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8 (Wed) 青黃|八百萬種幸福的方法

《八百萬種幸福的方法》

*高雄青黃茶會合本參與稿










「嗯……結婚真好,有點想要了呢」

「……啊?」




青峰花了一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方才黃瀨說出口的話語,嘴裡的牛肉咀嚼到一半便因為關鍵字突如其來的出現而囫圇吞下,然而當他放下刀叉認真地想談談時,上一秒丟出爆炸性發言的金髮模特兒此時此刻早已沉浸於外頭因應節慶而發出的煙火秀中。

這套旅程是由自己規劃的,當初把旅行計畫提交給黃瀨的經紀人時還被碎念一番,最後是黃瀨拚命保證兩人絕對會很低調才終於換得經紀人首肯。畢竟,美國職業籃球員與日本名模特兒的組合,實在是太適合出現在各種不同娛樂雜誌和報紙的頭版了。

青峰無奈地托腮,望向黃瀨興奮的側臉,餐廳為了配合煙火秀而熄燈,用餐的客人無一不是陶醉於七彩絢爛的煙火中,唯獨青峰大輝的目光筆直地落向對面的模特身上,充滿溫柔且寵溺。

人多、吵鬧、甚至因為觀光的緣故,周圍店家和旅館的價格都特別高,有這麼多的缺點,最後卻還是選擇這裡,答案不言而喻了吧。


眼見此時無論自己如何叫喚,大概也只會換得對方拚命地說好好看小青峰快看煙火這種類似的句子,青峰索性再度拿起刀叉,一邊慢條斯理地切牛排,一邊思考剛才黃瀨那句結婚,究竟是玩笑亦或是真心話。但思及以往黃瀨的經紀人千交代萬拜託的拚命模樣以及粉絲的狂熱,甚至黃瀨對於自己工作的敬業程度,青峰一下子無法百分之百肯定這句話是否完全真心的。


無論是緋聞還是任何負面消息皆接近於零,訓練和比賽都是全力以赴,媒體都戲稱自己是把生命奉獻給籃球的男人——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離開球場之後,赫赫有名的籃球名將也不過是個希望能陪伴自己戀人久一點的普通人罷了。青峰很明白,和世俗大眾的標準相比,他和黃瀨的交往是有多不普通,先不論彼此在專業領域的出名程度,單是其中一人說出有交往對象這樣的類似句子,可能隔天報紙雜誌新聞頭條就會開始瘋狂報導,更不用說聞聲而來的記者和粉絲會有多難以應付。

當初也是黃瀨嫌麻煩,主動和自己提起不要公布交往消息,對外一概宣稱單身。


但是,不管有多麼不普通,離開球場和伸展台後,自己和黃瀨也像是平凡人一樣會在大半夜出門去買宵夜,耐心地排隊等著去吃有名的拉麵店,會大吵大鬧之後冷戰又和好,興致一來就做||愛,難過時擁抱,每一對情侶經歷過的難關和考驗,自己和黃瀨都克服過來了。


事到如今,雖然無法坦率說出『已經離不開你了』這種浪漫的句子,但青峰也的確打算把自己的下半輩子和黃瀨涼太緊緊地綁在一塊,最好是如同死結一般地難解,完全無法分開的那種程度。


所以,果然是因為自己太久沒回日本嗎?因為簽合約的關係而拖延到回日本的時程,繁雜的手續和來來回回的討論意外地花時間,所以是因為覺得寂寞不安所以才會說出想要結婚嗎?青峰皺起眉頭,咀嚼料理的速度放緩下來。




然而當青峰看見黃瀨興奮的模樣時,他對於兩人之間一下子湧起的疑慮也瞬間被撲滅了,即使大家總說遠距離戀愛是場考驗,但已經處於穩定交往狀態中的兩人早就過了這道關卡,堂堂邁入交往第六年的路上,不敢說百分之百了解,但對於黃瀨涼太,青峰還是有幾分自信能明瞭他那位鬼靈精怪的戀人的。

所以,對於結婚的問題,答案隱隱約約浮現出來。





等到餐廳再度亮燈時,又回到原本人聲鼎沸的狀態了。


黃瀨開心得不得了的模樣實在很可愛,青峰按捺下有些蠢蠢欲動的心思,只能在藉口要幫黃瀨擦拭嘴角時趁機湊上去偷吻一口。


已經和從前光是因為親吻就會害羞到臉紅、甚至說話結巴的羞澀少年不同了,黃瀨只是笑著順勢輕捶青峰胸口,示意別太過火,一邊接過侍者端上桌的龍蝦料理並自然而然地開始幫青峰剝殼,一邊愉快地談起了關於朋友們的近況。


雖然覺得老朋友們根本不可能會有太大的改變,但青峰找不到發問的時機點,黃瀨像是故意不讓青峰有任何岔開話題的機會似地不斷地拋出新話題,同時還主動把剝完殼的料理送往青峰面前。


送到嘴邊的肉豈有不吃的道理,青峰挑眉,一邊不時以嗯嗯噢噢的單字回覆,一邊大大方方地享受黃瀨的服務。




「所以,小綠間就說那是他的幸運物,為了幫他搞定那次我花了好大力氣才借到呢,結果、」

「噢。」

「哇小青峰你根本沒有在聽對吧!」

青峰艱難地把目光從料理上移開,喝了一口湯之後才開口:「呃,有呀。」

黃瀨皺眉,眼神充滿不信任,「那我剛才說了什麼?」

「……幸運物?」

「哼。」



黃瀨嘟起嘴,看過去就像是顆暖呼呼的肉包子,雖然露出這種在青峰大輝內心中定義為可愛的表情大概就是氣消了,但青峰還是很識時務地主動幫黃瀨斟滿酒,晶瑩剔透的玻璃高腳杯充滿著深紅色的葡萄酒,在兩人的玻璃杯互碰後發出清脆的聲響。


「能這樣出來旅行真好呢,可惜這次只能待三天。」

「你喜歡的話,下次就計畫長一點的。」


「不行啦。」黃瀨慵懶地輟了口酒,可能是因為太盡興了,酒喝得比平常多一些,眼睛裡似乎多了好幾顆閃爍的小星星,連說話的起氣都軟起來了。「上次經紀人還跟我說什麼因為上次差點被記者拍到,未來最長的旅行只有蜜月旅行准許四天以上,太過分了啦!現在哪有可能嘛——」


青峰猛然抬頭,黃瀨笑盈盈的模樣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嗯。」







旅行結束後,青峰很快地又得踏上美國了,合約問題解決之後緊接而來的是慣例的緊湊訓練,青峰已經很習慣日本美國兩地跑來跑去,雖然暗示甚至直言好多次希望黃瀨能考慮來美國長住,甚至青峰也打聽過經紀公司的確有讓黃瀨進軍國際的打算,但黃瀨本人似乎對於這項計畫所帶來的效應和後果考慮得十分謹慎,遲遲不肯允諾。


機場人來人往不適合太過顯眼的送別吻,但青峰還是很用力地把黃瀨摟進懷裡,畢竟下次見面少說也要幾個月後了。


反倒是黃瀨對於青峰少見的熱情擁抱不太適應,在雙手環住青峰的脖子、彼此雙眸對上後憋不住笑意地開口:「小青峰今天意外地黏人呢。」

「……少囉嗦,下次見面又得等很久了呀。」

「嗯,是呢,啊啊這種時候就很羨慕結婚後可以公開的條款呢,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飛去找小青峰了,公司真的好嚴格喔。」

「……嗯。」

青峰把頭埋入黃瀨頸窩磨蹭,知道如果這時候說出小青峰真可愛呢諸如此類的句子可能會被狠狠地敲頭,黃瀨只能緩慢來回撫摸青峰寬闊的後背,如同替大型貓科動物順毛一樣。一想到下次見面可能要好幾個月後了,黃瀨也覺得很捨不得,但要是這時候說出口,那怕是隨便一句話,大概只會讓青峰更離不開。


「你在笑什麼呀,你這傢伙。我離開就這麼開心喔?」

冷不防地左臉頰被黝黑的手指捏了一下,黃瀨驚呼一聲,氣鼓鼓地瞪向青峰突襲成功的驕傲面容。


「只是覺得現在真的很幸福而已。」

「啊?」青峰挑眉,顯然對於黃瀨突如其來的感嘆感到疑惑,「以前不夠幸福?」


「才沒這麼說呢。」黃瀨又瞪了青峰一眼,隨後露出淡淡地苦笑,「但若要是這麼說……好像也可以呢。以前還沒穩定下來時,你根本是一年才回一次日本吧,每次回家還得抽空過來陪我,那時候還得瞞住公司和家人,約會也是偷偷摸摸的。」


青峰不發一語地望向黃瀨如同喃喃自語般地一口氣一傾而出。


「對比著從前,現在真的很開心喔。」

「所以呢?」

「嗯?」

「你覺得現在幸福嗎?」


有點意外青峰會問出這麼問題,明明答案不是顯而易見嗎?黃瀨眨眨眼,擺脫了方才微弱的苦笑,綻放出溫暖且開朗的笑容。

從前送青峰離開日本都得偷偷摸摸地在遠方看著他的背影,現在已經是連青峰家人和朋友甚至經紀人都主動把送機任務留給他們獨處。

最喜愛籃球的戀人在美國的球場上大放異彩,而自己在日本的事業也蒸蒸日上,根本挑不出任何缺點。



「當然囉,沒有能比現在還要幸福的吧,最高等級的幸福喔。」







大概能夠摸清楚黃瀨正在猶豫什麼、又在害怕什麼了。


揮別戀人和家鄉之後,在頭等艙裡漫不經心地食用餐點的青峰大輝只要稍微偏個頭,就可以把底下日本密密麻麻的小房子和街道景色一覽無遺。

在腳下這片風景裡,自己的戀人或許也正馬不停蹄地展開下一個拍攝工作吧。

青峰認識黃瀨太久了,久到他偶爾會忘記其實黃瀨的本質並不是個會樂意接受停滯狀況的人,向來喜愛挑戰且執著勝利的傢伙,怎麼可能甘於裹足不前?


但是憑著方才的談話,青峰已經大致能明白黃瀨的擔憂了。縱然在自己眼裡,其實只要能打籃球及好好和黃瀨在一起,其餘也沒什麼大要求,賽場上的刺激和強大敵手的確是帶給自己很大的樂趣,但總有一天體能過了巔峰,終究會有離開比賽的時刻,褪去鎂光燈和媒體任意給自己戴上的光環,到了可以任意回家的時候,那個家,非得有黃瀨涼太不可。


可惜黃瀨一點也沒想到這點,不如說,他大概光是為了維持現狀就忙得焦頭爛額。


之所以連和自己出門的旅行都要特地提出詳盡報備,大概也是為了提前擬定如何防止記者等亂七八糟的傢伙。


說什麼為了照顧日本的粉絲不肯到美國,根本是因為害怕到了美國和自己一塊出門會引起風波吧。和對於籃球相關新聞比較冷漠的日本大相逕庭,美國人放在籃球與球員的關注度相當高,狂熱程度或許就如同在日本時不戴墨鏡與帽子的黃瀨,在街頭會一瞬間被團團圍住。


然而和高中時期已經完全不同了,現在的球場並非當初可以讓自己說走即走的地方,也不是單打獨鬥就可以順利拿下分數,雖然青峰一直覺得談戀愛是自家事,根本無需關心局外人,但是黃瀨卻老是喜歡攪在一起思考。


和自己提了好幾次的結婚,其實根本沒有結婚的打算吧。自認為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所謂的最高等級,大概就是指除了自己能在美國打球、兩人能夠避開大眾目光持續交往之外再也沒有什麼能讓黃瀨更感到開心。




「那傢伙根本是把我當成笨蛋一樣嘛。」



其實根本沒有很了解對方,老是以自以為是的角度去擅自解讀如何才是最好的方法,然後又一意孤行地擅自去實行,這一點不論是自己還是黃瀨那個笨蛋都一樣。


腦筋不夠聰明就不要想得太複雜,為自己徒增困擾。

明明是聽起來很蠢的事情,但只要想起會為自己操心的笨蛋戀人以及那糟糕到不行的方法,青峰大輝把頭等艙的座椅往後調,心滿意足地往後躺,覺得再也沒有什麼能比這份心意更加讓自己感覺溫暖。




「傻瓜——以為我會乖乖任他擺布嗎?」









下一次的見面比黃瀨料想得還要快。



上一秒才結束掉今日要求艱難的拍攝工作,下一秒馬上被經紀人半是強迫地拉出攝影棚,一聽到有突如其來的邀約,黃瀨原本因為工作結束而放鬆的眉頭馬上拉攏下來。



「放過我吧……今晚要和小青峰視訊呢……」

「和戀人視訊什麼的下次還有機會。是誰說希望能鞏固好日本的事業、遲遲不肯往美國發展的?」

「……嗚,我知道了……」



百般不情願地坐上車後,無聊地滑手機,點開和青峰的聊天紀錄時,手指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前幾天又忍不住對小青峰說結婚真好了呢。


然而青峰大輝的反應一如黃瀨所預期的,只是回以很隨意又看起來敷衍的『嗯』。


黃瀨都快不知道這樣微妙的心情到底該說是放鬆下來還是感到難過了,老是提到一些結婚的句子然後等待青峰回以不痛不癢的回答,久而久之就連自己好像也稍微麻痺,覺得這是一件尋常又無關緊要的小事。


或許對於普通情侶來說,只要在一起夠久,結婚就是下一個人生的里程碑了。但是基於自己和青峰的交往,黃瀨實在說不出他們倆交往這麼久,下一步或許可以開始考慮結婚這句話。


因為他們倆一點也不普通嘛,撇開同性別,一個在美國的球場上是炙手可熱的名球員,另一個則是日本伸展台和雜誌上的名模特兒,就連一起出門旅行三天都要好好拜託經紀人去打點一下記者,如果出門不戴上口罩可能下一秒會被粉絲圍起來的有名程度,黃瀨實在是無法稱之為平凡情侶該有的交往模式。


也或許是因為有點不甘心,所以才會在旅行時脫口而出結婚真好,一開始還會緊張對方的反應,然而青峰大輝淡漠的反應著實讓黃瀨放心下來。


該怎麼說呢,絕對不是生氣青峰對於兩人交往不重視,相反地,就是因為太明白青峰對於身為戀人的自己有多麼看重,才反而會害怕起來若是青峰真的很慎重考慮結婚該怎麼辦。


幸好自己的戀人是個大木頭,遲鈍到不行。畢竟是會以龍蝦和籃球作為頭貼的青峰大輝嘛,雖然某方面遲鈍得很,但是除此之外確實是個可以稱得上完美的男友,光是這樣想就覺得幸福感滿溢。


正是因為已經夠幸福了,即使有點不安,或者是對於無法大聲說出我們要結婚這種事的不滿,黃瀨也還是能夠很好地壓抑在心底,努力去呈現最好最柔軟的自己給戀人。


直到經紀人替自己拉開車門,黃瀨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達了餐廳門口,正疑惑於究竟是何等重要的工作邀約才可以如此蠻橫地插入自己的行程表時,經紀人高深莫測地丟下:「那位先生已經包下餐廳了,你快進去別讓人等,再見囉。」然後跳上車迅速離開。


徒留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覺得自己像是被賣了一樣的黃瀨,傻站在門口三秒後硬著頭皮推開大門——






「咦?小青峰?」

「呦。」

「呦什麼呦呀!後天不是還有比賽嗎?現在怎麼可以在日本悠哉吃晚餐呀——」

面對黃瀨氣急敗壞的質問,青峰倒是很悠然自在地揮揮手示意侍者可以上菜了,眼見青峰似乎不打算回答自己,黃瀨正打算更進一步逼問時,自己的肚子倒是早一步先出聲了。



「……小青峰你不准笑。」


青峰憋住笑意,眼神似笑非笑地望向黃瀨幾乎算是滿臉通紅的彆扭模樣,好心情地拉開椅子,椅腳和地面的摩擦聲在安靜偌大的餐廳裏頭似乎被無限放大,黃瀨沉默地開始吃晚餐,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也不肯給。


對於黃瀨生氣是意料之內的事情,青峰不甚在意,主動遞上一碗熱呼呼的奶油焗烤洋蔥湯。


「小青峰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哄我嗎?」

「先吃,太晚吃你的胃又會疼。」


青峰不容拒絕的口氣和眼神逼得黃瀨先一步妥協下來,外加今日連續的拍攝工作,現在只有飢腸轆轆能夠形容此時此刻的自己,黃瀨只能乖乖伸出手接下。一邊大快朵頤的同時,一邊好氣又好笑地望向青峰緩慢悠哉地切牛排。



「小青峰,你到底知不知道後天比賽的重要性呀?」

「知道。」


黃瀨長呼一口氣,看來就算是思鄉病也沒有讓青峰的理智全部喪失,「那吃完之後就回美國囉?這樣匆匆忙忙回來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吧,你看這樣就連伯母都來不及去見個面……」


「當然有意義。」青峰叉起一塊牛肉,硬是塞入黃瀨喋喋不休的嘴中,「我是來解決一件人生大事的。」




「啊?人生大事?」黃瀨頓了下,隨後猛然站起來,驚慌失措地彎腰傾向前,絲毫不在意衣服下襬被料理的醬汁給沾去一小角,和青峰鼻尖對鼻尖的極短距離裡,視線範圍內除了彼此再無他物。


才打算開口說黃瀨你要吃牛排說一聲不必這樣搶、口中還有一塊牛肉尚未吞下肚的青峰大輝,下一秒就被戀人的雙掌捧起自己的臉頰。黃瀨的琥珀色雙眸直直地盯著自己,青峰內心倍感困惑。


「要接吻也不用這麼猴急呀?先等我把這塊牛肉吞嗚——喂!黃瀨你揉什麼啦!痛死了!」


黃瀨自顧自地揉了幾下,這才放棄繼續蹂躪下去,再度開口時充滿困惑,「看起來挺健康的呀?」

「廢話,我身體超健康的好嗎?」

「嗯,看來精神也很正常……唉呦痛!別捏我啦!」黃瀨摀住被捏了兩下的左臉頰,瞪了青峰一眼,「那你幹嘛回來呀?我還以為是身體健康出問題……嚇死了……」

「就說了是解決人生大事。」

「什麼人生大事需要你大費周章特地跑回來……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趕緊解決了回去好好準備比賽吧。」



青峰啜了口酒,難得欲言又止。看見青峰難得猶豫的模樣,黃瀨也收起嘻皮笑臉,正襟危坐起來。


「是很麻煩的事嗎?」

「是得趕快解決沒錯,不然我在美國心神不寧。」

「哇!」黃瀨誇張地張大嘴,不可置信地望向青峰,青峰若沒理解錯誤,眼神中大概帶點除了籃球和家人以外原來自己還有會覺得重要的事物的笑意,看得讓人有點火大。

不過真可惜呀,黃瀨你那自以為是的解讀只對了一半,青峰忍不住又把手伸入口袋再次確認今晚重頭戲主角之一。雖然連青峰都不得不承認的確這兩樣以外的事物沒有太放在心上,但很不巧的是,今晚過後,黃瀨就會被納入『家人』的範圍了。



「黃瀨你聽好。」


「嗯,有需要的話儘管開口喔!為了小青峰,赴湯蹈火都沒問題。」語畢還眨眼,自信又可愛的模樣




青峰原先還有些緊張,這場晚餐邀約雖然是臨時起意,但是一想到黃瀨或許為了這種事情苦惱很久,他就覺得不該再拖下去,衝回日本的時候,說心情沒有忐忑不安是騙人的,猜想到黃瀨可能還是會相當難纏地用各種亂七八糟的理由拒絕自己,青峰就對於自己這看起來十分魯莽的方法感到困惑。但直到聽見黃瀨說出這句話,他瞬間就覺得一切都沒問題了。哪怕是被拒絕了,下一次、下下一次總會成功的,要讓那麻煩的傢伙徹底放心可不是這麼簡單。


想要做出一肩扛起來這種帥氣的事情還是省點力氣吧,腦筋和自己半斤八兩的傢伙,就不要思考這麼複雜的事情了。


——赴湯蹈火可是你自己說的,傻瓜。






「你家人那邊我都說好了。」


「經紀公司什麼的也沒問題,還說這次蜜月旅行可以放行一個月。」


「我家那邊就不用說了吧,反正都很熟。」


青峰輕咳了聲,再次開口的時候已經沒有方才的羞赧,低沉的嗓音和沉穩的眼神,不是球場上奔馳的戰將也不是美國出名的球員,而是黃瀨涼太的戀人。


「我知道你在考慮什麼啦,我也思考很多,啊不過、我覺得想這麼多一點用也沒有,因為我從頭到尾想要實現的願望都沒有變。」


「你希望我能繼續打球,我希望你能好好陪我,這樣一點也不衝突。」


「並不是現狀不好,但是如果想要一舉突破你的不安,我只能想到這個方法而已。」


兩個造型簡單的戒指被安穩地放置在黝黑的手掌心上,燈光折射到戒指所發出的光並不刺眼,青峰大輝的手微彎、把戒指捧在手心中。在球場上幾乎可說是呼風喚雨的大將、如今在自己面前卻是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戒指,黃瀨呆愣地想到兩者之間微妙的小差異就忍不住想笑。


一切溫柔得令人眩然欲泣。


「反正就是、」青峰輕咳了一聲,「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黃瀨琥珀色的雙眸凝視著青峰手上的戒指,嘴邊的笑意不減,卻沉默不語。


青峰拉起黃瀨縮在桌旁的手,輕輕地把其中一個戒指放入他的掌心中,「就算你今天拒絕,下一次我也還是會這樣問你,直到你願意為止,我是不可能放棄的。」


「小青峰……現在不好嗎?」黃瀨遲疑片刻,終究是沒把戒指套進無名指,頭低下來的時候,瀏海阻斷視線範圍,悶悶的嗓音像是隨時會哭出來般帶著顫抖。「小青峰覺得現在不幸福嗎?」


「你所謂的維持現狀我已經知道了。」青峰小心翼翼地把黃瀨的雙手合攏在自己雙掌中,「反正你就是想要自己扛下來,別傻了。明明是兩個人的份量你卻想要一個人扛起,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小青峰才是笨蛋!這樣我以前堅持的不就顯得很沒意義嗎?」


「哪來沒意義呀,黃瀨,我覺得現在超幸福的。」


「……真的?」


青峰沒回話,選擇以行動表示。一隻手牢牢地抓緊了黃瀨的雙掌,青峰伸出另一隻手去撫摸黃瀨的臉頰,因為淚水的緣故,雙頰又濕又滑,不時聽見吸鼻子的聲響,要說眼前這位是鼎鼎大名的優雅模特還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黃瀨堅持不肯抬起頭或許也是怕被看見通紅的眼眶吧。




才不會嘲笑你呢,傻瓜。這可是只會在我面前露出的表情呀,肯定是連說出去都捨不得、會珍藏在心底一輩子的畫面。


在心裡喃喃自語的青峰比起以往更有耐心地等待黃瀨調整好狀態。




「喂,哭完記得給我答案呀,大傻瓜。」









所謂的答覆不是顯而易見了嗎?

雖然眼淚暫時還止不住,但情緒已經不再是不安和猶豫了。老是喊自己傻瓜也該適可而止吧,明明是重要的比賽前還特地跑回來的傢伙才是大傻瓜。


黃瀨覺得自己的表情現在一定特別醜,因為眼淚明明仍持續滑下臉龐,鼻水也是快要流出來了,眼眶泛紅,一句話都說不清楚,平常優雅帥氣的王子形象已經蕩然無存,追根究柢全都是某個大傻瓜害的。明天的拍攝工作如果因為眼睛哭腫了而被攝影師追問,到時候可不是一句『因為我被求婚了』就可以輕易被饒恕的呀。




等會兒抬頭時,如果小青峰敢說現在的自己很醜,就絕對要給他一拳!


彷彿知曉了心意,雙掌包覆住的戒指,隨著高漲的情緒和體溫而變得溫熱。














END.



老是喊著結婚,事實上卻覺得不可能結婚只要能一直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黃瀨、聽到黃瀨說結婚雖然表面上都是嗯喔噢這種敷衍反應,其實暗地裡默默籌備求婚的青峰。

為了幸福而採取各種迂迴的方法,為了幸福而採取超直球的方法,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並沒有誰對誰錯,只是覺得這樣很努力地絞盡腦汁的青黃很可愛就寫下去了。

大概是寫文以來最費勁的一回,不好意思給主催律裡添麻煩了,謝謝閱讀至此的你,青黃永遠幸福!



*寫於2016.6.8的後記

各方面來說都有點羞恥地重看了這篇。一邊在心裡哀號著我當時到底在想什麼,一邊又忍不住地把這篇從頭到尾認真看完一遍。

其實這篇還有後續,後續是雙結局,一來是當時我拖稿得嚴重(…)另一方面,單是這篇已經超字數了,再次對不起茶會&合本主催律裡,大概向你下跪都不夠…(痛哭流涕

雙結局的部分:一個結局是黃瀨答應了,接下來就該幹嘛該幹嘛啪啪啪那啥那啥啥啦啦啦。年輕人嘛,轟轟烈烈的(就是苦了經紀人誰誰誰......

另一個則是黃瀨拒絕了。但小青峰覺得這拒絕也在自己設想範圍內,反正這次求婚比較接近於一個開戰(NO)宣言,比持久比耐力,青黃兩人就這麼磨呀磨,互相折騰……大概到了青峰退役,黃瀨也在圈子裡取得相對穩定且高的地位,兩人這才去領證。沒有轟轟烈烈的出櫃也沒搞個什麼世紀大婚禮,私底下知會一下朋友和家人,反正日子該怎麼過就怎麼過,悠然自在。


大概是這樣。今年青黃日幾乎等於沒產出的我好……好羞愧……等我考完想搞一發大的…(但我每年都這樣說




 黑籃∕單篇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TOP | 青黃|面基>>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mart0tw.blog125.fc2.com/tb.php/344-9b4c07b8

| TOP |