人類的自己大開眼界之外,青峰大輝還有一件事情也十分在乎。
視線範圍浮現一團模模糊糊的黃色物體,而自己正緊緊抱著他,即便火鍋湯汁再如何滾燙也比不上他們倆相擁的溫度,那黃色物體似乎正在低語著什麼,青峰皺起眉頭,想用盡心力去搞清楚時——
「青峰,你今天的作業又沒交了沒錯吧。下課後記得去一趟數學老師那邊。」
然後青峰眼前的臉忽然變成戴著眼鏡、正氣凜然並且帶著無奈語氣喝斥自己的綠間真太郎。
簡直要從前世夢瞬間變成噩夢了好嗎?青峰差點沒被綠間嚇得跳起,差點脫口而出的破口大罵在聽到綠間推著眼鏡、淡淡地說:「隊長要我轉告,你今天的數學作業再不好好解決就得留下來掃體育館。」後,又把所有情緒吞下去,莫可奈何地撓著頭起身。

「明明前世是一把青菜……」青峰咕噥著,綠間交代完後就回到座位上繼續看書,對於青峰的去向似乎毫不關心。青峰嘖了一聲,但一想到前世和現在的綠間個性幾乎沒有差別時,青峰又忽然覺得或許真的有可能再次和夢中那神秘的黃色物體相遇。
畢竟,上一世曾經打過照面的火鍋料,現在青峰又再次和他們相遇了。
淵源最深、而且老是一直夢到的傢伙沒道理不出現吧?
雖然早就脫離豬血糕的身份,但是青峰還是十分介意那團又軟又暖、看起來傻呼呼的黃色物體。一直循環不斷地做著關於前世的夢,使得青峰早已對自己短暫且充滿冒險的前世倒背如流,但即使如此,在那如同白駒過隙般的一生,還是有個存在一直縈繞在自己心頭上,不論是前世抑或今生。

但無論再怎麼去細想,腦海中浮現的始終是一團模糊的黃色,雖然前世是豬血糕,但其實青峰對於豬血糕認識根本不深、更莫論於那些根本不是原產於日本的火鍋料。但是因為現在遇上了綠間,青峰對於自己能碰到那黃色物體的信心便莫名其妙地增強了。
往復循環的前世夢境、無從查起的自信和與生俱來的直覺,大概是現今自己所擁有的少少根據吧
但是管他的。
青峰握緊拳頭,有些得意地想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就像遇上綠間一樣,總有一天也會遇上的。要說根據的話,完全沒有,但是青峰卻覺得就是一定會碰上。
上一世和自己有著複雜羈絆的黃色物體,在這一世不知道會怎麼出現呢?一邊猜測各種莫名其妙且華麗眩目的出場,一邊悠然自在地朝向老師辦公室走去的青峰,把雙手放至後腦勺,看見窗外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心思都要飄到外頭的籃球場了。
「啊……不管怎樣,還是要會打籃球才好呀……」
「阿大!你今天數學作業又沒交了對吧!剛才隊長和教練說今天你沒搞定作業就不讓你下去練習!」
「什麼?喂?等等呀!」

走廊的彼端隨後響起的腳步聲和抱怨聲被淹沒在人聲鼎沸的下課時間,沒有太多人注意到帝光中學籃球校隊的王牌幾乎是苦著臉走進辦公室,唯獨走廊上被女孩子包圍的金髮少年在兩人短暫地交會那刻抬起頭來淡淡瞥一眼。
就連金髮少年都沒注意到的是,青峰大輝也有稍微回頭瞄了一眼。
也就一眼而已。





但是才踏進體育館一步,連打招呼都還來不及,虹村隊長帶著些微怒意的呼喚就從遠方傳來。
「青峰,結果你還是沒交作業?」
青峰暗呼一聲不妙,怎麼消息傳這麼快?苦思幾秒後索性放棄,在虹村隊長和赤司的面前說再多也是白費的,還不如全盤托出,早點結束早點去打球。「只不過是忘記寫而已……而且我也被老師念一頓了呀。」
「大輝你的數學成績這樣下去會很危險。」
「哼,今天處女座的運勢是最慘的,需要貴人相助,果然沒有錯。」
「啊……肚子餓了呢,峰仔要請客嗎?」
「阿大今天要掃體育館囉?那我要和哲君一起回家!」
「青峰君請加油。」
一個比一個還要沒良心呀!你們幾個!但礙於眼前幾位所說的是鐵錚錚的事實,青峰完全無法反駁,只能邊撓頭邊苦著臉等待隊長的發落。
「今天練習結束之後,留下來打掃。」
「什麼?」
毫無任何辯解的時間,虹村隨即拍掌集合眾人宣布練習內容,顯示出這項決定完全沒有任何可以轉圜的餘地。
結果到頭來還是落得要打掃的結局嘛,那我剛才忍受那老頭的碎念算什麼呀。雖然心裡碎念著,但對於隊長的命令仍然認命遵守,青峰小跑步至更衣室換下制服,準備開始一天之中對他而言最為重要也快活的時刻。

「青峰君今天狀態很好呢。」
「啊?」青峰拉著領口搧風,看向不遠處幾乎可用奄奄一息來形容的隊友黑子哲也,「有嗎?和平常一樣吧。」
「阿大可別忘了今天要留下來喔,然後我要和哲君一同回家!」
「青峰君請認真把體育館清掃乾淨。」
「喂!你們!」一個一個都存心看自己笑話,不論是青梅竹馬像是要掩飾笑意般把筆記本拿起,或者是隊友那面無表情裡一閃而逝的揶揄,青峰可都沒漏看。
沒好氣地隨手投了顆球,球在空中畫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卻未如預期般順利落入球框——在即將入籃的瞬間,有一顆球恰好也在籃框旁,就如此剛好地兩顆球撞飛彼此,沒有一顆順利投籃成功。
青峰皺起眉頭,正想開口抱怨的時候,視線順著球之前在空中的軌跡,落到正站在三分線的綠間上,而當青峰正覺得怎麼又碰上棘手的傢伙時,綠間就毫不客氣地喝斥起來了。
「青峰,你阻撓到我練習了,讓開。」頓了下,綠間十分正經地補了句,「還有,今天巨蟹座和處女座的相性徹底不合,別靠近我。」
青峰對於綠間徹底沒轍了,原本要發的脾氣也隨著第二句星座占卜的出現而瞬間洩氣,但是自己的確是因為隨性過頭才阻礙到綠間的三分球投練,本就毫無任何可以反駁的機會,青峰只能倖倖然地衝出體育館追尋被撞飛的球。
今天真是諸事不順,青峰大輝忍不住這麼想。
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那些喜歡揶揄或者教訓自己的傢伙們真是一丁點個性都沒變。
怎麼沒有一個可以和自己同陣線的人呀?
青峰一邊分神思考同陣線的夥伴難尋、一邊小跑步循著印象中的軌跡尋找球,才剛踏出體育館沒幾步,就聽到不遠處因為撞擊而產生的聲響、以及隨之而來的一聲哇啊好痛。
找到啦!青峰加快腳步,下一秒映入眼眶的是——

「抱歉——抱歉——你不是那個很有人氣很有名的模特黃瀨君嗎?」
「拿去!」
被喚作黃瀨涼太的少年摀著被球敲到的後腦勺,毫不客氣地把球直直地丟回給青峰,顯然剛才被球砸到的力道不輕。雖然任何一個人被突如其來的球砸中都會心情不佳,然而,身為始作俑者的青峰並沒有多餘心力去關心黃瀨的情緒和疼痛,他接起球後稍微停滯一會兒,然後轉身迅速回到體育館。

「峰仔——拿著球不動會被罵喔——」
「啊啊……糟糕——」
不論是隊長的斥責或者是教練的指示,青峰現在都已經無法去理會了,腦中不斷迴響著方才黃瀨那句簡短又有力的回應,那股嗓音雖然完全沒有記憶中甜膩到不行的感覺,卻和夢中那模糊的黃色物體的嗓音不謀而合。
那傢伙的頭髮好像也是金黃色的……喂,等等呀,不會吧?
綠間那句用冷淡的語氣所說的「今天的處女座運是最慘的,需要貴人相助。」突地跳入腦海,不斷倒帶重新播放,比起回憶中黃色物體的嗓音是帶著美好印象的,綠間的口吻和語調對於青峰來說,不論是前世或者今生都用洗腦來比喻可能會比較恰當。
大概是被洗腦說服了,青峰大輝頭一次覺得或許星座占卜有那麼一丁點可信度。懷裡抱著球像是當機般停在原地,直至遠方黑子和桃井的呼喚這才拉回心思,一邊覺得或許若是再次相遇、主動搭訕的成功性有多高,一邊移動腳步打算回去練習。
然而,那一剎那,當青峰隨意地朝體育館大門瞥了一眼時,不遠處似乎有模糊的黃色人影緩緩靠近,青峰忽然想到一個妙計。
——管它可不可行,先試再說!
「阿哲!快!傳球給我!」
「青峰君?」
「別浪費時間了,快傳!接下來就一直傳給我!」
「青峰君請別想要用體力不支來逃避掃地——」
「啊啊,好啦,請你一個星期份的香草奶昔和冰棒總可以吧!」
「青峰君,請準備接球。」

桃井五月困惑地用筆尖敲著紀錄用的筆記本,對於眼前突然熱血沸騰起來的青梅竹馬完全不理解,不只如此,還像是要表現自己的強大般快速帶球過人、然後跳起來扣籃,籃框下方原先練習防守的隊員都嚇壞了,這樣的體力分配一點也不明智,過不了多久大概就會體力用盡吧。絲毫無法明白青峰到底想要做什麼的桃井只能把一切歸咎於籃球笨蛋的本性爆發。
直至頂著金黃髮色的少年探頭進體育館,並對著青峰興奮地喊著要加入籃球社時,桃井五月這才看見、青峰大輝像是為了慶祝成功而做的握拳動作,以及雙眸中一閃而逝的興奮和激動。
那副神情簡直像是在說「計画通り」一樣嘛。
桃井五月更加感到困惑了。




※※



(和上頭試閱無關,但實在太想放了就……請各位當成分段試閱吧TT)



「大輝,想想你上一世身為豬血糕時有什麼優勢。」
「啊?」青峰神情古怪地看著赤司,原本還差點嘴快地說出赤司你的腦袋是被撞到了嗎,但是看到赤司的表情之後立刻把這句吞回去,苦惱地回憶自己上一世模糊的豬血糕印象。「呃……很大塊?」
「是很有嚼勁。」
赤司你果然是想來湊熱鬧吧?青峰幾乎要忍不住對著赤司吼出來了。「什麼跟什麼呀,赤司,你該不會也被撞……」
「這代表你的身體優勢,嚼勁代表韌度,順帶一提,根據我的印象裡,你上一世身為豬血糕時的體格應該也比涼太還要巨大吧?」
「呃,對。」
「也就是說,上一世的你和現在的你一樣在身體方面占有絕對優勢。」






TBC.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青黃|一個暖呼呼的日子(試閱) | TOP | 青黃|萬聖節、吸血鬼、同居日常>>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37-c6b0b636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